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四百七十二章 白雅被男友打了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四百七十二章 白雅被男友打了</p>

    电梯内,郑白萍用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着我,调笑问:“陈总,你这么关心白雅,不是有什么想法吧?”</p>

    “老板关心员工,能有什么想法?”我心虚地瞪了她一眼。</p>

    “行了,你就别装了,从进公司起,我就发现,你看白雅的目光,与看别人不一样。”郑白萍抿嘴一笑。</p>

    “你别乱扣帽子,有什么不一样,我看你的目光,才不一样。”我悻悻瞪了她一眼。</p>

    “解释就是掩饰,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一只爱偷鱼的猫儿。”郑白萍捂嘴娇笑。</p>

    我眼中闪过尴尬,伸手在她臀儿上掐了一把,没好气地说:“我要偷也是偷你,谁的味儿能有你腥?”</p>

    “陈总,你是在骂我不检点吗?”郑白萍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泫然欲泣。</p>

    “这都听不懂,当然是在夸你。”我伸手揽住她的腰,把她搂在怀里。</p>

    “陈总,我也就对你这样儿,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你起,我就喜欢你,总是忍不住撩你。”郑白萍羞红了脸说。</p>

    正好这时,电梯门打开,我正准备松开她,刚侧过脸,见到一个俏丽的身影,一脸尴尬地站在电梯门前。</p>

    “我勒个去,怎么又是她?”我看着郑花玲,心里如跑过一万只草泥马。</p>

    “姐,我什么都没看到。”郑花玲羞红了脸,解释一句,低头走进电梯。</p>

    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让我和郑白萍俩儿,更加尴尬了。</p>

    走出电梯,直到后面的电梯门关上,我才悻悻瞪了郑白萍一眼,没好气说:“你妹是故意的吧?每次都掐着点出现。”</p>

    “你才是故意的,每次都被她撞见。”郑白萍同样没好气地回瞪。</p>

    走到车旁,我把车钥匙递给她,说:“我不知道路,还是你来开车吧。”</p>

    郑白萍没与我客气,接过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p>

    二十多分钟后,她把车停在医院门口,先给白雅打了个电话。</p>

    “喂,小雅,你现在在几楼?”郑白萍语气温和地问。</p>

    “好的,我知道了。”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郑白萍轻声说了句,挂断电话。</p>

    “她在几楼?”我坐在一旁,关切地问。</p>

    “她在二楼创伤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难道打的很严重?”郑白萍轻皱着秀眉。 </p>

    “她男朋友不是博士么,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我脑海中浮现出那个低情商的眼镜男。</p>

    “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些人看着老实,其实闷坏。”郑白萍说完,还用水汪汪的美目,瞟了我一眼。</p>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说我呢?”我一脸尴尬地摸了摸鼻子。</p>

    “怎么会,你是不是想多了?”郑白萍捂着小嘴娇笑。</p>

    或许是尺寸大的原因,她每次笑的时候,胸前的一对白兔,都会跟着颤动不停。</p>

    更过分的是,这娘们儿的打底衫,不仅是低领的,还是薄透款,那白兔一颤,风光简直不要太好。</p>

    “这娘们儿,总是变着法子撩拨老子。”我在心里咕哝了一句。</p>

    来到病房,我一眼就看到了白雅,她额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贴着一块纱布,眼眶微红,坐在病床边打点滴。</p>

    看到她憔悴的样子,我心生怜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真不知道她男朋友,怎么能下得了重手。</p>

    “郑姐……”白雅看见我们,委屈地向郑白萍喊了声,眼眶又红了。</p>

    “小雅,怎么回事,那混蛋有病啊,打的这么严重。”郑白萍关切地坐到病床边,检查白雅额头伤口。</p>

    “医生说,可能会留疤。”白雅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p>

    “医生的话,你不能全听,那只是一种可能,也许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我走过去安慰。</p>

    “陈总,您怎么也来了?”白雅有些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p>

    “过来看看,他人呢,不会是你一个人来的医院吧?”我四下张望。</p>

    听见我这话,白雅的眼眶又红了,小嘴抿了抿,似乎又想哭。</p>

    “怎么回事,吵架归吵架,你都受伤了,他还不见人,身为男人,连这点肚量都没有?”我语气有些激愤。</p>

    “他一直都是那样儿。”白雅难过地低下头。</p>

    “小雅,郑姐说句不该说的,好男人多的是,就他那人品,你真不用再迁就她。”郑白萍轻轻摸了下白雅额上纱布,有些心痛地说。</p>

    “我也累了,也想分手,可是我怕家里不同意。”白雅语气难过地说。</p>

    “你家里知道他把你打成这样吗?”我挑了挑眉问。</p>

    “不知道,说了估计也没用,他爸是我爸的领导。”白雅有些难以启齿地说。</p>

    “他爸是当官的?”我皱了皱眉问。</p>

    上次见那眼镜男一脸仇富样儿,我还以为他出身不怎么好。</p>

    “嗯,他爸是我们那边的副县长。”白雅低声说。</p>

    “小雅,你也是的,副县长很了不起啊,凭什么总是要你迁就他。”郑白萍语气愤愤地说。</p>

    “唉,不说他了,郑姐,你说我额头上,会不会留疤啊?”白雅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p>

    “让我看看。”我凑了过去,微微弯下腰,轻轻揭开纱布边缘。</p>

    “应该不会吧,伤口很细,肯定没事的。”我声音温和地安慰。</p>

    离的这么近,我能闻到她身上的幽香,特别是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很能勾动我心弦。</p>

    “谢谢陈总安慰。”白雅低着头,轻声说。</p>

    “这边医生怎么说,要住几天?”我走到对面病床上坐下。</p>

    “医生说观察一下,如果没有头晕恶心的情况,今天就可以出院。”白雅细声细气的回答。</p>

    “那我们等会儿一起走。”我不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医院。</p>

    “陈总,这个样子,我不想去公司。”白雅低着头说。</p>

    “没事儿,批你几天假,什么时候心情好了,什么时候来上班。”我挥了挥手,大肚地说。</p>

    “谢谢陈总。”白雅抬起头,感激地看了我一眼。</p>

    “小雅,你出了院打算去哪,还是回家?”郑白萍关起地问。</p>

    “我不想回家,可也不知道去哪儿。”白雅一脸委屈地说。</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