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二十一章 小县城的狠人狠事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二十一章 小县城的狠人狠事</p>

    “你的意思是说,躺在医院的那个人吗?”我侧脸问。</p>

    “是呀,双腿截肢,全身大面积烧伤,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怖。”何婉茹打了个寒颤。</p>

    “当年,连警察都没找到证据,你们怎么确定,这事就是那两兄弟干的?”我眼中闪过不解。</p>

    “因为那两兄弟,曾经放出过话,而且后来又出过几个案子,受害者无一例外,都是得罪过那两兄弟的人。”苏父替何婉茹回答。</p>

    “还真是无法无天,影响这么坏,这两人怎么没被抓起来?”毛子愤怒地一拍桌子。</p>

    “因为那两人已经成了气候,不仅有人给他们顶罪,他们公司还有专业律师保驾护航。”老杨解释。</p>

    “靠,我怎么感觉,这不像是在说小县城的两个土老板,是在拍港片吗?”我感觉太不可思议了。</p>

    “他们能在老爹进了大牢,没了衙内身份,赤手空拳,创下现在的局面,千万不能小瞧。”老杨语气郑重地交待。</p>

    “是啊,把他们当成一般的土混混的人,现在不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是缺胳膊少腿,远走他乡。”苏父叹了口气。</p>

    我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了,咱也没招谁没惹谁,好好做自己的生意,咋就被这种人物给盯上了呢?</p>

    “那你们说什么办,难道认怂,把金矿让出来?”我扫视了一圈身边的同伴。</p>

    “怎么可能,我老杨嘴里的肉,想让我吐出来,门都没有。”老杨第一个表态。</p>

    “那两个人固然阴毒,可大家齐心协力,也不怕他们。”何婉茹咬了咬牙说。</p>

    “我回去查查以前的档案,不信找不到他们的破绽。”毛子抽着烟。</p>

    我看着身边的伙伴纷纷表态,心中有些欣慰。</p>

    “咱们先别打草惊蛇,那两兄弟躲在背后,撺掇水泉村的人,不敢与我们硬碰硬,说明他们心里也没底。”我缓缓分析。</p>

    “给我一点时间,我回去翻翻以前的案情记录,也许能有所发现。”毛子补充。</p>

    “那大家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该吃吃,该喝喝,不过还是要提高警惕,那两兄弟一贯喜欢使阴招。”老杨做总结。</p>

    议定了对策,大家心里都镇定了许多,老杨招呼服务员上菜。</p>

    酒足饭饱,大家伙手里还有自己的一摊事,便各自散了。</p>

    在何婉茹出门的时候,我追了上去,低声叮嘱:“这段时间,你和柳柳尽量少出门,注意安全。”</p>

    “我知道的,你也是一样。”何婉茹关切地说。</p>

    “喂,我说你们俩,说情话也别当着大家的面啊,要不让我这个老光棍,情何以堪?”老杨表情猥琐。</p>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何婉茹狠狠剜了老杨一眼,踩着高跟鞋走了。</p>

    “陈老弟,要不要去大保健?”老杨贱兮兮凑过来。</p>

    我听到“大保健”三个字,暗自吞了口唾沫,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那对双胞胎少妇。</p>

    “算了,现在没心情,我和毛子一起去派出所,查查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前案情,也许能找什么线索。”我摇了摇头,拒绝了老杨的邀请。</p>

    坐在车内,毛子给我散了一根烟,没急着启动车子,抽着烟问:“这件事情,你是怎么想的?”</p>

    “什么怎么想的?”我一时没理解他的意思。</p>

    “你知道的,那两兄弟既然沾了黑,底子就不可能太干净,我有一些盘外手段。”毛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幽深。</p>

    我愣了一下,心中闪过感动,他说的盘外手段我明白,就是一些不符合程序的手段。</p>

    “算了,事情还没到那步,真这样做,对你影响不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p>

    “大家都是兄弟,若是没有你,我也坐不到现在的位置。”毛子吐了口烟圈。</p>

    “正是因为是兄弟,我才不愿意牵连你,先去查查卷宗,也许能有收获。”我点燃嘴里的烟。</p>

    毛子不再说什么,启动车子,向着派出所开去。</p>

    调阅以前的案件档案,对于毛子这个所长来说,并不算难。</p>

    在档案室内,我和毛子蹲在地上,身边凌乱地散落着一些档案袋。</p>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我手中拿着一沓档案,随看随丢。</p>

    “刚才打电话问过老杨,他说那件案子,是十五年前的事,应该就在这堆文件里。”毛子快速过着手中档案袋。</p>

    “这么多年了,就算有什么线索,估计也被时间淹没了。”我叹了口气。</p>

    “这是他们做的第一个案子,应该会留下破绽,后面的案子,听老杨说,不是有人出来顶罪,就是受害者主动撤案,基本无懈可击。”毛子语气有些气闷。</p>

    “他们的出身,注定对一些官面上的手段门清,这种人物,还真是难对付。”我腿蹲麻了,站起身活动了一下。</p>

    “是啊,一般的衙内,要是老爹倒了,多半是沦为落水狗,他们能逆势而动,创下现在的牌面,确实算个人物。”毛子说完,一拍手中的档案袋,站起身说找到了。</p>

    “快打开看看,当年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语气急促地说。</p>

    毛子拿着档案袋,走到桌边,拆开线头,把里面的文件,倒在桌上。</p>

    我躬着身子,和毛子头碰头,挤在一起,翻看当年的案情。</p>

    “受害者叫董于平,属于最早富起来的那批人,县里的首个百货商场,就是他开起来的。”毛子盯着桌上的案情记录。</p>

    “煤气爆炸,双腿截肢,全身大面积烧伤,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场意外。”我喃喃自语。</p>

    “可是老杨说,董于平被救出来的时候,不停大喊是闫家兄弟害他。”毛子皱着眉头。</p>

    “这个人现在不是还在医院么,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我侧脸问。</p>

    “没用了,刚才在电话里问过,进医院没多久,他就昏迷了,一直没醒过来,成了植物人。”毛子摇着头说。</p>

    “植物人,维持了十五年,这笔天文数字的医疗费,是谁替他付的?”我翻看着案件记录。</p>

    资料上显示,董于平很早就离婚了,没有子女,在他出事后,百货商场也倒闭了,那么谁在替他支付医疗费?</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