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发生在酒吧的罪恶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二十八章 发生在酒吧的罪恶</p>

    在毛子要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点什么。</p>

    “对了,昨天那个司机,有没有什么进展?”我侧过脸问。</p>

    “问不出什么,那家伙口风很紧,是一块滚刀肉。”毛子有些气闷地回答。</p>

    “靠,陈老弟差点被他害死,你就一点办法没有?”老杨表情鄙视。</p>

    “他答应了赔偿损失,所里那么多眼睛盯着,又不是我的一言堂,能怎么办?”毛子摊了摊手,苦笑着说。</p>

    我理解的拍了拍毛子肩膀,知道他刚上任没多久,根基还不算扎实,在派出所做不到一手遮天。</p>

    毛子走后,我没有心情吃饭,回到房间休息。</p>

    看了一会儿电视,心情总是平静不下来,老是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p>

    “如果那保安,是闫家兄弟的人,那么昨天我与老板娘密谈的那一幕,也许闫家兄弟已经知道了。”我点燃一根烟,靠在床上分析。</p>

    电视里,正在播放警匪片,一声清脆的枪响,女人的额头出现一个弹孔,死不瞑目。</p>

    我惊醒似的回过神,猛地站起身说:“不好,尚姐可能有有危险。”</p>

    我匆匆掐灭烟头,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披上外套,向楼下走去。</p>

    老杨那猥琐老货,不知道去哪鬼混了,我在酒店没看见他。</p>

    我出门拦了一辆出租车,向猫步酒吧奔去,车窗外夜幕降临。</p>

    有了昨天的教训,我一直很警惕开车的司机,不过一路无事。</p>

    现在这个时间,本来是酒吧客源的爆满期,猫步酒吧却关着门。</p>

    我心中那个不好的预感,变得更加强烈了,盯着紧闭的酒吧大门,眼中闪过焦躁。</p>

    “对了,昨天出来的时候,我好像记得,酒吧有个后门。”我眼中一亮,快步向酒吧后面走去。</p>

    后门不知道什么愿意,是虚掩着的,我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推开门。</p>

    门后的走廊,黑漆漆的,里面没有开灯。</p>

    “什么情况,是出意外了,还是进贼了?”我心里有些紧张。</p>

    轻手轻脚,我向着前面摸去,吧台那边传来微弱的灯光,是装饰性的小夜灯,一闪一闪的,看起来有些鬼气。</p>

    我心里有些发毛,不过还是打着胆子,向前面摸去。</p>

    隐隐有人说话,我呼吸一滞,再次放轻脚步,慢吞吞向前面挪去。</p>

    离得近了,我察觉到说话的声音,是从吧台后的小房间中传出的。</p>

    昨天来过,我知道那个房间,是酒吧老板娘的休息室。</p>

    “尚姐,你皮肤真好,水灵灵的,跟小姑娘似的。”</p>

    “唔……唔……”</p>

    男人的调笑声,还有女人挣扎的声音,传入我耳朵。</p>

    我眼皮跳了跳,女人似乎被堵住嘴,那微弱的喊叫,带着惊恐和痛苦。</p>

    “草,果然出事了。”我吞了口唾沫,向小房间那边靠去。</p>

    “尚姐,我劝你不要挣扎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p>

    “唔……”</p>

    “这腿真美,屁股也够大,知不知道,我惦记你很久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唔……唔……”</p>

    我小心地观察着四周,没有在酒吧内,发现其他人。</p>

    小房间内男人的声音,越来越下流,还有悉悉索索,似乎是脱衣服的声音。</p>

    “草,真够骚的,老子这就来安慰安慰你。”男人贱笑着。</p>

    我盯着紧闭的房门,深吸一口气,搬起吧台边的高脚凳,用力砸在小房间的门上。</p>

    房门被砸开,哪怕心里又准备,里面的一幕,还是让我呼吸一滞。</p>

    地上散落着凌乱的衣服,尚姐神色惊恐,嘴上缠着胶带,被脱的只剩内衣,拼命扭着身子挣扎。</p>

    一个穿着短裤的男人,扛着她肉光致致的双腿,正撕扯着她的小内。</p>

    那黑色的蕾丝小丁丁,被扯烂了半边,勉强挂在她臀上,随时会掉落。</p>

    那个男人明显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进来,神色呆愣,还没回过神。</p>

    “去你妹的!”我双手举起高脚凳,用力向他头上砸去。</p>

    “哐当”一下,那个家伙被砸中额头,软软倒在地上。</p>

    尚姐本来眼神绝望,看见这突如其来的转折,一时间有些愣神,连处处肉光的身子,都忘了遮掩。</p>

    施暴的男人,正是穿黑西装的那个保安,他此刻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被打晕了。</p>

    我拿起桌子上的宽胶带,把他手脚缠了个结实。</p>

    “唔唔……”尚姐似乎回过神,挣扎着坐起来,想说什么,可惜嘴被堵住。</p>

    她身上就剩两件内衣,小内还被扯烂了,那黑色的文胸,根本束缚不住,那一对尺寸夸张的大馒头。</p>

    我好不容易,才把目光从她身上挪开,从地上捡起一件衬衣,披在她身上,声音温和地说:“没事了,不会有人再伤害你。”</p>

    见她嘴上还缠着胶带,我伸手帮她撕掉,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p>

    “把手伸过来,我帮你解开。”我又躬着身子,去解她手上的胶带。</p>

    低头的时候,不可避免,看见她露在外面的大腿,那细滑雪白的肌肤,让我喉咙连动了好几下。</p>

    解开她手上的束缚,我站起身,舒了一口气,刚才好险差点出丑。</p>

    “酒吧今天怎么没开业,他是怎么回事?”我尽量将目光,不落在她身上敏感的位置。</p>

    尚姐嘴唇动了动,忽然伸手搂住我脖子,放声大哭起来。</p>

    披在她身上的衬衣滑落,她几乎什么都没穿,紧贴在我身上,不停地大哭。</p>

    我僵在那儿,双手摊在半空,不知道是该搂着她安慰,还是该怎么办。</p>

    “别哭了,你现在安全了,不会有人再欺负你。”我面红耳赤的安慰。</p>

    我不是没经历过女人的小处男,可是尚姐熟媚的身子,对我的吸引力,是致命的。</p>

    所以不可避免,我起了生理反应,双方的身子紧贴着,尚姐立马感受到了,止住哭声,脸红地推开我。</p>

    我心里那个羞愧啊,就别提了,特别是见她盯着我小帐篷,我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p>

    “谢谢你救了我。”尚姐扯过一旁的被单,把自己裹住,红着脸道谢。</p>

    “不用谢,我也是恰好遇到了。”我侧身坐在床边,以此来掩饰自己的难堪。</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