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七百三十八章 她是故意试探我?

时间:2018-01-11作者:万人敌

    第七百三十八章 她是故意试探我?</p>

    “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你别多想。”我下意识把手往后藏了一下。</p>

    “你不用骗我,我知道是他打的你。”夏小荷看我的眼神,充满愧疚。</p>

    “你,你别给他打电话,他毕竟是你姐夫。”我眼神闪烁,语气喏喏地说。</p>

    其实,我是怕夏小荷一时冲动,打电话过去,两边一对质,然后穿帮了。</p>

    “把你的手给我看看。”夏小荷走过来,声音轻柔地说。</p>

    “皮外伤,过两天就好了,我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我自然是不会让她看。</p>

    “陈言,对不起。”在我进卧室前,夏小荷在身后道歉。</p>

    我转过身,愣愣看着夏小荷,装作情窦初开的样子,语气迟疑地说:“你不用说对不起,我就是看他不顺眼,不愿意见他欺负你。”</p>

    夏小荷看我的眼神,更加复杂了,沉默了片刻,轻声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吧。”</p>

    我看着夏小荷的背影,嘴角上翘,她有男朋友,自然不可能对我有所表示,可要说她心里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p>

    第二天一早,我被轻轻的敲门声吵醒。</p>

    “谁呀?”我揉着惺忪睡眼,穿着拖鞋走过去,打开房门。  </p>

    “呀,你怎么不穿衣服?”夏小荷站在门外,羞涩地捂住脸。</p>

    “对不起,刚才半梦半醒的,给忘了。”我面红耳赤,这次真不是故意的。</p>

    我现在就穿了件短裤,特别是刚起来的时候,小帐篷还高高支起,这画面简直不要太尴尬。</p>

    “你先把衣服穿好,我买了早点,一会儿要凉了。”夏小荷捂着脸,羞涩地跑了。</p>

    我关上卧室门,心里有些得意,看来这两天的表演,还真没白做工。</p>

    我吃完早餐,背着吉他,就准备出门。</p>

    “这么早,酒吧都还没开门,你要去哪里?”夏小荷在身后奇怪地问。</p>

    “没什么,就是出去逛逛。”我有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有些异样。</p>

    “你没有说实话。”夏小荷用肯定的语气说。</p>

    我故作迟疑,沉默了片刻,才神色复杂地转过身,说:“昨天旷工一天,我被老板辞了,得重新去找工作。”</p>

    “对不起!”夏小荷轻咬着嘴唇,俏脸布满歉疚。</p>

    “没什么大不了的,走了啊,拜拜!”我洒脱一笑,背着吉他下楼。</p>

    刚走出小区,就有几个社会青年围了过来,领头的黄毛斜眼问:“你就是陈言?”</p>

    “我是你爹!”我眼珠子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拿着吉他当武器,砸了过去。</p>

    “草,这小子还敢先动手,揍他。”黄毛脑袋上挨了一下,恼羞成怒地喊。</p>

    我最擅长的,就是打群架,弹吉他我不会,不过用吉他打架,倒是用的挺顺手。</p>

    小区里人来人往,那几个小青年心有顾虑,没敢用匕首之类的武器,拳对拳,脚对脚,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p>

    正打的激烈,夏小荷提着垃圾袋,走出楼梯口。</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们干什么,不许再打他,我报警了!”夏小荷拿着手机,神色惶急地大喊。</p>

    别看那几个小青年人多,他们就没占到便宜,我除了脸上不小心挨了一拳,别的都好,他们可比我惨多了,一个个鼻青脸肿。</p>

    “先撤!”黄毛倒是个明白人,一见占不到便宜,周围的人也越来越多,招呼一声,撒腿就跑。</p>

    “陈言,你没事吧?”夏小荷一脸担心地跑过去。</p>

    “没事儿,我打架还没怕过谁。”我故作硬气地说。</p>

    “你脸受伤了,快点上去,我帮你擦点药。”夏小荷不由分说,硬拉着我上楼。</p>

    我转身的时候,见到一辆黑色奔驰,从小区门口一晃而过。</p>

    “矮冬瓜,躲在暗中看戏,老子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我嘴角上翘,在心里冷笑。</p>

    夏小荷把我拉到合租公寓,不理会我的抗议,把我按在沙发上。</p>

    “夏小荷,就是一点皮外伤,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故意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p>

    夏小荷没有理会我,拿着药瓶和棉签过来,让我坐好不许动。</p>

    她今天穿了件小清新的连衣裙,弯腰帮我擦药的时候,领口下垂,露出里面的风光。</p>

    我盯着那对被文胸包裹的玉碗,心跳加速,她身上一股淡淡的体香,直往我鼻子里钻。</p>

    眼角余光,无意发现夏小荷正在观察我,我心中一紧,赶紧装出一副情场初哥的样子,面红耳赤,结结巴巴地说:“夏小荷,你走.光了,还是我自己来擦药吧。”</p>

    我直来直去的话,把夏小荷闹了个大红脸,小声嘀咕了一句“瓜皮”,羞愤跑了。</p>

    我不知道“瓜皮”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外乎是“傻瓜”“愣头青”之类的含义。</p>

    侥幸又过了一关,还小小占了点便宜,我心里很爽。</p>

    夏小荷躲在卧室,不知道给谁打电话,我也懒得偷听,懒洋洋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p>

    过了片刻,夏小荷眼眶微红地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三千块钱。</p>

    “陈言,钱还给你,我可能要回北京了。”夏小荷声音沙哑,估计刚哭过。</p>

    “谁惹你哭了?”我看都没看钱一眼,盯着她的眼睛,有些心痛地问。</p>

    夏小荷有些不适应我的目光,侧过俏脸,语气复杂地说:“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可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p>

    “你有男朋友是你的事,我喜欢谁,是我的事。”我装作心思被揭穿的羞恼,气呼呼走进房间。</p>

    这么一打岔,夏小荷想退我房租的事儿,就被耽搁了下来。</p>

    我自然是不会让她回北京的,否则这段时间的幸苦,岂不是白忙活一场?</p>

    我躺着床上,脑子里飞速转动着,夏小荷想要回北京,多半是死了向她姐夫借钱的心。</p>

    “怎么才能让她继续留下来呢?”我眼珠子转动着。</p>

    还没有等我想出办法,比我更心急的李置业,不知用什么办法,替我解决了这件事儿。</p>

    至少,那次以后,夏小荷再没有提回北京的事儿。</p>

    我还记得当时,我在房间里没出来,只知道他来找过夏小荷,两人在外面走廊上交谈。</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