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九十一章 萍萍婆家找上门

时间:2018-01-1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九十一章 萍萍婆家找上门</p>

    在饮水机的下面,不知道是谁接水的时候,泼了一点水在地上。</p>

    瓷砖地面非常的光滑,沾了水后比平常更滑一点,萍萍接完水后,正准备离开,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上。</p>

    我一直关注着那边,见她身子后仰,差点要摔倒,迅速从沙发上翻身起来,一个箭步冲了过去。</p>

    “小心!”我险险托住她的后腰,入手软绵绵的,手感温热。</p>

    萍萍受到惊吓,手中的玻璃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碎成好几片。</p>

    我担心伤到她的脚,拦腰把她抱起,她措不及防,低低惊呼一声,用双臂搂住我的脖子。</p>

    好死不死,我手托在她丰满肥厚的臀上,那肉乎乎,软弹弹的感觉,差点让我发出一声狼嚎。</p>

    她斜靠在我怀里,几乎是半挂在我身上,有些不合身的睡裙,向上滑了一丢丢,露出诱惑的黑色小内。</p>

    我甚至看到一根弯弯的毛发,调皮的探出小内,那种画面,简直不要太美。</p>

    “萍萍,你怎么了?”小娟关切地跑出房间。</p>

    “她刚才滑了一下,差点摔倒,幸好被我扶住。”我赶紧解释。</p>

    “陈哥,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萍萍红着脸说。</p>

    我醒过神,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势,太过暧昧,赶紧把她放了下来,嘴里说着:“小心脚下碎玻璃。”</p>

    “怎么了,什么东西被打碎了?”周馨馨揉着惺忪睡眼,打开卧室门问。</p>

    “对不起,是我刚才不小心把玻璃杯打碎了。”萍萍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p>

    小插曲过去后,三个女人回到各自房间睡觉,我躺在沙发上,脑子中总是反反复复,出现萍萍那张惊慌失措,让人怜爱的俏脸。</p>

    可能是萍萍的坎坷经历,让她身上有一种怯生生,我见犹怜的气质,也正是这种气质,勾着我一直想要接近她。</p>

    第二天一早,我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有些不满地咕哝了一句。</p>

    刚睁开眼,就见到周馨馨不安地走过来,语气忐忑地问:“陈哥,你不是说帮我把债务还了吗?”</p>

    “对呀,你的债务,我已经解决了啊。”我迷惑地眨了眨眼。</p>

    那伙放高利贷的,被毛子一锅端了,现在还在拘留所蹲着,不可能又过来要债的。</p>

    “那……”周馨馨看了眼砰砰作响的防盗门,欲言又止。</p>

    我知道她想问什么,一大早上的,敢这么敲门的,还真有些像是过来收债的。</p>

    “别怕,一切有陈哥我。”我拍了拍胸,在美女面前装比。</p>

    “谢谢陈哥。”周馨馨情不自禁的抓住我的手,一双乌溜溜的美目,满是感动。</p>

    我下意识撇了她手背一眼,想起昨天撒尿的时候,无意飞溅了一滴在她手上,心里有些异样。</p>

    急促的拍门声,把另一个房间的小娟和萍萍也给吵醒了,打着哈欠走出房间。</p>

    周馨馨若无其事,松开我的手,不过我离得近,还是看见她脸红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一下。</p>

    “这一大早上,谁这么无聊?”小娟皱着秀眉,不满地嘀咕。</p>

    “我过去看看。”我大大咧咧走过去,直接打开防盗门。</p>

    门外的场景,让我愣了一下,五六个农民打扮的男人,神色不善地站在外面,看见门后的我,明显愣了一下,神色更加恼怒。</p>

    “叔,我就说了,萍萍那贱女人在外面有野汉子,你看,让我说中了吧。”一个穿着红色背心的年轻小伙,梗着脖子,唾沫横飞,向旁边的中年老农说着。</p>

    我回过头,见到萍萍看见门外的几个人后,脸色惨白,身子都有些瑟瑟发抖。</p>

    她出来的时候,还是穿得昨天那件吊带睡裙,白花花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外面。</p>

    年轻小伙看得双目放光,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进裙子里面,中年老农这是看得双目喷火,黑脸气的通红。</p>

    “贱女人,就知道丢人现眼,跟我回我。”中年老农黑着一张脸说。</p>

    “不,我不回去!”萍萍惊恐地摇头,慌慌张张,躲到小娟身后。</p>

    “叔,这女人这么贱,这次抓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表哥人太老实,我可以教教她规矩。”年轻小伙语气异样。</p>

    “妈的,你们是谁呀?”我见这一伙人,要往屋子里挤,拦在门口,皱眉骂了句。</p>

    “她是我儿子的媳妇,你又是谁?”中年老农刚才被推了一把,目光不善地瞅着我。</p>

    “那还用说,一定是萍萍养的野汉子,叔,别跟他客气,揍他个龟儿子。”年轻小伙恶意看着我,煽风点火。</p>

    我一早就看这穿红背心的家伙不爽了,从头至尾,就数他跳腾的最欢。</p>

    见他把目标指向我,哪里还会与他客气,直接挥手一耳光,搭在这孙子脸上。</p>

    “说话要讲证据,在胡乱瞎比比,小心我告你诽谤。”我瞪着眼睛威胁。</p>

    这一耳光下去,直接捅了马蜂窝,几个农民之间,估计都沾亲带故,一个个义愤填膺,挥舞着拳头要揍我。</p>

    后面的三个女人胆子小,吓得尖叫,萍萍更是哭着喊:“别动手,你们别动手。”</p>

    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从小就皮,擅长打群架。</p>

    几个赤手空拳的农民,看着蛮横,真打起来的时候,一个个挤在门边,后面的都插不上手。</p>

    我拼着脸上挨了一拳,逮着领头的黑脸老农狠揍,把他揍的鼻血长流,血糊了一脸,这伙人终于安份下来。</p>

    “叔,咱们回村子多叫点人过来,不信他能翻天。”穿红背心的家伙,眼珠子一转,又在扇阴风点鬼火。</p>

    刚才一对多,我没顾上这孙子,这时见他还在挑事,彻底怒了。</p>

    我冲了过去,用力一耳光,扇的他眼冒金星,揪住对方衣领,一拳一拳打下去,嘴里骂着:“你妹的,长得相貌堂堂,肚子里尽是一些龌鹾心思,以为老子眼瞎,看不出你惦记你表嫂?”</p>

    我话一出口,周围几个准备帮忙的农民,动作一滞,看着被揍的红背心小伙,神色复杂。</p>

    “你放屁,别血口喷人。”红背心小伙心虚地梗着脖子强辩。</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