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一百四十六章婶子房里的尴尬一幕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一百四十六章婶子房里的尴尬一幕</p>

    吃完饭后,唐瑾偷偷摸摸,把我拉到一边。</p>

    我心里有些激动,盯着她傲人的身段,浮想联翩,心想,难道是商量晚上睡觉的事?</p>

    “陈言,你开车过来了么,我和萌萌想去县城洗个沐浴澡。”唐瑾有些脸红地说。</p>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事,咱家条件有限,洗澡都是用盆冲一下,城里过来的老婆和小姨子,多半不习惯这样。</p>

    “我车借给朋友了,要不这样,开小卖铺的小月婶家里有热水器,我带你们过去她家洗。”我想了一下后回答。</p>

    “去别人家里洗澡,这不太好吧?”唐瑾脸色露出犹豫。</p>

    “也没什么不合适的,小月婶是寡妇,家里就她一人,乡里乡亲的,大家关系都还不错。”我温声解释。</p>

    小月婶与我家隔的不远,别看她说话放浪,其实,在村里这些年,也没见她公然与谁勾搭过,无非是一些闲婆娘在背后嚼舌头。</p>

    “那行吧,我去把萌萌叫过来。”唐瑾犹豫着点了点头。</p>

    唐萌萌走过来的时候,估计还在生我的气,故意板着一张小脸,也不与我说话。</p>

    我也懒得和一个小丫头片子计较,相比以前她对我翻白眼撇嘴巴的态度,现在已经算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了。</p>

    小月婶家的条件,算是我们村数一数二的,她男人以前是跑运输的,后来出车祸死了,不过留下不少积蓄,她也没小孩,一个人过得也挺滋润。</p>

    我们过去的时候,小月婶刚吃过饭,正在收拾碗筷,见到我眼中明显闪过意外。</p>

    “婶子,借你家热水器用一下,我媳妇她们想洗个澡。”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p>

    “嗨,多大个事,洗手间在后面,来,我带你们过去。”小月婶热情笑着。</p>

    “给您添麻烦了。”唐瑾一脸客气地笑着。</p>

    “城里女娃,说话就是客气,别拘束,到了婶子家,就跟到了自己家一样。”小月婶笑吟吟打量着唐瑾。</p>

    唐萌萌扮演着乖乖女,扑闪着一双萌萌哒的大眼,老老实实,跟在姐姐身后。</p>

    “啧,瞧你们两姐妹的皮肤,真是水灵啊,城里人就是会保养。”小月婶羡慕地说。</p>

    “婶子,你皮肤也不差啊,光泽又有弹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今年二十多岁呢。”我笑嘻嘻拍马屁。</p>

    “就你油嘴滑舌,在城里混了这些年,好的没学会,坏的学了不少。”小月婶貌似责怪,眼里却是喜滋滋。</p>

    我偷偷打量着小月婶,这位俏寡妇都快四十了,可脸蛋漂亮,身段也好,皮肤更是没话说,看起来与二十几岁的女人,还真没多大区别。</p>

    而且,与村里那些闲婆娘不同,小月婶很会打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农村人。</p>

    小月婶把唐瑾姐妹俩,带到后面洗手间,把灯打开,简单介绍了一下杂物架位置,笑着说:“婶子家里,一般也没外人来,你们就放心洗吧。”</p>

    “谢谢小月婶。”唐萌萌笑眯眯,扑闪着月牙儿眼,一脸乖巧可爱。</p>

    “谢啥子,小姑娘生的可真俊,跟个小仙女似的。”小月婶赞叹。</p>

    帮唐家两姐妹关上洗手间门,小月婶笑吟吟看着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说:“女孩家洗澡,不比老爷们儿,婶子房里有电视,你边看边等她们吧。”</p>

    “那行,婶子,我这人自来熟,你不用招呼我。”我一脸客气说。</p>

    “啧,去城里混了几年,确实变了,说话都大方了许多。”小月婶打量了我几眼,一扭风流小腰,继续去收拾碗筷了。</p>

    我溜溜达达,走进小月婶房间,家具齐全,布置的挺温馨的,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p>

    我走到床边,随手拿起丢在床上的遥控器,准备看会儿电视,忽然目光一凝,眼神变得古怪起来。</p>

    就在遥控器旁边,还随意丢着一个东西,圆头圆脑,后面还连着一根线,这玩意儿我太眼熟了,每次看日本教育片,女主角都要用到它。</p>

    我呼吸顿时急促起来,有些心虚瞥了门口一眼,没想到小月婶,把这种私密玩意儿,也随意丢在床上。</p>

    飞快扫了周围一眼,我一把扯过床头的毛毯,打算把那玩意儿盖住,免得一会儿小月婶进来,彼此太尴尬。</p>

    可毯子扯过来,那小东西是被盖住了,却又露出床头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p>

    盯着那些色彩鲜艳,款式薄透性感,还带着各种蕾丝边的内衣,我鼻血都差点流出来。</p>

    “我勒个去,小月婶真敢穿啊,城里姑娘胆子都没她大。”我瞪大了眼,在心里感概。</p>

    正手忙脚乱,打算把那些性感内衣盖住,小月婶端着一盘水果,俏生生走了进来。</p>

    “陈言,快点过来吃水……果……”小月婶的声音,戈然而止。</p>

    我提着毛毯的那只手,僵在半空中,脸刷一下红了,心里那个尴尬啊,就别提了。</p>

    小月婶呆呆看着床头的花花绿绿,连果盘中的一个苹果,滚落在地上都不知道。</p>

    本来被盖住的跳蛋,因为我提起毛毯,也重新露了出来。</p>

    “陈言,你……”小月婶身体僵硬,脸色涨红如虾。</p>

    把果盘放在一旁,她俏脸上的表情,如变色龙般,就这一会儿功夫,已经变了好几种。</p>

    “意外,小月婶,这就是个意外。”我满脸尴尬,支支吾吾解释。</p>

    小月婶羞愤走过来,一把夺过我手中毛毯,盖在床头那堆性感内衣上,愤愤说:“你怎么能乱翻婶子东西?”</p>

    我心里那个尴尬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又有一些不服气,心里埋怨,要不是你乱丢东西,至于发生这尴尬一幕么?</p>

    随后,小月婶又看见那圆乎乎跳蛋,连脖子都红透了,一把抢了过来,飞速塞进床头柜中。</p>

    我傻鸟般站在那儿,喉咙动了两下,嗓子眼仿佛被堵住一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p>

    “婶子警告你,敢出去乱嚼舌头,我就剪了你那玩意儿。”小月婶彪悍地威胁。</p>

    她不只是空口白话地威胁,在说这话的同时,两根手指,已经比划了个剪刀的手势,用夜叉探海式,直奔我下三路。</p>

    我还在发呆,一时间忘了躲避,然后那擎天一柱,就被剪刀手给剪住了。</p>

    我愣住了,小月婶同样愣住了,尴尬再次升级。</p>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