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小少妇要报答我

时间:2018-01-11作者:万人敌

    第七百二十九章 小少妇要报答我</p>

    丁八指被我用绳子,给困得结结实实,怕这家伙胡言乱语,我把他嘴也给堵上。</p>

    做完这些,我吞了口唾沫,跑到那个被锄头砸中的倒霉鬼身边,用手试探他的鼻息。</p>

    “陈总,他是不是真死了呀?”萍萍白着俏脸,小心翼翼地问。</p>

    “还有气儿,打了救护电话没有?”我抬起头,语气急促地问。</p>

    “打过了,连带报警电话,也一起打了。”萍萍怯生生说。</p>

    “陈哥,你额头也在流血。”小竹在一旁大惊小怪的喊。</p>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自己的额头,挨了一扁担,这冷静下来,才感到火辣辣的痛。</p>

    “闺女,别傻站在那儿呀,快去帮小陈上点药。”萍萍母亲着急上火地喊。</p>

    “没事儿,估计就是点皮外伤。”我伸手摸了下,不在意地说。</p>

    “陈总,我帮你抹点药吧,感染就不好了。”萍萍拉着我,向房间走去。</p>

    刚才一连串的事情,太快太惊险,直到坐在椅子上,我才松了口气。</p>

    “陈总,谢谢你,额头痛不痛?”萍萍拿着棉签,温柔的帮我擦拭额头。</p>

    “刚才差点被吓死,哪里还顾得上痛不痛。”我苦笑着说。</p>

    “你也会怕呀,我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萍萍捂嘴轻笑。</p>

    “你这不废话嘛,被一堆人拿着锄头铁锹围着,我又不是铁打的,怎么可能不怕。”我没好气地说。</p>

    “那你还冲过去?”萍萍拿着棉签帮我擦药。</p>

    “对方摆明了来者不善,我不冲出去,难道让你爸妈去外面挡着?”我叹了口气。</p>

    萍萍沉默了一下,忽然搂着我脖子,在我脸上轻轻一吻,感动说:“陈总,谢谢,我会报答你的。”</p>

    “哦,你打算怎么报答我?”我似笑非笑地问。</p>

    “就是你想的那样。”萍萍眼中闪过羞涩,低垂着眼帘说。</p>

    “关键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想啊。”我眼中闪过玩味。</p>

    “陈总,你是在暗示我,什么都不用做么?”萍萍眼中闪过狡黠,语气玩味地反问。</p>

    我差点一口气呛住,悻悻瞪了她一眼,说:“你这个套路女,倒是会顺杆子往上爬。”</p>

    萍萍咯咯娇笑起来,见我唬着一张脸,神色有些不爽,才强忍着笑说:“放心,我说话算话,你可以随时找我兑现承诺。”</p>

    我盯着她娇媚的脸蛋儿,心中一荡,恨不得现在就做点什么,可惜地点与时机都不合适。</p>

    外面传来乌拉乌拉的警笛声,小竹有些紧张地跑了进来,喘着气说:“姐,陈哥,警察过来了。”</p>

    “走吧,出去看看。”我站起身,神色淡定地往外面走去。</p>

    走出去的时候,见到院子里多了两名警察,一个在察看伤者情况,另一个则在询问案情。</p>

    那个询问案情的警察,不是别人,正是毛子,他们县派出所正好管着这片。</p>

    “陈言,你不是去市里了吗?”毛子看见我,一脸的意外。</p>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是去市里了,这次是送一位员工回家,正好遇见这事儿。”我见是毛子来出警,悬着的心,顿时放回肚子里。</p>

    毛子黑着一张脸,把我拉到一旁,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成了个惹事精,你自己说说,我帮你擦了多少次屁股?”</p>

    “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哪次不是我占理,不是我惹事,是事情总是会惹我。”我一脸冤枉地说。</p>

    毛子又好气又好笑,瞪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说:“你要是不沾花惹草,哪有那么多事情会找上你?”</p>

    “这就没办法了,我这人天生正义感强,遇到看不过眼的事儿,就想要管管。”我摊了摊手,语气有些无赖。</p>

    “狗屁正义感,多半是管着管着,就管到床上去了吧?”毛子一副“我懂你”的神色。</p>

    “行了,知道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下次请你吃大餐。”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p>

    “摊上你这种朋友,算我命苦。”毛子神色悻悻,转身继续去做笔录。</p>

    案情很清晰,我属于正当防卫,那个受伤的倒霉鬼,一直昏迷未醒,要是一命呜呼,萍萍的老公逃不了一个过失杀人。</p>

    昏迷未醒的家伙,被姗姗来迟的救护车拉走,一脸倒霉像的丁八指,则被压上了警车。</p>

    我见事情解决了,提议要回去,萍萍却羞答答地说,她好久都没回家了,想留下来,住一晚上,多陪陪她爸妈。</p>

    “那我先开车回去,要不你在家里多住几天?”我有点可怜她,想给她多放两天假。</p>

    “明天一起走吧,我家有地方住的。”萍萍羞涩地说。</p>

    “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合适?”我神色迟疑,心里拿不定主意。</p>

    说来也怪,本来好好的天气,说阴就阴,随后下起了小雨,并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p>

    “行了,陈总你就别推了,连老天都让你留下来。”萍萍看着下大的雨,捂嘴轻笑。</p>

    萍萍的父母,也在一旁热情的挽留,说今天多亏了我,让我无论无何,留下来住一晚。</p>

    我半推半就,便留宿在萍萍家,心里不知道为什么,隐约有一丝期待。</p>

    吃过晚饭后,小竹回家了,小妮子离开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明天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带上她。</p>

    我做了保证,小妮子才打着雨伞,依依不舍地回家。</p>

    “陈总,床单和被子,我都帮你换了新的,我带你去休息吧。”萍萍表情羞答答地说。</p>

    我晚上多喝了两杯酒,本来是没打算喝的,不过萍萍父亲一直在劝酒。</p>

    结果我现在晕乎乎的,萍萍父亲更是不如,差点溜到桌子底下,被萍萍母亲扶着,回房休息去了。</p>

    我半醉半醒的跟着萍萍,走进后面的一间偏房,那酒后劲挺大的,一开始我还走得挺稳,到了房间,就感觉有些天旋地转。</p>

    “陈总,小心摔倒。”萍萍伸手扶着我。</p>

    “不用,我没有醉,那点酒怎么可能把我喝醉?”我大着舌头说。</p>

    “是是是,你没有喝醉,刚才是不小心,差点摔了一跤。”萍萍把我扶到床上。</p>

    估计是酒精的原因,我盯着萍萍的俏脸,觉得灯光下的她,格外的娇媚,那小身段儿,真叫一个风流。</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