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无依无靠的母女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无依无靠的母女</p>

    眼前的筒子楼墙壁斑驳,处处充满了老旧的气息。</p>

    “阿灿的老婆,就住在这里?”我侧脸询问。</p>

    “对,阿灿其实在市区有套房子,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让老婆孩子住在这里。”毛子有些费解。</p>

    “可能是他仇家多,这里知道的人少,比较安全吧。”我向楼洞走去。</p>

    两个年轻精干的小伙子,守在楼洞旁边,见毛子走过来,恭敬地喊了一声:“所长!”</p>

    “有没有什么人来过?”毛子低声询问。</p>

    “早上的时候,有几个家伙鬼鬼祟祟的,过来探查过,不过见到我们,很快就溜了。”较瘦的那个小伙说。</p>

    “我先上去看看,你们继续在这盯着。”毛子拍了拍小伙的肩膀。</p>

    我跟着毛子上了二楼,筒子楼内住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p>

    毛子走到一扇紧闭的门前,伸手敲了敲门。</p>

    “谁呀?”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里面警惕地问,声音沙哑,似乎哭过。</p>

    “派出所的。”毛子沉声回答。</p>

    门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片刻,门被打开,一个神色憔悴的女人,出现在门后,眼眶红红的。</p>

    “我是派出所的所长毛峰,这是我的证件。”毛子一本正经,把证件展示给对方。</p>

    “进来吧。”女人扫了证件一眼,低着头,侧身让开。</p>

    我走进房间,扫了一眼,见到一个小萝莉,怯生生躲在卧室门后,胆怯地看着我们。</p>

    “这是你女儿?”毛子看了小萝莉一眼。</p>

    “是的。”女人话不多,情绪低落,看起来可怜兮兮的。</p>

    “多大了?”毛子语气随意地问着。</p>

    “上幼儿园了。”女人默默走到饮水机旁倒水。</p>

    “方便参观一下你家里么?”毛子用征询的语气问。</p>

    “随便看吧,家里没什么的。”女人端着两杯温水,走过来。</p>

    “谢谢。”我接过水杯,不小心与对方指尖碰到,冰凉冰凉的。</p>

    毛子看似随意的走着,不过房子的前前后后,基本都看了一遍。</p>

    我走到沙发边坐下,看着有些拘束,站在一旁的女人,语气温和地说:“你也坐下吧,我们就是过来随意问问,了解下情况。”</p>

    女人犹豫了一下,搬了张凳子坐下,低头看着脚尖。</p>

    “你老公出事情前,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我和生和气地问。</p>

    “没有,我老公从来不和我聊外面的事情。”女人细声细气地回答。</p>

    “那他昨天晚上没有回来,你也没有打电话问吗?”我追问。</p>

    “他经常不回家的,我也是后来才听说,他……”女人说到这里,捂着脸哭泣。</p>

    我沉默了一下,抽出一张纸巾,轻轻碰了碰她手臂。</p>

    “谢谢。”女人接过纸巾,情绪平复了一些。</p>

    “你老公有没有留什么东西在家里,这点很重要,请你仔细回想一下。”毛子逛了一圈,走过来坐下。</p>

    “我有时候见他在一个黑色记事本上,记着什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女人想了一下回答。</p>

    “那个黑色记事本呢?”毛子语气急促地追问。</p>

    “在卧室的抽屉里,我去给你拿。”女人站起身,向卧室走去。</p>

    过了片刻,她拿着一个黑皮记事本,走了出来。</p>

    毛子接过记事本,低头翻看,我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上面都是一些奇怪的名字,加上数字。</p>

    “这上面记的什么东西?”我好奇地问。</p>

    “这应该是一个账本,上面奇奇怪怪的名字,都是指特定的人。”毛子翻着记事本。</p>

    “这些山羊,石头,猴子之类的词语,到底都是指的谁?”我眨巴着眼睛。</p>

    “暂时不清楚,不过凭我的直觉,这个本子很重要。”毛子收起记事本。</p>

    “毛所长,我老公到底是被人害死的,还是自杀的?”女人犹豫了一下问。</p>

    “从现场看是自杀。”毛子喝了口水回答。</p>

    “他上午还好好的,怎么会无缘无故想不开?”女人眼泪又流了下来。</p>

    “关于你老公在外面做的事,你知道多少?”毛子抬起头问。</p>

    “听说过一些,他给人在当保镖,那个老板的名声,好像不太好。”女人说到一半,语气有些异样。</p>

    “他的那个老板,你见过对吗?”我一直在观察女人,突然开口说。</p>

    女人身子颤了一下,不知道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眼中闪过恐惧。</p>

    “现在任何一个细节,对于你老公的案情,都有帮助。”我一脸认真地说。</p>

    女人迟疑了一下,捏着衣角,吞吞吐吐地说:“以前,我们本来是住在市里的,有次他请老板来家里吃饭,老板喝醉了,对我动手动脚。”</p>

    “那后来呢?”我挑了挑眉问。</p>

    “我老公见情况不对,说请老板去洗脚,两人就出去了,再后来我们母女就搬到这里了。”女人低着头回答。</p>

    她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清楚,当时的情况,可能没她说的那么简单,不过现在没有深究细节的必要。</p>

    “发生了这事儿,你就没劝你老公,离开闫修明,换份工作?”毛子走到窗边,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p>

    “我说过,可他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女人细声细气地回答。</p>

    “你老公的事情,有点麻烦,你住在这里不安全,还有别的去处吗?”毛子抽了口烟问。</p>

    “没有,我老公不就是给人当保镖嘛,他到底怎么了?”女人抬起头问。</p>

    “你老公可不止是保镖那么简单,他还涉毒。”我盯着女人的眼睛说。</p>

    “不可能!”女人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用双手捂住嘴。</p>

    我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从她的表情来看,她确实不知情。</p>

    “我们有人证,从他自杀的迹象来看,是有人不希望他说话。”我看着女人,语气凝重地说。</p>

    “怎么会这样?”女人用手捂住嘴,眼泪断线般落下。</p>

    “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我带你换个住处,这里可能被闫家兄弟盯上了。”我站起身说。</p>

    “我女儿还要上学,怎么办?”女人看了眼躲在卧室门后的小萝莉。</p>

    “请几天假吧,这段时间不要外出。”我想了一下后说。</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