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五百八十六章 美女区长想要小解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五百八十六章 美女区长想要小解</p>

    “给!”我伸手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舒胜男。</p>

    “太大了,我吃不完,还是一人一半吧。”舒胜男俏脸羞红地说。</p>

    “好。”我没有和她客气,把苹果一分为二,和她一人一半。</p>

    “那天,你怎么也凑巧出现在高速公路上?”舒胜男闲聊着。</p>

    “最近一直在省城,那天正好回来,也就凑巧遇见了。”我轻描淡写的说着。</p>

    “你呢,那天也是从省城回来?”我随意问了句。</p>

    “嗯,去那边开会,结果就出了这事儿。”舒胜男苦笑一声。</p>

    “问你个事儿,上次我们一次吃饭,我打的那个人,你还有印象吗?”我丢掉手中苹果核。</p>

    “有印象啊,他后来找过我几次,说要请客赔罪,我没有理会,怎么了?”舒胜男说完,用好奇的眼神,看着我。</p>

    “没什么,我就是随口一问。”我随意的敷衍过去。</p>

    “那人是张区长的关系,他是不是找你麻烦了?”舒胜男直觉敏锐地问。</p>

    “有点小冲突,不过这事儿,我自己能解决。”我不在意地笑了笑。</p>

    “真的?你可别打肿脸充胖子,那人我听说过,为人很跋扈。”舒胜男关心地看着我。</p>

    “真没事儿,刚才问问,主要是怕他找你麻烦。”我淡笑着解释。</p>

    “给他几个胆,敢谋害国家干部,就算是张区长,就护不住他。”舒胜男柳眉倒竖。</p>

    “嚯,挺霸气的啊。”我扬了扬眉,用调笑的语气说。</p>

    “去,就会开我玩笑。”舒胜男亲呢地打了我一下。</p>

    打完后,她或许是意识到,刚才的语气和动作有问题,俏脸“刷”一下,变得通红。</p>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害羞的样子,给电了一下,呆呆看着她。</p>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舒胜男恼羞成怒,瞪了我一眼。</p>

    我悻悻摸了摸鼻子,不过她刚才的娇羞样子,却是深深映入我脑海。</p>

    病房内一时间,有些沉默,恰好这时,有个秃顶的中年男人,一脸笑眯眯,提着果篮走进来。</p>

    “小舒,恢复的怎么样?”中年男人走过来,语气关切地问。</p>

    “没什么大碍,就是骨折了,张区长,您怎么来了?”舒胜男客气地要坐起来。</p>

    “别,你躺着就好,你是伤号,就别跟我客气了。”张区长笑的跟个弥勒佛似的。</p>

    我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位张区长,在心里琢磨,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p>

    “这位是……你男朋友?”张区长放下果篮,有些迟疑地看着我。</p>

    “张区长,你好。”我大大方方站起来,向对方伸出手。</p>

    “你好你好,年轻有为,小舒的眼光不错。”这位张区长还真是见人就笑。</p>

    “张区长,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工作上的事,就麻烦你多费心了。”舒胜男笑的很客气。</p>

    “这是应该的,你只管安心养伤就行。”张区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在意的挥了挥手。</p>

    我坐在一旁没吱声,默默观察着这位张区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他笑容有些假。</p>

    “那个,小舒啊,和你说个事情,轻纺厂的那块地,之前一直是你在抓,现在你住院了,这件事情不能耽搁,不介意我帮你分担一下吧?”张区长笑眯眯地问。</p>

    我听见这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在心里骂:“卧槽,这么赤果果的明抢,真的好吗?”</p>

    我没有说话,把目光投向舒胜男,想看她怎么应对。</p>

    “张区长,您这话就见外了,您是领导,怎么能用分担两个字呢?”舒胜男愣了一下后,笑着说。</p>

    “我就说嘛,小舒你是最顾全大局的,区里还有些怪话,说你捂着那块地,肯定是不愿意放手的,我当时就拍了桌子,说舒区长不是这样的人。”张区长一张脸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p>

    我看了看舒胜男,又看了看张区长,心里挺不得劲,这特么算什么,被上司抢了利益,还得赔笑脸?</p>

    张区长笑眯眯地寒暄了几句,说了句“小舒你安心养伤”,轻飘飘地走了。</p>

    等张区长的身影,离开病房,舒胜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来,咬着牙齿,骂了句:“这个笑面虎,就知道他没安好心。”</p>

    “话说,你涵养功夫可真好,要是谁抢我的东西,我立马大耳刮子扇过去。”我用话刺激着她。</p>

    “官场不一样,说了你也不懂。”舒胜男轻皱着秀眉。</p>

    “那你打算怎么办,就任由他踩你一脚?”我懒洋洋看着她问。</p>

    “形势比人强,我现在躺在医院里,什么都做不了,能怎么办?”舒胜男苦笑一声。</p>

    “他拿那块地,是不是为了给姓刘的?”我我目光闪烁地问。</p>

    “有可能,那个姓刘的每次找我,说是赔礼道歉,话里话外,总是惦记着那块地。”舒胜男眯了下美目。</p>

    “舒妹妹,你安心养伤,哥哥帮你出口气。”我大大咧咧,拍了拍她的肩膀。</p>

    “你刚才叫我什么?”舒胜男似笑非笑,美目斜睨着我。</p>

    “叫你舒姐姐啊,有什么不对吗?”我眨了眨眼睛,立马改口。</p>

    “算你识相。”舒胜男丢来一个白眼。</p>

    我想事情想的入神,没有注意到,刚才拍她肩膀时,那只手忘了拿下来。</p>

    “陈言,你有只手,是不是放错了地方?”舒胜男如一只危险的小猫儿,眯着眼睛问。</p>

    “啊,不好意思,刚才想事情入神了。”我回过神,有些慌张地把手从她肩膀上收回。</p>

    “对了,我得提醒你,关于那块地的事儿,你别乱来,一切等我出院,再做计较。”舒胜男不放心的叮嘱。</p>

    “等你出院,黄花菜都凉了。”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p>

    “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一个小老百姓,哪里敢管你们这些当官的闲事?”我嬉皮笑脸地说。</p>

    嘴上这样说,我心里已经盘算开了,该如何整治那姓刘的,这王八羔子,居然派人砸我的车,不把他摆出十八个花样,他还真以为我好欺负。</p>

    “陈言,你把便盆递我下,我想要小解。”舒胜男突然面若红霞的说。</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