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八百七十九章 给她男友扣黑锅…

时间:2018-02-19作者:万人敌

    a ,最快更新小姨子是主播最新章节!

    第八百七十九章给她男友扣黑锅

    浴室内水汽缭绕,淋浴洒落的水线,浇不灭我内心的火热。

    我把何湘宜压在墙上,享受着她的娇羞风情。

    “陈哥,你怎么这么厉害?”何湘宜用手撑着瓷砖墙,语气羞涩地问。

    “你也不差呀,难怪你前男友忍不住,喜欢向别人炫耀。”我喘着粗气,努力动作着。

    “陈哥,说好了不提他的,你怎么总是喜欢煞风景。”何湘宜语气娇嗔。

    “对对对,是我说错了话,该罚,保证不再提他。”我双手握住她胸前高耸,连连道歉。

    以前,我就经常听别人说,有种女人是白莲花,表面看起来特别清纯,实际上内心截然相反,特别的骚。

    何湘宜让我充分体验到了,白莲花的风情,别看她长得清纯,人也特别羞涩,可是做那事儿的时候,不经意的一个扭腰,一个抬臀,就能让你享受无穷。

    “何湘宜,如果是我找了个这样的女朋友,也会向别人炫耀。”我从后面搂住她,把嘴凑在她耳边说。

    “陈哥,我现在算是你女朋友吗?”何湘宜声音羞涩地问。

    “我有老婆了,你只能我是小三,情人。”我用力抱紧她,吭哧吭哧动作着。

    “陈哥,你就不能哄下我嘛,干嘛要说的这么直白?”何湘宜不依地扭着腰。

    她这么一撒娇,却是让我好生享受,头皮舒舒麻麻的,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要飞起来。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不仅可以让你留校,还可以让你过上风光体面的生活。”我使劲揉着她的胸。

    “陈哥,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虚荣的女孩儿。”何湘宜嘴上羞羞答答的说着,可挺翘的臀儿,却故意迎合了我两下。

    我吸了口冷气,感觉自己有点迷恋上她了,她的清纯,还有她的骚,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夜色凄迷,我们两人一直从水汽缭绕的浴室,折腾到房间圆形的水床上,直到精疲力尽,才相互拥抱着,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我睡得正香,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谁呀,一大早的打什么电话。”我揉了揉眼睛,语气不满地咕哝。

    “是我前男友,我早上刚开机,他就打电话过来了。”何湘宜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说。

    “不是都分手了嘛,他还打电话干嘛?”我抢过她的手机,放在耳边接通。

    “喂,湘宜,我想要和你谈谈。”任非在电话中,语气急促地说。

    “谈个毛线,你知不知道一大早,吵人睡觉,非常的不道德?”我语气不耐烦地说。

    那边声音一滞,估计没有想到,接电话的会是我。

    “你们昨晚睡一起了?”任非在手机中,声音沙哑地问。

    “对呀,我们昨晚做了两个多小时,从浴室到床上,战况激烈,你想要听听细节吗?”我坐起身子,语气戏谑地说。

    “无耻,我不过放过你的。”任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气愤地怒吼。

    “我无耻?讲述与女友啪啪的细节,不是你最喜欢做的是吗?”我语气讥讽。

    “你是谁,一定是廖凯,你一定认识廖凯,对不对?”任非情绪激动。

    “我是廖凯的朋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长期的刺激,廖凯已经得了精神病,我是在帮他报复你,你知道么?”我冷笑着说。

    “你放屁。”任非似乎不相信我的话。

    “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很快就能知道,记住,是你把廖凯刺激疯的,他和他女朋友劈腿的事,对他刺激特别大。”我拿着电话,眼都不眨的撒谎。

    “不可能,我不相信。”任非声音中的心虚与惊慌,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任非,你就是个人渣,连同乡的女朋友都抢,脚踏两条船,真够无耻的。”我义正言辞的指责。

    其实,我心里差点要笑开了花,正愁怎么解释廖凯突然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的事儿,任非就打电话来了,这口黑漆漆的锅,自然是要扣在他头上。

    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任非在那边,一句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你前男友,真是个好人呀,这下廖凯的事情,从逻辑上就能解释得通了。”我笑嘻嘻手机还给何湘宜。

    何湘宜瞪大了眼睛,愣愣接过手机,似乎不敢相信,就这几句话的功夫,我就给她前男友扣了好大一口黑锅。

    “怎么了,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会是余情未了,舍不得了吧?”我用手挑着她下巴问。

    “才不是,我和他已经彻底一刀两断了。”何湘宜神色慌乱地解释。

    “何湘宜,你要记住,我们现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廖凯的事情暴露,你知道后果的。”我凝视着她眼睛,半真半假地威胁。

    “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同情任非。”何湘宜低垂着眼帘,声音很轻地说。

    “你明白就好,别再和任非牵扯不清,知道吗?”我用手指在她脸色划过。

    任非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女人对于第一个男人,总会有种特殊的感情,我必须要斩断她这种特殊感情。

    “我不会再和他联系的。”何湘宜听话地点了点头。

    “这样才乖。”我在她胸前掏摸了两把,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昨晚的快乐,还历历在目,她那白莲花般的风情,让我回味无穷,一大早起来,我自然惦记着重温旧梦。

    “别,陈哥,我现在还软着呢。”何湘宜用手推着我,语气娇羞地哀求。

    我没有理会她的哀求,霸道地压在她身上,强行分开她的腿。

    圆形的大水床,轻轻摇晃起来,我们两人躺在上面,就如暴风雨中的小船,浪来浪去。

    完事后,我心满意足,斜靠在床头,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

    何湘宜蜷缩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还挂在一层细汗。

    她是真的累惨了,连搭在小腹上的被子,都没有力气提起来,任由胸前丰满的雪白,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呼吸,轻轻颤动。

    我正想问问,我与他前男友,哪个更厉害,她更喜欢与哪个做,手机突然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