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四十三章 孤男寡女在办公室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四十三章 孤男寡女在办公室</p>

    我站在路边,给毛子打了个电话,响了好几下,那边才接通。</p>

    “喂,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啊?”毛子声音迷迷糊糊的,似乎已经睡了。</p>

    “找你有重要的事情,你在宿舍?”我一本正经地问。</p>

    “对,在所里的宿舍,出了什么情况?”毛子声音紧张,睡意消散了几分。</p>

    “电话里说不清楚,我马上就过来。”我说完准备挂电话。</p>

    “别,晚上不安全,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毛子语气急促地问。</p>

    我抬头看了旁边的站牌一眼,把地址告诉毛子,他麻利说了句马上就过来,随后挂了电话。</p>

    五分钟后,毛子开着警车,出现在我眼前。</p>

    “怎么这么快?”我眼中闪过意外。</p>

    “你说有重要情况,我这不是担心你出意外么。”毛子笑了笑。</p>

    我心中有些感动,打开车门,坐了进去。</p>

    “你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毛子侧过脸,语气疑惑地问。</p>

    “你先看看这根烟。”我摸出一根香烟,递给毛子。</p>

    毛子伸手接过烟,感觉车内光线不足,又把大灯打开。</p>

    “这是什么牌子的烟,怎么没商标?”毛子拿着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p>

    这么一嗅,倒是让他嗅出问题,他猛地抬起头,双眼紧盯着我,语气凝重地问:“这烟哪来的?”</p>

    “杨长明给我的。”我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说。</p>

    “你没抽过这烟吧?”毛子一脸关切地问。</p>

    “你看我像是那么傻的人么?”我轻笑一声。</p>

    “你怎么弄到这烟的,给我详细说说。”毛子嗅着手中的烟。</p>

    我淡淡一笑,把自己骗烟的经过,简要讲了讲。</p>

    “你这家伙,倒是猴精猴精的。”毛子指了指我,笑着说。</p>

    “怎么样,大所长,闻出什么名堂没有?”我语气戏谑地打趣。</p>

    “这哪是什么香烟,明明就是毒品。”毛子语气凝重。</p>

    “我这里还有小半盒,够不够抓杨长明的?”我掏出兜里的半盒烟。</p>

    “事情没那么简单,光是自己吸,吸到死,他一年也吸不出几千万的交易量。”毛子皱着眉头说。</p>

    “你的意思是说,杨长明不仅自己吸,还帮着卖?”我顺着毛子的话往下说。</p>

    “不错,通过他对你的作为,说明他不是第一次,用这种手段勾人上当。”毛子语气低沉地分析。</p>

    “可为什么那个花衬衫,主动向他要烟,他都没给?”我眼中闪过不解。</p>

    “有两个可能,一是他知道闫家兄弟和你的矛盾,在故意算计你,二是他挑选下线,也是有要求的。”毛子用手指敲着方向盘分析。</p>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盯着毛子问。</p>

    “我打算重点盯杨长明,以他为突破口,挖出整个毒品交易链。”毛子语气果决。</p>

    “需要我帮什么忙?”我扬了扬眉。</p>

    “不,你已经挖出了对方的致命破绽,做的很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证自己的安全。”毛子摇了摇头。</p>

    我不置可否,被动的防守,从来都不是我的性格,不过这事,没必要当着毛子的面说出来。</p>

    “你是回酒店吗,我送你过去。”毛子小心地收好证据,启动车子。</p>

    我回到酒店,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找老杨借了车,打算去矿上看看。</p>

    刚把车开出县城,我接到一个意外的电话,是闫老大打来的。</p>

    “陈总,我想和你淡淡。”闫修明在电话中沉声说。</p>

    “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好谈的。”我大大咧咧,一口回绝。</p>

    “陈总,别把话说的那么死,多个朋友,多条路。”闫修明阴沉沉地说。</p>

    “我没兴趣和杀人凶手做朋友。”我一手握着方向盘,懒洋洋地说。</p>

    “陈总,我好心和你谈正事,你却血口喷人,有意思么?”闫修明压抑着怒气。</p>

    “有没有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很忙,没时间和你闲扯。”我不怎么客气地说。</p>

    闫家兄弟的作为,从头到尾,都让我觉得厌恶,连敷衍的心情都欠奉。</p>

    “陈总,你会后悔的,到时候别来求我。”对方在电话中,阴沉沉地笑着。</p>

    “你太高看自己了,真以为往鼻子里插根葱,就能装大象?”我嗤笑一声,挂断电话。</p>

    “我们走着瞧。”对方发了个短信过来。</p>

    “快被晒干的咸鱼,也好意思来威胁我。”我不屑一笑,没有理会。</p>

    我把车开到山脚下,没有上去,停在办公小楼旁边。</p>

    走进办公室,见只有赵雪雁一个人在忙,没有看见雪芬嫂子。</p>

    “你姐呢,怎么不在?”我随口问了句。</p>

    “今天休息,雪芬姐回家了。”赵雪雁在表格上写写画画。</p>

    “怎么休息还在加班呢?”我感觉有些口渴,走到饮水机旁接水。</p>

    “还剩一点儿,做完算了,免得脱到下周。”赵雪雁额前滑落的头发,理到耳后。</p>

    我接了两杯温水,走过去放了一杯水在办公桌上,说:“先喝口水再忙,免得别人说我压榨员工。”</p>

    赵雪雁扑哧一声笑了,斜睨了我一眼,娇笑着说:“没人压榨,是我自愿的好吧?”</p>

    我盯着她娇媚的小脸,心里有些痒痒,没皮没脸凑过去,抓住她纤细的小手。</p>

    “陈哥,你想干嘛?”赵雪雁低着头,耳后染上一层红晕。</p>

    “雁儿,天天待在这里,也挺闷的,要不陈哥带你去县城逛逛?”我用拇指肚,摩挲着她的手背。</p>

    “不用,我觉得这里挺不错的,很安静,工资待遇也好。”赵雪雁羞涩地说。</p>

    “这两天隔壁村的,没过来闹事吧?”我另一只手,沿着她娇媚的脸蛋儿,向下滑去。</p>

    “没有,估计你上次把他们吓住了吧。”赵雪雁的俏脸,越来越红。</p>

    “那个,你那个毛病,怎么样了?”我口干舌燥,有些迟疑地问。</p>

    我问的是赵雪雁喜欢用手那啥的事,这件隐秘的事情,只有我和她两人知道。</p>

    赵雪雁身子一颤,猛地抽回手,俏脸红的滴血,羞愤白了我一眼,娇斥:“陈哥,你怎么能问这种事情,我不理你了。”</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