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三百零七章 又有刁民想害朕?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三百零七章 又有刁民想害朕?</p>

    第二天一早,醒来时,杨婷已经离开,被子还残留着余香。</p>

    我从酒店退房后,接到了徐悦的电话。</p>

    她在电话中,支支吾吾地问:“陈总,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p>

    “为什么这么问?”我心里有些奇怪。</p>

    “今天一早,工商税务消防来了一堆人,这样那样,挑了一堆毛病,最后勒令物流点整改。”徐悦有些气愤地说。</p>

    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这事有些蹊跷,还真像是得罪人的节奏。</p>

    “你别着急,我打个电话问问。”我安抚了徐悦两句。</p>

    挂断电话后,我皱眉思索了一下,给刘珂打了个电话过去,官面上的人物,除了毛子外,我就认识她。</p>

    “陈言,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刘珂语气玩味地问。</p>

    “想你了啊,忽然想听听你的声音。”我油嘴滑舌地说。</p>

    “少来,你在肖霓家的糗事儿,我都知道了。”刘珂没好气地说。</p>

    我疑惑眨了眨眼,摸了摸鼻子,语气有些尴尬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p>

    “那你别管,总之,我心情不爽,十分生气。”刘珂冷哼了几声。</p>

    “姑奶奶,那你想要怎么办?”我有气无力地对着手机问。</p>

    “还没想好,不过从现在起,你不许去见肖霓。”刘珂语气霸道地说。</p>

    “行,不见就不见,你帮我一个忙呗?”我有求于她,自然顺着她语气说。</p>

    “就知道你没事不会找我,说吧,什么事情?”刘珂一副料事如神的语气。</p>

    “也不知是不是得罪了人,物流点那边,今天来了一堆工商税务消防的,被勒令整改了。”我有些不爽地说。</p>

    “有这事?我打电话问问,一会儿给你回过来。”刘珂语气有些疑惑。</p>

    我点燃一根烟,皱眉思索,昨天刚揍了那姓于的一顿,难道是他在捣鬼? </p>

    过了片刻,刘珂回了个电话过来,不等我说话,直接问:“你是不是得罪了于学斌?”</p>

    我眼皮跳了跳,没想到还真是猜中了,试探着问:“那叫于学斌的,是不是一个中年男人,啤酒肚?”</p>

    “就是他,这人你别看他官小,在体制内混了一二十年,交游广阔,是个老油条。”刘珂在电话中说。</p>

    “妈的,我还没去找他麻烦,他反倒先招惹我起来了。”我语气愤愤。</p>

    “怎么回事,你又惹是生非了?”刘珂在那边问。</p>

    “我昨天喝醉酒,进错了包间,他开口就骂,我气不过,揍了他一顿。”我半真半假地说着。</p>

    “你呀,性格总是这么冲动。”刘珂恨铁不成钢地说。</p>

    “那现在怎么办?物流点正是发展初期,耽搁不得啊。”我有些头痛地问。</p>

    “这样,我有个同学,是副区长,你去找找她,这事她能说上话。”刘珂想了一下后说。</p>

    “又是同学,男的女的?不会是肖霓那样的吧,你别坑我,我现在已经够头痛的了。”我有些警惕地问。</p>

    “谁有心情坑你,大学室友,她以前受过我家恩惠,我与她关系还算不错,她会帮你的。”刘珂没好气地说。</p>

    “那就行,一会儿你把联系方式给我,记得先给她打个电话。”我咧了咧嘴说。</p>

    “知道了,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必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需随叫随到。”刘珂语气霸道地说。</p>

    “放心,不管是做饭,还是陪睡,咱一个电话,立马就到。”我笑嘻嘻调戏。</p>

    “呸,谁要你陪睡,真不要脸。”刘珂羞愤骂了一句,挂断电话。</p>

    几分钟后,她发了个短信过来,上面有她那位同学的联系方式,还有姓名。</p>

    “舒胜男,这个名字好有个性,不会是个男人婆吧?”我盯着手机,自然自语。</p>

    正准备上车,徐悦又打了个电话过来,催促说:“陈总,仓库有批货急着要运出去,你搞定没有?超过时间,可是要赔违约金的。”</p>

    “放心,已经有眉目了,保证今天解决。”我大包大揽地说。</p>

    “你这人,真是的,自己的公司,一点都不上心,芳姐都快急哭了。”徐悦在电话中埋怨。</p>

    “别急,我正在处理这事儿。”我有些头痛地咧了咧嘴。</p>

    挂了电话,我坐到车内,把于猪头祖宗十八辈,挨个骂了一个遍,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整死这狗日的。</p>

    我那个物流点,正好在刘珂同学的管辖区内,如果她没晃点我,这事估计不难解决。</p>

    我把车开到区政府门口,停在路边,给舒胜男打了个电话。</p>

    “喂,你好,哪位?”一个磁性的女音,从手机中传出。</p>

    “是舒区长吗?我是刘行长的朋友,她刚才给您打过电话吗?”我试探着问。</p>

    “陈言是吧,刘珂说过你的事儿,不过有些情况,我还得亲自核实一下,你现在方便过来一趟吗?”舒胜男的声音,让人听着很舒服。</p>

    “我现在就在区政府外面,您现在方便吗?”我十分客气地问。</p>

    “那你进来吧,我办公室在二楼左边第一间。”舒胜男说完,挂了电话。</p>

    我在门口登了个记,走进区政府综合楼,站在二楼副区长办公室门外,我轻轻敲了一下门。</p>

    “进来!”温和的磁性声音,从门后传来。</p>

    我轻轻推开门,探头扫了一眼,眼珠子一下愣住了。</p>

    在我的印象中,舒胜男应该是一个打扮古板,表情严肃,留着齐耳短发的干练女人。</p>

    但是,事实完全相反,办公桌后面坐着的,是一个长发飘飘,戴着金丝边眼镜,知性漂亮的时尚少妇。</p>

    “那个,舒区长,你好!”我摸了摸鼻子,陪着笑脸打招呼。</p>

    “陈言?先坐一会儿吧,我把手上文件处理下。”舒胜男抬头看了我一眼,语气温和说。</p>

    我走到沙发边坐下,一等就是二十多分钟,舒胜男依旧处理着文件,没有与我交谈的意思。</p>

    “妹哦,什么意思,这是下马威吗?”我神色悻悻,在心里嘀咕。</p>

    又过了十多分钟,舒胜男才放下手中文件,歉意一笑,说:“抱歉,让你久等了,你能介绍下你物流点的情况么?”</p>

    我心里有些不爽,暗自撇了撇嘴,算是看出来了,别看这女人态度客气,可那都是表象,实际上是个锦里藏针的性格。</p>

    “妈的,能混官场的女人,果然没有一个简单货色。”我在心里嘀咕。</p>

    当然,心里的怨气,我不能表露出来,还是客客气气,把物流点的基本情况,简单叙述了一遍。</p>

    “你的意思是说,是有些部门,在故意找茬?”舒胜男微微皱了下柳叶眉。</p>

    “我不知道,要不,舒区长再派人去核实一下?”我忍了半天,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干脆一摊手,耍起了无赖。</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