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今夜有戏

时间:2017-12-23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五十七章 今夜有戏</p>

    猫步酒吧内,我和毛子坐在一张靠墙的桌子上,喝酒闲聊。</p>

    “闫修杰那家伙,还没有醒过来?”我盯着场子内的红男绿女,语气随意地问。</p>

    “没有,医生说他有八成的几率,成为植物人,永远醒不过来。”毛子喝着酒说。</p>

    “还真是因果报应,当年他们把董于平害成植物人,现在他自己也成了这样。”我摇晃着杯中的酒。</p>

    毛子玩着打火机,挑了挑眉,没有说话。</p>

    “对了,闫修明那家伙,交代了吗,当年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奇地追问。</p>

    “没有,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光是毒品案,就能让他领花生米,进去后是死不开口,什么都不愿说。”毛子神色有些郁闷。</p>

    “算了,喝酒,不聊这些扫兴的事情。”我举杯相邀。</p>

    小坐了一会儿,毛子因为要值夜班,提前走了。</p>

    我晚上没事儿,也不急着回酒店,斜靠在卡座上,看着舞台上的漂亮妹子,扭腰甩胯,消磨时间。</p>

    “大帅哥,一个人呀?”尚姐端着一杯酒,坐到我对面。</p>

    “对呀,寂寞空虚冷,急需要人安慰。”我把玩着酒杯,懒洋洋地说。</p>

    “切,上午还见你带着一位小妹子兜风,晚上就寂寞空虚冷了?”尚姐撇了撇嘴,语气有些酸。</p>

    我扬了扬眉,没想到带小娟兜风的事儿,被这娘们儿瞧见了。</p>

    “对了,那边的服务员,不是阿莲么,她怎么在你这儿?”我看着吧台旁的女人问。</p>

    “她男人死了,孤儿寡母的,又没个工作,所以让她过来帮我。”尚姐心不在焉地说。</p>

    “没想到你还是位好心人。”我笑了笑。</p>

    “你才是好心人,我去看了红姐,她把你的事儿,都告诉我了,还说你给了她留了张银行卡。”尚姐用手托着下巴,直直看着我说。</p>

    我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她口中的红姐,就是医院那位护士长。</p>

    ”哦,她还和你说了什么?“我不置可否地问。</p>

    ”还说你人蛮好,让我把握机会。“尚姐语气有些异样。</p>

    我差点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咳嗽了两声,用纸巾擦着嘴角,哭笑不得地说:“把握什么机会?我都结婚了,让你把握机会当小三啊。”</p>

    “你倒是想得美,姐一个人挺自在的,才懒得当什么小三小四。”尚姐讥笑一声。</p>

    “切,装的那么洒脱,我就不信,夜深人静,你一个人躺在床上,会没想过找个男人。”我故作不屑。</p>

    “姐不需要男人!”尚姐甩了下波浪卷的头发,有些赌气地说。</p>

    “话说,你要是想男人了,都是怎么解决的?”我目光在她鼓胀的胸前扫过,有些猥琐地问。</p>

    “你真想知道啊?”尚姐喝了口酒,似笑非笑。</p>

    “对呀,闲着也是闲着,交流一下呗。”我厚着脸皮说。</p>

    “用……不告诉你!”尚姐故意停顿了,吊足了我胃口,才咯咯笑着说。</p>

    “切,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的出来。”我故意看了几眼她修长的手指。</p>

    “你爱怎么想,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怎么想,脑袋长在你身上,我管不着。”尚姐丢来一对大白眼。</p>

    “那你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我语气戏谑。</p>

    “我管你想什么。”尚姐没好气地说。</p>

    “我在想呀,你用手指那啥时,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副画面。”我语气露骨的撩拨。</p>

    “变态,无聊,懒得理你。”尚姐又羞又气,送我一份白眼大礼包。</p>

    “今天出了汗,身上黏糊糊的,借你浴室用用,不介意吧?”我眼珠子一转说。</p>

    “你不能回酒店去洗啊?”尚姐没有同意,也没拒绝。</p>

    “咱们好歹也是朋友,连这点小要求,你都不答应,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我腆着脸说。</p>

    尚姐咬了咬嘴唇,眼中波光闪动,就在我以为没戏的时候,她把钥匙丢给我,说:“洗完了自己走,做人要自觉。”</p>

    “放心,我这人最自觉不过。”我喜滋滋接过钥匙。</p>

    路过吧台的时候,我与阿莲打了个招呼,她看见我,眼中闪过感动,说:“警察与我谈过了,说阿灿是被他老板逼死的,谢谢你给他报仇。”</p>

    “好好工作,有什么困难,给我打电话。”我拍了拍她的肩膀。</p>

    我用钥匙打开后面的小房间,吹着口哨,走了进去。</p>

    美滋滋的冲了凉,我没急着离开,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用遥控器打开电视。 </p>

    过了一会儿,尚姐推门走了进来,被我吊儿郎当的样子给气笑了,讥讽:“有些人不是说,自己最自觉么?”</p>

    “我说了会走,可没说什么时候走啊。”我摊着手耍无赖。</p>

    “行,那你今晚就住这儿吧,我另外找地方住。”尚姐没好气瞪了我一眼,作势转身欲走。</p>

    “别啊,我过会儿就走。”我急吼吼爬起来,拉住尚姐的手腕。</p>

    “小男人,你不是有个开豪车的情人么,想女人了,怎么不去找她?”尚姐似笑非笑。</p>

    “她是故意气你的,那么漂亮的富姐,怎么可能是我情人。”我睁眼说瞎话。</p>

    “那白天那个小妹子,又是怎么回事?”尚姐挑着眼睛问。</p>

    “我要是真和她有什么关系,晚上还用赖在你这儿?”我死皮赖脸,把手搭在她腰间。</p>

    “死人,还没散场呢,你先看会儿电视。”尚姐拍开我的手,一扭小腰,迈着猫步出去了。</p>

    我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今晚有戏,心里美滋滋,哼着小曲儿,重新躺在床上。</p>

    酒吧这种夜场,关门比较迟,差不多过了凌晨,外面才安静下来。</p>

    尚姐打着哈欠,神色有些疲惫地走进来,问:“你还没睡啊?”</p>

    “心里烧的厉害,睡不着。”我嘿嘿一笑。</p>

    “死德性,我要睡觉了,你自便。”尚姐眼珠子一转,走到床边躺下。</p>

    “别啊,尚姐,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我没皮没脸地凑过去。</p>

    “什么事情啊?”尚姐轻咬着嘴唇,眼波妩媚。</p>

    “当然是爱做的事情。”我急吼吼的把她压在身下,毛手毛脚,去脱她的衣服。</p>

    “猴急什么,等我去洗个澡。”尚姐拍了下我的手,把我推开。</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