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六百一十八章 给雪芬嫂子出气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六百一十八章 给雪芬嫂子出气</p>

    “妹的,你们不是挺牛么,有种别跑啊。”我冲着几个无赖汉的背影,吐了口唾沫。</p>

    那几个家伙跑了,可是受伤的两个倒霉蛋,却被扔在这里。</p>

    “小言,刚才太吓人了,下次可别这么冲动。”雪芬嫂子关切地走过来。</p>

    “我没事儿,你和雪雁先进办公室,我有事问这两个家伙。”我看着雪芬嫂子,语气温和地说。</p>

    “你可别莽撞,现在是咱们占理,伤了人可就不好说了。”雪芬嫂子不放心地说。</p>

    “姐,陈哥有分寸的,我们进去吧。”赵雪雁怯生生走过来,拉了拉她姐衣袖。</p>

    被搬砖拍中的那个家伙,倒在地上哼唧,装出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嘴里不停喊,说他头晕,一定是脑震荡了,要去医院检查。</p>

    “呵,装的还挺像,讹人讹习惯了吧?”我不屑地撇了撇嘴。</p>

    另一个被扇了一耳光,还被踢了一脚的家伙,眼珠子滴溜溜转着,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p>

    我嘴角挂着坏笑,走过去,蹲在他身前,瞅了他的鸡窝头一眼,用玩世不恭的语气说:“还挺新潮的,烫这个发型花了多少钱?”</p>

    对面那家伙,用莫名其妙的眼神,愣愣看着我,明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p>

    我扬手一耳光,打在他脸上,恶声恶气地说:“不说话,就是看不起老子是吧?”</p>

    “没……没花钱,天生就这样。”那家伙捂着脸,差点哭了。</p>

    “你唬鬼呢,瞧那油光闪亮的,明显打过发油。”我反手就是一耳光。</p>

    “不是啊,那是我长时间没洗,真没做过发型,也没打过发油啊。”无赖汉委屈的只想哭。</p>

    “草,难怪老子觉得你臭烘烘,说,为什么不讲卫生?”我说完又打了他一耳光。</p>

    “哥,我错了,我下次一定讲卫生。”无赖汉捂着脸,被我欺负哭了。</p>

    身后传来“扑哧”一声轻笑,赵雪雁解气地说句:“活该!”</p>

    “我问你答,要是回答的不满意,还得挨耳光,知道不?”我恶声恶气地说。</p>

    “知道知道,哥,你尽管问,我保证不隐瞒。”无赖汉如小鸡啄米般点头。</p>

    “名字。”我语气淡淡地问。</p>

    “俺叫牛水根。”无赖汉畏惧地看着我回答。</p>

    “啪!”他话音刚落,脸上再次挨了一耳光。</p>

    “难怪这么牛气,原来是姓牛啊。”我收回手,语气平淡地说。</p>

    “哥,你说好不打我的。”牛水根捂着脸,眼神那叫一个冤枉。</p>

    “刚才手误,接下来你只要老实回答,我保证不打你。”我表情随意。</p>

    牛水根捂着脸,用一副”信你才有鬼“的眼神,看着我。</p>

    “你们过来闹事,是自愿的,还是有人撺掇?”我漫不经心地问。</p>

    牛水根眼神闪躲,没有立刻回答,就迟疑两三秒的功夫,脸上又挨了一耳光。</p>

    “是有人指使的,指使我们闹事的,就是他丁三全的小舅子。”牛水根一指正准备开溜的同伴。</p>

    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见那挨了一板砖的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伙,这时也不躺在地上装脑症荡了,摄手摄脚,正打算开溜。</p>

    “感情你还是个主谋,难怪穿得人模狗样。”我吐了口唾沫,追了上去。</p>

    我第一眼见到那个叫丁三全的无赖汉,就觉得他有些不同。</p>

    别的无赖汉都脏兮兮的,这家伙还人模狗样的穿了一身劣质西服,身上也挺干净的。</p>

    丁三全见自己暴露了,撒丫子就跑,不过没跑出十米远,就被我追了上去,一脚踹倒。</p>

    “别打我,别打我,我就是个办事的,什么都不知道。”丁三全翻滚着哀嚎。</p>

    他估计被我刚才,炮制牛水根的手段,给吓坏了。</p>

    “啧,什么都不知道啊,要不我帮你醒醒脑,也许你能想起什么?”我嘴角挂着坏笑,随手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p>

    “是有大老板瞧上了金矿,故意撺掇我们闹事。”丁三全眼中闪过畏惧,语气急促地说。</p>

    “哪个大老板,详细说说。”我眯了下眼睛,面无表情的问。</p>

    “这个我真不知道,都是我小舅子联系的,我就是个出力跑腿的。”丁三全扯着嗓子解释。</p>

    “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也就是说,你没价值咯?”我蹲了下来,眼中闪过危险光芒。</p>

    丁三全被吓得直发抖,就我刚才的表现,他说不定以为我是暴力狂,神经病呢。</p>

    我手里拿着石头,在地上一下一下磨着,看起来还真有些神经质。</p>

    “我有价值,我可以把我小舅子喊出来,他知道的最多。”丁三全一眨眼,把自己小舅子卖了。</p>

    “行,你现在就约吧,等你小舅子来了,你就可以走了。”我笑嘻嘻地说。</p>

    丁三全一脸纠结,明显是不愿意打电话,见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危险,才磨磨唧唧地掏出手机。</p>

    “那个,这位老板,我那位小舅子油滑得很,如果直接让他过来,他肯定是不愿意来的。”丁三全犹豫着说。</p>

    “那你说怎么办?”我笑眯眯看着他。</p>

    “要不,我把他约到县城,找个小饭馆,就说请他吃饭?”丁三全试探着问。</p>

    “我不管过程,只看结果,总之你小舅子不出面,你是别想走的。”我笑的有些邪气。</p>

    丁三全吞了口唾沫,拿起手机,开始拨号。</p>

    “竹贵,是我,真是晦气,头被打破了,在县医院缝针。”丁三全对着手机说。</p>

    我扯了一根草,叼在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实心里警惕,盯着丁三全打电话,防止这家伙搞鬼。</p>

    “这样吧,你来趟县城,一起吃个饭,顺便把我捎回去。”丁三全说。</p>

    电话的另一边说了什么,我听不清,不过看丁三全挂了电话,脸上隐约有喜色,我知道事情多半是成了。</p>

    搞定了一桩事情,我拍了拍手,站起身。</p>

    “陈哥,你刚才好吓人。”赵雪雁走过来,吐了吐舌头。</p>

    “不是让你在办公室待着么,你出来做什么?”我不满地瞪了她一眼。</p>

    “我……我担心你……”赵雪雁俏脸微红,羞涩地低下头。</p>

    我心中一暖,正准备说话,见到老杨那老货,火急火燎向这边跑来。</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