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一百五十九章婶子,算你狠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一百五十九章婶子,算你狠</p>

    “老杨头,从今天起,把酒给戒了,你家的事情,陈言已经给你解决了。”小月婶语气霸道地说。</p>

    老杨头宿醉刚醒,用手揉了揉眼睛,眼睛眨巴眨巴地,呆呆看着我,木愣问:“什么解决了,陈言不是去城里当上门女婿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p>

    我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一拳捶在他脸上,这个老杨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p>

    “闭嘴,上门女婿怎么了,人家有本事,能一个电话打到乡长那里,老娘要是年轻十岁,都要找个这样的男人。”小月婶泼辣地叉着腰,伸手指着老杨头数落。</p>

    “是啊,爸,刚才来了很多坏人,都是小言哥赶跑的。”雪妮在一旁帮腔。</p>

    老杨头愣住了,上上下下瞅着我,语气似乎有些难以置信,“赵剥皮那狗日的又来了,还被你赶跑了?”</p>

    我真被这老货给气到了,小时候见他还是挺灵光的一个人,咋上了年纪,脑子有些迷糊了?</p>

    “不是陈言赶跑的,难道是你在梦里赶跑的?你能不能出息点,雪妮都跟着你遭罪。”小月婶一点都不给老杨头留面子。</p>

    老杨头总算醒过神来,眨了眨眼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他们抢我山的事,乡长真的过问了?”</p>

    “对,没错,你个老货赶紧去洗把脸,想着怎么感谢人家陈言。”小月婶狠狠丢了一个大白眼。</p>

    老杨头一下子高兴的跳起来,连连道谢,伸着一双手,就要过来与我握手,我嫌他邋遢,让他赶紧去洗把脸,说有事找他帮忙。</p>

    老杨头屁颠屁颠跑去洗脸了,那滑稽的样子,让人又好气又好笑。</p>

    “唉,雪妮摊上这么一个爹,真是命苦。”小月婶叹了口气。</p>

    “爸以前不是这样的,挺能干的。”雪妮小声为父亲辩解。</p>

    过了片刻,老杨头脸上挂着水珠,一脸讨好地凑过来,问我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就算上刀山,下油锅,他也没二话。</p>

    “上什么刀山,就让你去抓几只雪凤。”我没好气地说。</p>

    “这个简单,你等着,最多半个小时,我就回来。”老杨头转身拿了工具,屁颠屁颠,向外跑了。</p>

    我无聊地找了把椅子坐下,与小月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p>

    这个俏寡妇,聊不到三句,就把话题往男女那事带,我见雪妮还在旁边站着呢,无奈瞪了她一眼,干脆不理会她,转身与雪妮闲扯。</p>

    “小言哥,你说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雪妮好奇地问。</p>

    我愣了一下,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摸了摸鼻子,说:“等那天有空,我带你去外面看看。”</p>

    “真的吗,那太好了。”雪妮一脸雀跃。</p>

    我盯着雪妮清丽的脸庞,在心里叹了口气,老天给了她美丽的容貌,却又舍不得给她一双发现美的眼睛。</p>

    没过多久,老杨头提着一个蛇皮袋,满脸笑容回来了。</p>

    “今天运气好,直接端了一个窝,大的小的好几只呢。”老杨头得意说着。</p>

    我见那蛇皮袋鼓囊囊的,估计最少装了四只雪凤,掏出钱夹子,点了一千塞给他,说:“我赶着回去做中饭,就不和你客气,这钱你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着。”</p>

    老杨头触电般缩回手,连连摇手,说:“这怎么行,不能收钱的,我还欠你一个大人情呢。”</p>

    “行了,你看雪妮瘦成什么样儿了,别推了,我走了啊。”我不容拒绝,提着蛇皮袋,转身就走。</p>

    “陈言,走那么快干嘛,等等婶子。”小月婶快步追了过来。</p>

    “小言哥,谢谢你。”身后传来雪妮的清脆声音。</p>

    我举起手臂摇了摇,提着蛇皮袋,向着山下走去,蛇皮袋里装的几只雪凤,还胡乱踢腾着。</p>

    “陈言,出手那么豪气,看来是发财了?”小月婶在身旁八卦的问。</p>

    “婶子,我说你能不能别那么八卦?”我无奈瞪了她一眼。</p>

    “你不八卦,看见老娘那些内衣,恨不得把眼珠子瞪出来,心里还不知泛什么龌龊念头呢。”小月婶泼辣回瞪。</p>

    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感觉和这俏寡妇斗嘴,是自找亏吃,于是闭嘴不言。</p>

    我不说话,不代表别人也不说,俏寡妇眼珠子一转,又问:“你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雪妮了?”</p>

    我措不及防,差点一口气憋死,没好气反问:“我是那种见女人就想上的种猪?”</p>

    “你不是种猪。”小月婶连连摇头,还没等我顺过气儿,马上丢出一句,“你是种驴来着。“</p>

    我心里那个气啊,恨不得伸手把这婆娘掐死,赌气般加快脚步,不再理她。</p>

    “陈言,雪凤可是大补的野味,你媳妇晚上要是吃不消,记得来找婶子。”身后传来小月婶咯咯娇笑。</p>

    我黑着一张脸,几乎小跑般向前走着,感觉招惹了这位俏寡妇,是一个错误到极点的行为。</p>

    气喘吁吁,站在家门口的时候,我额头已经挂了一层细汗。</p>

    老妈已经回来了,正坐在院子里择菜,唐瑾坐在一旁打下手。</p>

    “姐夫,你去哪儿了,怎么满头大汗的?”唐萌萌扑闪着眼睛,好奇地问。</p>

    “去找野味了,一会儿别吞掉舌头。”我提了提手中蛇皮袋,神秘一笑。</p>

    “切,故作神秘。”唐萌萌不屑撇了撇嘴,接着,又是一惊,“啊呀,袋子还在动,不会是蛇吧?”</p>

    “你猜!”我神秘一笑。</p>

    小姨子盯着动来动去的蛇皮袋,花容失色,害怕地后退几步。</p>

    一直关注着这边的唐瑾,美目闪过惧色,忧心忡忡说:“陈言,真的是蛇啊?那我们可不吃。”</p>

    “放心吧,不是蛇,袋子里装的是雪凤。”我笑着说。</p>

    “什么是雪凤?”小姨子眨巴着眼睛问。</p>

    “就是一种白色山鸡,陈言,把袋子给我,妈去把这几只雪凤毛退了。”老妈擦了擦手,站起来说。</p>

    我把蛇皮袋交给老妈,走过去坐在小板凳上,帮着唐瑾择菜。</p>

    “陈言,一会儿把小月婶叫过来吃饭,昨晚给人家添麻烦了。”唐瑾语气随意说。</p>

    我拿着菜的手一抖,牵强笑了笑,说:“好的,我一会儿就去叫。”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