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二十六章 晚上敲我房门的女人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二十六章 晚上敲我房门的女人</p>

    “刚才值班民警打电话,说那司机自首了。”毛子开着车说。</p>

    “草,还真是意外,那家伙自首时,怎么说的?”我挑了挑眉。</p>

    “他坦诚是巧合,出事后他被吓坏了,然后就跑了,现在心里过不去,决定自首。”毛子盯着前方道路回答。</p>

    “妹的,你觉得那家伙的话,有几分可信?”我侧脸看着毛子。</p>

    “如果这一切,真是人为设计的,那闫家兄弟的势力,比我们想的可怕。”毛子缓缓说着。</p>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刚打开车门,就见老杨快步走来。</p>

    这猥琐老货在我胸前捶了一拳,语气关切地问:“听说你出了事,不要紧吧?”</p>

    “运气好,对方连着两次都没得逞,接下来,我不会给他机会了。”我捏紧拳头。</p>

    “你手臂受伤了,不用去医院?”老杨看见我胳膊上的纱布。</p>

    “不用,时间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聊吧。”连接两次遇险,我感觉自己有点累了。</p>

    “你早点休息,我回趟派出所,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告诉你。”毛子拍了怕我肩膀。</p>

    我让老杨,给我开了个房间,这老货挤了挤了眼,问我要不要放松放松。</p>

    “滚,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恨不得天天趴在女人肚皮上?”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p>

    “切,别人不了解,我还不了解,咱们是大哥别说二哥。”老杨不屑地撇了撇嘴。</p>

    我没有理会这老货,把门关上,脱掉鞋子,倒头就睡。</p>

    刚要睡着了,外面传来敲门声,我眼中闪过不耐烦,还是走过去,打开房门。</p>

    见到站在门口,穿着旗袍的少妇,我神色愣了一下,问:“你是阿荀,还是阿珍?”</p>

    门外,身段妖娆的旗袍美女,俏脸红了一下,说:“陈总,我是阿珍。”</p>

    如果是别人,我说不定就拒绝了,可是这对双胞胎少妇,却一直让我心心念念。</p>

    “进来吧。”我侧身让开。</p>

    穿着旗袍的阿珍,有些羞涩地看了我一眼,低着头,走进房间。</p>

    我关上房门,走到床边坐下,语气随意地问:“你喝不喝水,桌子上有杯子。”</p>

    “谢谢,我不喝水。”阿珍与我许久未见,显得有些拘束。</p>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与她说些什么,目光在她旗袍开衩处流连,有些心不在焉。</p>

    “陈总,看你神色疲惫,我帮你按摩一下,解解乏吧?”阿珍小声说。</p>

    “也行。”我盯了她娇媚的脸蛋儿几眼,趴在床上。</p>

    阿珍脱掉高跟鞋,爬到床上,跪坐在我身边,把双手放在我肩上,轻轻捏揉起来。</p>

    我眯着眼睛,享受着阿珍的服务,也不知怎么的,刚才还睡意很浓,现在反而睡不着了。</p>

    “陈总,你胳膊怎么缠着纱布,受伤了吗?”阿珍小心翼翼地问。</p>

    “嗯,一点小伤,不碍事。”我随口回答。</p>

    “要不,你把衣服脱了,我帮你刮痧,活血化瘀。”阿珍声音有些羞涩。</p>

    “刮痧就算了,帮我按摩一下,松松筋骨就好。”我懒洋洋地回答。</p>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阿珍不再说话,专心帮我按摩着,那修长的手指,柔嫩而有力,揉的我十分舒服。</p>

    一股微甜的香味,涌进我的鼻孔,闻起来与酒吧老板娘身上的香味,有些相似。</p>

    “阿珍,你用的什么香水,挺好闻的。”我枕着双臂问。</p>

    “我不用香水的。”阿珍声音羞涩地回答。</p>

    我稍稍偏了一下头,眯着眼睛,打量着阿珍,她身材其实也挺不错的,蜂腰肥臀,是我喜欢的类型。</p>

    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她跪坐在床上,那修身的旗袍,被绷得有些紧,清晰的勾勒出桃臀的轮廓。</p>

    高开衩的旗袍,无法遮盖住她白花花的大腿,那雪白细腻的丰润玉腿,不停挑逗着我的神经。</p>

    迷迷糊糊的,我把她当成了酒吧老板娘,一只手向她大腿摸去。</p>

    肌肤有些凉,非常的细滑,肉乎乎的,摸着很舒服。</p>

    在我的手,撩开她旗袍,抚上她雪白大腿的那一刻,阿珍的身子,轻轻颤了一下。</p>

    我把阿珍幻想成酒吧老板娘,一只手在她大腿上,尽情的游弋着。</p>

    “陈总,你别这样。”阿珍弱弱抗议。</p>

    “腰有些酸痛,帮我也按按吧。”我没有理会她的抗议。</p>

    阿珍轻轻咬了咬牙,双手下移,在我腰间,轻轻按摩着。</p>

    她的手艺,真的很好,没过多久,我感到有一股火热,从我小腹升起。</p>

    我呼吸越来越重,心里燥热的厉害,最后没忍住,勾着阿珍的细腰,把她压在身下。</p>

    “阿珍,我感觉身上有些热,你热不热呀?”我肆虐无忌地,盯着她的俏脸。</p>

    “不热……”阿珍眼神闪躲,害羞的脖子都红了。</p>

    “瞎说,你额头上明明有细汗。”我把脸凑近几分。</p>

    阿珍的睫毛,轻轻颤动,脸上的红晕,向耳后扩散。</p>

    “都热的流汗了,也不知道脱衣服。”我语气戏谑,伸手去解她旗袍的扣儿。</p>

    “我明明就不热。”阿珍羞涩的抗议。</p>

    “脸都热红了,不会是发烧了吧?”我一语双关,调笑着她。</p>

    “陈总,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下流?”阿珍没好气瞪了我一眼。</p>

    “我关心你有没有发烧,怎么就下流了?”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p>

    “我不跟你说了。”阿珍咬着嘴唇,赌气地把俏脸侧到一旁。</p>

    我解开她旗袍的扣儿,盯着瓷器般细滑的肌肤,呼吸急促,低头吻了下去。</p>

    “嗯。”阿珍身子轻颤,难以抑制,发出一声带着鼻音的声儿。</p>

    反应过来后,她俏脸羞红如血,用双手捂住脸。</p>

    我内心的邪火,被彻底点燃,把她想象成酒吧老板娘,有些粗暴的扯开她旗袍,压了上去。</p>

    宽大的双人床,晃荡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停歇下来。</p>

    阿珍目光迷离,死死搂着我,口中无意思的,说着一些梦呓般的话。</p>

    我大汗淋漓,搂着她的身子,长长舒了一口气,被酒吧老板娘勾起的邪火,终于平息了下去。</p>

    “阿珍,谢谢你。”我轻轻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