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一百五十八章不小心,又装了个逼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一百五十八章不小心,又装了个逼</p>

    赵剥皮心痛地看了儿子一眼,狠狠瞪着我,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p>

    “赵支书,像这种无赖,就该送进监狱去教育。”胖子钱总昂着脑袋,语气装逼。</p>

    “死肥猪,你再瞎逼逼一句,老子把你猪头打肿。”我眯着眼睛,威胁那死胖子。</p>

    胖子钱总脸色的肥肉,颤动了一下,小眼睛闪过狠毒,却没有再说话。</p>

    “陈言,趁警察没过来,你赶紧跑。”小月婶一脸担忧,关切地出主意。</p>

    “跑什么,以为就他能打电话?”我不屑地笑了笑,拿出手机,拨出号码。</p>

    “喂,吕乡长,是我啊,你现在忙不忙?”我冷笑盯着赵剥皮。</p>

    赵剥皮本来打了110,正在颠倒黑白,添油加醋的报假案,听见“吕乡长”三个字,手臂一滞,剩下的话,被卡在喉咙中。</p>

    “陈老弟,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老吕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p>

    “也没什么事,就是遇见一件小事,觉得有必要向吕乡长反应一下。”我冷眼扫了对面几人一眼。</p>

    “什么吕乡长,叫吕老哥,遇到什么事,你说吧,我听着。”老吕笑呵呵地说。</p>

    我也没和老吕客气,直接把赵家父子,伙同本村无赖,巧取豪夺的事儿,简要讲述了一遍。</p>

    “就这事儿?正好我新官上任,想找个机会立威,感谢陈老弟给机会。”老吕十分客气地说。</p>

    我笑着寒暄了几句,挂断电话,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扫视着赵剥皮。</p>

    “看什么看,你以为打个假电话,胡乱吹几句,就能吓唬住老子?你等着,你陈家的好日子,还在后头。”赵剥皮色厉内荏。</p>

    “陈言,你不赶紧跑,怎么把城里人吹牛那套学会了。”小月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p>

    我瞥了小月婶一眼,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同时,也有一些小感动,这俏寡妇倒是挺替自己着急的。</p>

    不到半分钟,赵剥皮的手机,忽然响起,他拿起来一看,脸色就是一变。</p>

    犹豫了一下,他凝重瞥了我一眼,接通电话,放在耳边,还没有说两句,脸色一下子变得死灰。</p>

    “不是,吕乡长,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那样的。”赵剥皮满脸惶急,额头不停冒汗。</p>

    “喂,吕乡长,喂……喂……”赵剥皮颓然放下手机,脸上如开了染料铺,各种颜色,变换不停。</p>

    “爸,你不是认识派出所王叔嘛,给他打电话,把那混蛋抓起来。”龅牙仔惨嚎着,凑到自己老爹身旁。</p>

    “闭嘴!”赵剥皮打了儿子一耳光,脸色铁青。</p>

    龅牙仔傻了,他张大嘴巴,呆呆看着自己老爹,连骨折的手腕,都忘了喊痛。</p>

    小月婶脸上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儿去,同样是一脸惊诧,微张着性感小嘴,呆呆看着我。</p>

    赵剥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些讨好地看着我,小翼说:“陈老弟,这就是一个误会,能不能麻烦你,向吕乡长解释一下?”</p>

    “误会吗,我怎么不觉得?”我抱着双臂,一脸冷笑。</p>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真的是误会,你放心,我们会给老杨头补偿的,也少不了你那份。”赵剥皮小意讨好着。</p>

    “你用不着对我说这些,行了,没什么事,你们可以滚了。”我不屑地挥了挥手,仿佛在赶几只烦人苍蝇。</p>

    赵剥皮脸色变了又变,最后不甘地咬了咬牙,转身就走。</p>

    路过黑蛋身边时,他泄愤般抬起一脚,踹在对方小腿上,愤愤说:“都是你惹的祸,老子不好过,也不会放过你。”</p>

    黑蛋如被主人踢了一脚的狗,“汪”的痛呼一声,满脸委屈,偷偷看了我一眼,眼神又敬又畏,夹着尾巴,灰溜溜滚了。</p>

    胖子钱总昂着鼻孔,还想说两句场面话,被我瞪了一眼,神色悻悻,转身去追赵剥皮。</p>

    “爸,你等等我啊,我手腕骨折了。”龅牙仔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惨叫一声,狼狈追了过去。</p>

    几只讨人厌的苍蝇走了,这边一下子清静下来,我刚转过身,见小月婶的俏脸,近在咫尺,吓了一跳。</p>

    “离我那么近干嘛,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不满地咕哝。 </p>

    “婶子得好好看看,你是不是和陈言长的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人。”小月婶仔细瞅着我。</p>

    “你想象力真丰富。”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p>

    “陈言,你快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乡长的?”小月婶一脸八卦。</p>

    “乡长了不起啊,老子还扳倒过副县长呢。”我在心里咕哝了一句。</p>

    “陈言,婶子越来越喜欢你了。”小月婶眼中闪过媚意,压低了声音说。</p>

    我受惊般后退几步,这里还有外人呢,这俏寡妇还真是什么都敢说。</p>

    小月婶见我狼狈的样子,忽然咯咯笑了,笑得花枝乱颤,丰硕饱满的胸脯,惹人遐思。</p>

    “小月婶,刚才是小言哥哥在帮我们吗?”脆生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p>

    我转过身,见雪妮拿着盲杖,俏生生站在一旁,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却是毫无神采。</p>

    “对啊,雪妮,你得谢谢你小言哥,今天要不是他在,你们还不知怎么被欺负呢。”小月婶走过去握住雪妮小手。</p>

    “小言哥,谢谢你,从小你就对我很好。”雪妮有些羞涩地道谢。</p>

    我尴尬摸了摸鼻子,说了句不用谢,小时候讨好雪妮,那是惦记她家的雪凤吃,否则我才不愿意和一个鼻涕丫头玩呢。</p>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当年瞧不上眼的鼻涕丫头,一转眼出落成大美女了。</p>

    如果不是她眼睛看不见,追她的小伙子,估计能排到县城。</p>

    正寒暄着,睡在破旧躺椅上的老杨头,迷迷糊糊睁开眼,眼神浑浊,眼角还挂着眼屎,如梦游般站了起来。</p>

    “老杨头,不是我说你,雪妮眼睛看不见,你怎么能一天到晚抱着酒瓶子不放。”小月婶板着俏脸数落着。</p>

    “我能怎么办,包的山没了,告状也没人理会,还不如醉死算了。”老杨头一脸颓废。</p>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杨家落到如今地步,老杨头的软弱可欺,也是一个原因。</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