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丢人丢大发了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三十四章 丢人丢大发了</p>

    早上起来,我感觉裤子里面黏糊糊的,回想起昨晚的梦,脸红了一下。</p>

    卧室的门被打开,尚姐打开哈欠,走出房间。</p>

    “早!”她揉着眼睛,向这边走来,懒洋洋地打了个招呼。</p>

    我见她拿着杯子,去饮水机接水,一双眼珠子,情不自禁,落在她真丝睡裙下,那双嫩白的玉腿上。</p>

    “妹的,这娘们儿都三十多了,皮肤倒是比小姑娘还好。”我在心里咕哝。</p>

    “怎么样,昨晚睡的还好吧?”尚姐喝完水,笑眯眯地问。  </p>

    “你管我睡的好不好。”我没好气瞪了她一眼,掀开身上的毯子,打算去洗手间洗漱。</p>

    刚从沙发上站起来,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下面凉幽幽的。</p>

    我低头向下看去,见到裤子上湿了好大一片,难怪早上醒来,感觉黏糊糊的。</p>

    “噗!”尚姐把口中的水,全都喷了出来,瞪大了美目,盯着我裤子。</p>

    “不是吧,你多大了,怎么还这样?”尚姐眼都不眨,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p>

    “看什么看,没见过啊?”我脸色涨红如虾,迅速转身。</p>

    “陈言,你太逗了,竟然梦……梦遗了……咯咯。”尚姐回过神,笑的上气不接下气。</p>

    在这婆娘面前出丑,我心里那个尴尬啊,就别提了。</p>

    “笑,笑你妹,等老子逮着机会,也让你好好出丑一回。”我咬着牙,一溜烟跑进卧室找吹风。</p>

    我用吹风呜呜吹着裤子,听着尚姐没心没肺的笑声,心里那个气啊,就别提了。</p>

    正咬牙切齿,在心里幻想着,如何炮制那娘们儿,床上的一个黑布团,吸引了我的注意力。</p>

    “草,这个东西,好眼熟啊。”我丢掉吹风,走近几步。</p>

    我有些好奇的,用手指捻起那个黑布团,皱成一团的黑布团散开,差点让我流出鼻血。</p>

    “我勒个擦,这不是她昨晚穿的小丁丁么?”我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p>

    尚姐一阵风的冲进卧室,一把抢过我手上的小丁丁,羞愤瞪了我一眼,怒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p>

    “是你自己乱丢东西,关我什么事?”我目光情不自禁的,盯着她睡裙下摆。</p>

    尚姐俏脸一红,用手压住睡裙的裙摆,如被激怒的小母猫般瞪着我,“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p>

    “你刚才都盯着我看,凭什么我就不能看你?”我说完,更是大看特看。</p>

    一想起她睡裙下面,可能什么都没穿,我心里就痒的厉害,恨不得把她裙子掀起来,好好瞧瞧。</p>

    尚姐又气又恼,眼珠子一转,语气媚媚地问:“好看吗?”</p>

    “还可以吧,如果你把睡裙掀起来,会更好看。”我下意识的回答。</p>

    尚姐肺都要气炸了,小拳头捏了又捏,深吸一口气,娇声说:“你过来,我让你看的更多。”</p>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心里一荡,满脸期待地向她走去。</p>

    尚姐趁我不注意,抓起床上的枕头,用力向我砸来,一边砸还一边咬牙切齿地骂:“混蛋,我让你看,让你看个够。”</p>

    我措不及防,被砸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得昏头昏脑,向后退了一步,抢过枕头,怒斥:“你有病啊,是你让我过去的。”</p>

    “你才有病,一天到晚色兮兮,就知道想些有的没有的。”尚姐喘着气儿骂。</p>

    “明明是某些人,穿的骚气,让人不得不多想。”我神色悻悻地嘀咕。</p>

    “你……”尚姐气的不行,呼哧呼哧地喘着气。</p>

    “算了,和你开玩笑,现在我们扯平了。”我摸了摸鼻子,丢掉手中的枕头。</p>

    尚姐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板着脸说:“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p>

    “那个,我一会儿出去办事,你就呆在屋子里,最好别乱跑。”我转身走了几步,回头叮嘱。</p>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尚姐没好气地说。</p>

    下楼的时候,我接到了老杨的电话,让我去酒店一趟。</p>

    “马上就到。”我说完挂断电话。</p>

    等我赶到酒店,发现大家都来了,几个男人在一旁抽烟,何婉茹与杨柳柳在一旁讲话。</p>

    “柳柳,你怎么也来了?”我有些惊讶地问。</p>

    “哼!”杨柳柳冷哼一声,丢来一个白眼。</p>

    我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好好的,这小娘皮发哪门子脾气。</p>

    “陈总,昨晚睡的可好,有没有累着腰?”何婉茹似笑非笑地问。</p>

    “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信么?”我神色讪讪。</p>

    “你觉得我会信么?”何婉茹眼中闪过讥诮。</p>

    “妹的,我就知道,羊肉没吃着,还会惹一身骚。”我悻悻嘀咕。</p>

    “陈言,你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杨柳柳气鼓鼓地说。</p>

    “我真什么都没做,你们不信算了。”我有些赌气地说。</p>

    “行了,陈老弟,你就别解释了,下次做完坏事,记得换条裤子。”老杨凑过来,猥琐地挤了挤眼睛。</p>

    我愕然低下头,才发现裤子虽然干了,但是那儿还有一块印记。</p>

    绕是脸皮奇厚,我还是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次丢人真是丢大了。</p>

    “我现在倒是有几分相信,你什么都没做了。”何婉茹轻笑一声。</p>

    杨柳柳红着脸走过来,隐晦扫了我那儿一眼,低声说:“我那儿有你换洗的衣服,我去给你拿条裤子过来。”</p>

    我心里暖暖的,感觉柳柳小老婆虽然有时爱使小性子,但关键时候,还是心痛我的。</p>

    出了这么大个丑,我也不好意思和大家待在一起,一溜烟躲进客房。</p>

    过了片刻,杨柳柳把我裤子拿来,我换了条裤子,才溜溜达达地出现在大家面前。</p>

    “毛子,阿灿那条线,是不是断了?”我若无其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p>

    “也不能这么说,我查过了,阿灿成了家,有老婆孩子,也许从他家里,能查到什么线索。”毛子抽着烟。</p>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过去,我和你一起去。”我眼中闪过焦急。</p>

    毛子似乎知道我为什么急,弹了弹烟灰,说:”阿灿家里,我已经派人过去保护了。“</p>

    “真是没想到,闫家兄弟居然这么凶残,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老苏感叹。</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