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八百九十章 我给你孩子当爸

时间:2018-02-21作者:万人敌

    a ,最快更新小姨子是主播最新章节!

    第八百九十章我给你孩子当爸

    吃完早餐,我开车帮着庄蕙,把小乖送到幼儿园。

    “陈先生,你能不能说说,打算怎么解开我妈的心结?”庄蕙坐在副驾位置上,语气柔柔地问。

    “说起来很简单,你妈这些年,耿耿于怀的事情,无非是街坊邻居的流言蜚语,如果有办法能帮你正名,那些流言自然会随风消散。”我启动车子说。

    “抱歉,这个办法,可能行不通,在我心目中,小乖的父亲已经死了,我不想再提那个人。”庄蕙脸色一暗。

    “你误会了,我没有揭你伤疤的意思,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当小乖的父亲。”我握着方向盘说。

    “啊!”庄蕙惊讶地捂住嘴,俏脸涨得通红,连连摇手说不行,太突然了,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而且也习惯了一个人,这样不合适。

    “喂,你是不是想多了,演个戏而已,与你习惯不习惯的,有什么关系?”我有些好笑地看着她。

    庄蕙愣了一下,脸上的红云,开始向耳后根蔓延。

    我心里有些好笑,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她刚才还真想多了。

    “陈生先,你打算怎么演这个戏?”庄蕙有些害羞地问。

    “很简单啊,我是一个负心人,当初抛弃了你们母子,现在浪子回头,想要和你再续前缘,这个剧本如何?”我嘴角上翘,笑嘻嘻地说。

    “这,这合适吗,哪好意思让你承担这种骂名。”庄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演个戏而已,不存在吃亏不吃亏的,再说,我多了一个便宜老婆,应该是我占便宜才对。”我瞥了庄蕙一眼,忍不住出口调笑。

    “陈先生,你说笑了。”庄蕙脸皮子嫩,十分害羞地说。

    庄蕙的娇羞风情,让我怦然心动,她身上那股良家妇女的气质,特别有吸引力。

    “还是叫我陈言吧,这样听着自然一点。”我趁机拉近距离。

    “陈言,纸不包住火,我觉得这样太冒险了,万一被揭穿怎么办?”庄蕙有些忧心忡忡地问。

    “你不说,我不说,别人最多也就是怀疑,怎么可能会被揭穿?”我不在意地笑了笑。

    “我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庄蕙患得患失。

    “放心,一切有我,对了,你妈住在哪里?”我把车停下等红绿灯。

    “我妈以前是轻纺厂职工,一直都住在厂子的老宿舍。”庄蕙小声回答。

    我对于“轻纺厂”三个字,比较敏.感,下意识多问了一句:“阿姨叫什么?”

    “我妈叫谢亚芬,怎么了?”庄蕙有些不解地看着我。

    “我去,要不要这么巧?”我一拍方向盘,感觉这个世界还真小。

    “怎么巧,你认识我妈妈呀?”庄蕙语气好奇。

    “认识,久仰大名。”我扯了扯嘴角,不是该做什么表情。

    “啊,你们认识,那还怎么演戏?”庄蕙眼中闪过失望。

    “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我哭笑不得地说。

    知道要去轻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厂,我在前面路口,一打方向盘,拐上另一条岔路。

    “我妈一个下岗职工,你怎么会认识她的?”庄蕙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

    “拆迁钉子户谢亚芬,大名鼎鼎,你可能不知道,轻纺厂的那块地,是我拿下来的。”我干巴巴地笑了下。

    “天啦,怎么会这么巧?”庄蕙惊呼一声,捂住小嘴。

    “是啊,就是这么巧。”我有些好笑地看了她一眼。

    “对不起,我这些年很少回去,所以对轻纺厂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庄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儿,这样更好,我帮你演戏,你帮我搞清楚阿姨不愿意搬迁的原因,互利互惠。”我感觉这是一个机会。

    “其实,我妈不是那种贪财的人,她可能是对厂子有感情吧。”庄蕙脸红地解释。

    “没关系,阿姨如果有什么条件,我们可以满足,现在先商议一下,一会儿演戏的细节。”我把车靠在路边停下,再拐过一条街,就是轻纺厂了,得准备好了再过去。

    “我没有骗过人,对这种事情,没有经验。”庄蕙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

    “首先呢,你得告诉我一些你当年怀小乖的细节,至少时间要对的上,如果方便,你与他的事情,也可以说一些。”我侧身盯着庄蕙。

    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羞涩的样子,我就有种,把她搂进怀里,狠狠欺负的冲动。

    估计是因为她与庄心妍太像,而庄心妍那小娘皮,又与我有仇吧,又或是她身上的少.妇风情太诱人,反正我也说不清,就是想要欺负下她。

    庄蕙抿了抿嘴唇,神色有些犹豫,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和他是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我在心里默默算了下她的年龄,试探着问:“你不会是怀小乖的时候,还没有毕业吧?”

    “是的,怀小乖的时候,是大四的上学期。”庄心妍紧咬着嘴唇,往事重提,对她来说明显很痛苦。

    “为什么没把孩子打掉?”我有些不解地问。

    “本来是要打的,可他说毕业就结婚,我想着马上要实习了,也不用在学校,头脑一热,就……”庄蕙说到一半,紧咬着嘴唇,说不下去了。

    “真是个傻孩子。”我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她。

    “是啊,错信了一个人,付出的代价,往往是一生。”庄蕙语气幽幽。

    “那他现在呢,还联系过你吗?”我好奇地问。

    “没有,他已经结婚了,所以,在我心里,等于死了。”庄蕙语气直接地说。

    “你妈知道他和你是大学同学吗?”我问出一个关键问题。

    因为我比庄蕙要小,与小乖的父亲,年龄有些对不上。

    “不知道,我什么都没说。”庄蕙摇了摇头。

    “那就好办了,我先去买点东西。”我松了口气,她妈妈不知情,这样戏就好演了。

    庄蕙坐在车内,见到我从旁边超市,买了一堆礼品提上车,不解问:“买这么多东西干嘛?”

    “拜见丈母娘,总不能空手上门吧?”我用打趣的语气说。

    “啊,那怎么行,这些多少钱,我给你。”庄蕙闹了个大红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