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被留宿她家了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二百三十九章我被留宿她家了</p>

    周工喝醉了,匍匐在桌子上面,嚎啕大哭。</p>

    他说自己没用,老周家就他一根独苗,眼瞅着就要绝后了。</p>

    我半醉未醉,看着这一幕,心里那个尴尬啊,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劝解。</p>

    老杨在桌子上,与周工拼了不少酒,也是醉醺醺的。</p>

    他摇摇晃晃,走了过去,拍了拍周工肩膀,醉言醉语地说:“老周,你哭个毛线,小陈老弟就坐在这儿,让你老婆找他借种,一准生个清华北大的料子。”</p>

    我正喝着茶,差点一口水呛死,急促咳嗽了几声,瞪着老杨说:“老货,你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把你当哑巴。”</p>

    周工突然抬起头,定定看着我,那直勾勾的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坐立不安。</p>

    “对呀,陈老弟,你基因好,我中意你。”周工醉眼朦胧地说。</p>

    “草,老子不中意你啊。”我摸了摸鼻子,在心里骂了句。</p>

    “老周,不是我说你,找什么大学生借种,那狗屁大学生,给我小陈老弟提鞋都不配。”老杨满嘴胡话。</p>

    “够了,老杨,你少说两句会死啊?”我尴尬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p>

    两个醉鬼,凑在一起胡言乱语,赵雪芬黑着一张俏脸,走了过来,一把推开老杨,骂道:“灌了几杯马尿,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p>

    “你别管我,我和陈老弟一见如故,继续喝。”周工醉醺醺喊着。</p>

    我用手使劲搓着鼻子,心里别提多不自在了,都不敢看雪芬嫂子。</p>

    “老周,你老婆要好好调教,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老杨在一旁说着醉话。</p>

    我见雪芬嫂子脸都气红了,赶紧走过去,一把扶住老杨肩膀,把他拉到一旁,低声训斥:“老杨,你喝多了就去睡一会儿,别乱说话。”</p>

    “我没喝多,还能再喝。”老杨挥舞着手臂。</p>

    “败家娘们儿一边去,别打扰我们喝酒。”周工也脸红脖子粗地嚷嚷。</p>

    “你还嫌不够丢人啊,滚回房里睡觉去。”雪芬嫂子拉扯着周工。</p>

    “没什么丢人的,绝后才丢人,我老周家不能绝后。”周工脚步踉跄,含糊喊着。</p>

    雪芬嫂子一声不吭,把老周往房里扯去,嘴唇都快咬出血。</p>

    我扶着站都站不稳的老杨,把他扶到院子内的躺椅上,这老货咕哝了几句醉话,睡着了。</p>

    院子里面,总算清静下来,我舒了口长气,抹了把额头细汗。</p>

    雪芬嫂子那边,再把周工扶进房间后,黑着一张俏脸,走了出来。</p>

    我被嫂子盯着看,浑身不自在,心虚地把眼睛撇向一旁。</p>

    雪芬嫂子倒是走了过来,就站在一旁看着我,也不说话。</p>

    “那个,雪芬嫂子,我一喝了酒,记忆力就差,一觉醒来,什么都记不住的。”我摸了摸鼻子,掩饰地说。</p>

    “不记得最好,你还算有点人样儿,不像有些人,喝了几杯酒,人都不当了。”雪芬嫂子泼辣地说。</p>

    “老杨也就是开个玩笑,他这人心不坏的。”我讪讪说着。</p>

    这时,外面穿来敲门声,雪芬嫂子瞪了我一眼,走过去开门。</p>

    我盯着她的背影,见她走路的时候,那小细腰,扭的真叫一个风流。</p>

    “可惜了这么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副风流身段。”我砸吧了一下嘴。</p>

    其实,嘴上说着可惜,我心里真有些痒了,她要真是个风骚性格,咱还未必稀罕。</p>

    可是,就这么一副风流身段,配上了贞洁烈女的性格,是个男人,都想退去她的壳,看看里面的果肉。</p>

    门被打开,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学生仔,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一本书。</p>

    “雪芬姐,我这次回来,给你带了一本书,你可以打发时间看看。”学生仔有些脸红地说。</p>

    “不看,每天家务都忙不完,哪有时间看书。”雪芬嫂子没好气地说。</p>

    “那个,书我放这了,走了啊。”学生仔神色尴尬,走进堂屋,把书放在桌子上,悻悻离开。</p>

    雪芬嫂子嘀咕了一句,随手掩上大门。</p>

    隔得太远,我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心里有些好奇,那个学生仔,送了她一本什么样的书。</p>

    雪芬嫂子从桌边走过时,顺手拿起桌上的那本书,随手翻了翻,明显没什么兴趣。</p>

    “雪芬嫂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书?”我伸长了脖子,好奇地问。</p>

    “好像叫《廊桥遗梦》,不知道写的什么。”雪芬嫂子语气随意地说。</p>

    “噗!”我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p>

    “你笑什么,这书有什么奇怪吗?”雪芬嫂子一脸疑惑。</p>

    “那个,嫂子,我听说过这书,貌似讲已婚妇女出轨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p>

    “啊!”雪芬嫂子惊呼一声,仿佛烫手山芋般,把手里的书远远丢开,俏脸鲜红。</p>

    “没想到那学生仔,倒蛮有鬼心思的。”我强忍着笑,在心里嘀咕。</p>

    “书读的越多,花花肠子也越多。”雪芬嫂子瞪了这边一眼,把怒气发泄在我身上。</p>

    “草,又不是老子送你的书。”我摸了摸鼻子,一脸冤枉。</p>

    下午三四点左右,两个睡得死沉的醉鬼,总算是醒了。</p>

    瞧两人的样子,似乎对于醉酒后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全不记得了。</p>

    老杨还厚着脸皮,找雪芬嫂子讨水喝,结果换来一个大白眼。</p>

    我本来是过来谈正事的,现在见两个醉鬼清醒了,赶紧把他们那到桌边,继续聊金矿的事儿。</p>

    “陈老弟,我知道你心急,可具体的规划方案,要等我实地去那边考察后,才能拿出来啊。”周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p>

    “我开车过来了,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我急吼吼地问。</p>

    “今天不早了,而且实地勘测,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了,陈老弟,你还是在我这住几天吧。”周工认真地解释着。</p>

    “对,陈老弟,你就在这住下,有老周帮忙,方案不是问题。”老杨贱兮兮笑着。</p>

    我眼神狐疑,打量着周工,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心里又在打“借种”的心思。</p>

    周工脸上看不出什么,我犹豫了一下,神色勉强地答应下来。</p>

    “陈老弟,人才我引荐给你了,我就不在这碍手碍脚了,晚上还有活动。”老杨猥琐一笑,递过来一个“你懂的”眼神。</p>

    “草,这个老货,能有狗屁活动,总不是勾搭上哪家饥渴妇女。”我在心里嘀咕。</p>

    送走老杨,我回到周工家院子,看见雪芬嫂子的眼神,心里有些不自在。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