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二百五十三章 贱到骨子里的女人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二百五十三章 贱到骨子里的女人</p>

    我站在老榆树下,神色紧张地拨通楚夭夭电话。</p>

    “陈言,你个王八蛋,一直不接电话,是不是想赖账?”楚夭夭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语气不善。</p>

    “谁赖账了?我这几天在乡里,这边信号不好。”我梗着脖子解释。</p>

    “少找借口,我看你就是想逃避。”楚夭夭语气不悦。</p>

    “老子说话算话,你房子看好没有?看好了,我现在就过来。”我说完,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妖艳贱货!”</p>

    楚夭夭听后,语气立马一变,声音柔媚地说:“老公,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人家这几天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呀?”</p>

    “老子想你妹,你个贱货。”我对着手机愤愤骂着。</p>

    “流氓,你要真想我妹,那你来呀,什么姿势都可以哦。”楚夭夭嗲声嗲气地说。</p>

    “草,这个贱女人,真是骚的可以。”我暗自骂一句,心里的邪火,一下子被勾了起来。</p>

    “老公,我今天穿的丁字裤哦,你快来嘛。”楚夭夭诱惑着我。</p>

    “贱货,你等着,老子这就过来教训你。”我吞了口唾沫,挂断电话。</p>

    明知道楚夭夭那贱货,勾我过去,是想让我掏钱买房,可一想起那贱女人骚浪的身体,我就有些忍不住。</p>

    我回到周工小院,打了个招呼,说回市里办点事,过两天来拿方案。</p>

    周工拍着胸保证,说让我放心去忙,他一定把方案做完美。</p>

    赵雪雁听说我要走,眼中闪过不舍,当着她堂姐的面,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是眼巴巴望着我。</p>

    “雪雁,你要是有空,多看下会计方面的书,矿上一开工,就会很忙的。”我语气温和地说。</p>

    “嗯,陈哥,我知道的。”赵雪雁羞涩应了一声,看着我的眼神,柔媚暗藏。</p>

    “这小妮子,真够鲜嫩可口的,不过在周工家里,不好下手啊。”我在心里惋惜一叹。</p>

    雪芬嫂子没说什么,把我送到门外,在我临上车前,轻轻说了句:“路上慢点开,一路顺风。”</p>

    “雪芬嫂子,我会想你的。”我见四周没人,启动车子前,调戏了一句。</p>

    “快滚,油嘴滑舌。”雪芬嫂子俏脸一板,泼辣地骂了句。</p>

    “妹哦,等下次有机会,看我不把你摆出十八般花样儿。”我悻悻嘀咕了一句,启动车子。</p>

    一路风驰电闪,刚把车开到市区,就接到了楚夭夭的电话。</p>

    “老公,你回来了没有,人家等得好心焦。”楚夭夭撒着娇问。</p>

    “老子回来了,贱货,你是不是已经痒的不行?”我故意粗鲁地骂着。</p>

    “是呀,老公,你快来呀,人家等你哦。”楚夭夭语气诱惑。</p>

    “你在哪,老子这就过来。”我呼吸有些急促。</p>

    楚夭夭说了个地址,在挂断电话前,还故意亲了一下。</p>

    “草,这种贱女人,还真是第一次遇见。”我心中有些兴奋。</p>

    把车开到楚夭夭说的小区,我挑了挑眉,本来以为,这个妖艳贱货,会挑一个刚开盘的高档小区,没想到她选了个不起眼的旧家属小院。</p>

    “这个贱货,难道那么好心,会替老子省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钱?”我眼中闪过疑惑。</p>

    车窗被轻轻敲了敲,楚夭夭穿着粉色一字肩裙,打扮娇媚,站在车门外。</p>

    我打开车门,贪婪地盯了她胸前沟壑一眼,让她上车说话。</p>

    “老公,我约好了户主,一会儿他就过来。”楚夭夭上车,顺手带上车门。</p>

    我一只手,毫不客气地放在她大腿上,色眯眯问:“贱货,这几天有没有想我?”</p>

    “想啊,人家做梦都想老公呢。”楚夭夭飞来一个媚眼,嗲嗲地说。</p>

    “信你才怪,不过,她的骚浪样子,好勾人啊。”我在心里嘀咕。</p>

    “老公,你真打算给我买房?”楚夭夭神色娇媚地问。</p>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刚才说想我,我有些不信,要检查一下。”我放在她大腿上的手,探进裙子里,慢慢上滑。</p>

    “老公,你想怎么检查呀?”楚夭夭轻咬着嘴唇,似笑非笑。</p>

    “你这么骚,老子得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偷人。”我呼吸急促,俯身把她压在座位上。</p>

    清脆的啪啪声,在车内回荡,还夹杂着女人娇媚的喘息。</p>

    “老公,你轻一点打,很痛的。”楚夭夭如小狗般,匍匐在座位上。</p>

    “贱货,你老实交待,有没有找野男人?”我喘着粗气,动作凶猛。</p>

    “没有,人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楚夭夭鼻息咻咻地回答。</p>

    “你随便起来不是人。”我嘴里怒骂着,一双手更是忙碌。</p>

    “老公,要不你和唐瑾离婚吧,我保证把你伺候的好好的。”楚夭夭**着提议。</p>

    “你想得美,你这么贱,谁敢娶你。”我惩罚性地拍了下雪白的臀。</p>

    “老公,你嘴上说我贱,但你已经迷上了我的身体,对么?”楚夭夭自恋地说。</p>

    “草,你这个贱货,还真够不要脸的。”我加大惩罚力度。</p>

    “老公,你好厉害呀,人家都被你征服了。”楚夭夭把脸埋在臂弯,语气娇媚。</p>

    我热血上涌,被这贱货捧得飘飘然,驰骋着烈马,一直奔到草原尽头。</p>

    舒爽过后,我一脸惬意,躺在椅背上,嘴里叼着一根烟。</p>

    楚夭夭整理着凌乱的连衣裙,俏脸残留着潮红,还夹杂着一丝满足。</p>

    “老公,是不是感觉与我做,比与唐瑾做,舒服多了?”楚夭夭娇媚地问。</p>

    “你神经病啊,唐瑾招你惹你了?”我皱眉训斥。</p>

    “她这段日子,在学校可得意着呢,有什么了不起的,她男人还不是被我玩了。”楚夭夭语气得意。</p>

    “草,你个贱货,嘴怎么那么贱?”我肺都要气炸了。</p>

    楚夭夭不等我发作,扑倒我怀里,扭了扭身子,娇媚地说:“老公,开个玩笑啦,你别生气哦。”</p>

    我确实没精力与这贱女人生气,这个女人的贱,与她的骚,仿佛已经印入骨子里。</p>

    这时,一辆黑色丰田,开进小区院内,在一旁停下。</p>

    车门打开,一个秃顶啤酒肚的中年男人,从车内走了下来。</p>

    “老公,他就是房主,我们下车吧。”楚夭夭开口说。</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