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一百三十五章总有刁民想害朕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一百三十五章总有刁民想害朕</p>

    在毛子找来肖像专家,对那名死去的记者,进行肖像还原后。</p>

    在内网数据库一对比,终于发现了那名记者身份。</p>

    感情,那名暗访的记者,根本就不是我们省的人,而是来自京城的,一名新华社实习记者。</p>

    一名新华社记者,在我们这穷山洼被杀了,这无疑是一石惊起千层浪。</p>

    刘长河的审讯,被迫终止,毛子立刻向上级领导请示,并且立刻与新华社联系。</p>

    估计刘长河自己都没想到,被误杀的那名记者,会有这么大来头。</p>

    在他被带出审讯室的时候,我特意带着樱桃姐,与他见了一面。</p>

    樱桃姐明显有些畏惧刘长河,躲在我身后,不敢与他面对面。</p>

    “樱桃姐,他现在就是没了牙的癞皮狗,你有仇有怨,今天就报了,否则,以后就没机会了。”我回身对樱桃姐说。</p>

    樱桃姐如一只柔弱的小白兔,怯生生看着我,见我向她点了点头,表示鼓励后,深吸一口,走到刘长河对面。</p>

    “啪!”樱桃姐挥手一耳光,打在刘长河脸上。</p>

    “刘长河,你欺负我这么些年,没想到会有今天吧,活该!”樱桃姐用解恨的语气说着。</p>

    刘长河目光涣散,如一个傻子般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p>

    “走吧,樱桃姐,他已经没了魂,就剩一副躯壳了。”我拉着樱桃姐的手,向外面走去。</p>

    站在一棵树下面,樱桃姐忽然侧身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肩上,大声哭泣。</p>

    我身子僵了下,缓缓伸手抱住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语气温和说:“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姐,明天会更好的。”</p>

    “小言,姐真的很感激你,是你让姐获得了新生。”樱桃姐哽咽着说。</p>

    我轻轻拥抱着樱桃姐,她是我孩提时的美好幻想,生活给了她太多磨难,不过,一切都雨过天晴了。</p>

    樱桃姐哭了片刻,突然意识到,现在的姿势,有些不妥。</p>

    她抬起头,抹了抹眼泪,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我。</p>

    “小言,姐刚才情绪失控,让你见笑了。”樱桃姐有些羞涩地说。</p>

    “哭出来是好事,这样就能彻底放下了。”我盯着她眼睛说。</p>

    樱桃姐轻轻“嗯”了一声,害羞地垂下眼帘,轻声说:“小言,你能不能先把姐放开,在大街上呢。”</p>

    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还抱着樱桃姐呢,立刻松手,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p>

    见樱桃姐脸上露出倦色,我知道她情绪大起大落,可能有些疲惫,便提议送她回酒店。</p>

    把樱桃姐送回酒店后,在走出她房间的那一刻,我明显见到她,一副欲言又止,羞涩难当的样子。</p>

    我心跳开始加速,情不自禁,开始胡思乱想。</p>

    刻意放慢了脚步,我期待着樱桃姐开口,可惜在我走到门口,她始终没鼓足勇气。</p>

    就在我失望离去时,樱桃姐在身后,喊了我一声。</p>

    “小言,你过来一下。”樱桃姐声音很轻,充满了羞涩。</p>

    我一脸期待地回过头,向站在门口的樱桃姐走去。</p>

    樱桃姐忽然伸手勾住我脖子,送上来一个香吻。</p>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我呼吸急促,追逐着那游鱼般的舌头,贪婪地吮吸着。</p>

    一只手不由自主,向着那高挺的**袭去,入手软棉,比我想象的还要硕大。</p>

    鬼使神差,我脑子里浮现出,高粱地里的那一幕,那刺眼的雪白,总是在我眼前晃来晃去。</p>

    我喉咙动了一下,另一只手,向下探去,那两半满月,弧线惊人,一把抓下去,全都是肉。</p>

    樱桃姐忽然推开我,羞涩地瞪了我一眼,轻声说了一句:“现在还不行,我还没准备好。”</p>

    说完,樱桃姐满脸羞红,“砰”一下关上房门。</p>

    我呆呆站在门口,还在回味刚才的手感,过了片刻,回过神来,想起樱桃姐刚才的话,眼中情不自禁,露出期待。</p>

    刚回到自己房间,就接到了毛子的电话,在另一端,毛子语气凝重。</p>

    “刘长河被抓的消息,已经传开了,他背后能量不小,有好多求情电话打过来。”毛子在电话中说。</p>

    “那你准备怎么办?”我轻轻皱了下眉。</p>

    “那些求情的家伙,估计还不知道,这件案子的严重性,到时候有他们哭的。”毛子语气有些幸灾乐祸。</p>

    “与那个记者的家属,联系上没有?”我关切地问。</p>

    “联系上了,家属已经在赶来的路上,而且看那架势,对方背景不小。”毛子沉声说着。</p>

    “不到京城,不知道官多,这次不知道那些家伙要倒霉了。”我幸灾乐祸说着。</p>

    “算了,不和你聊了,有领导过来了。”毛子匆匆挂断电话。</p>

    刚躺到床上,准备眯一会儿,门外穿来敲门声。</p>

    我有些惊喜地跳起来,心里想着,难道樱桃姐想通了,准备以身相报?</p>

    当把门打开的时候,我眼中闪过失望,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男人,三十多岁,西装革履。</p>

    “你是陈言吧,我是刘乡长的秘书。”西装男姿态傲慢。</p>

    我疑惑眨了眨眼,心里有些犯嘀咕,什么时候,乡长也开始有秘书了?</p>

    “你找我什么事?”我有些不客气地问。</p>

    既然对方一副人五人六的鸟毛样儿,我也不会与他讲客气。</p>

    “刘乡长让我转告你,别仗着有两个钱,就搅风搅雨,安分守己一点。”秘书男高高昂着下巴。</p>

    “我说,你这人有病吧?”我皱了皱眉。</p>

    对方口中的刘乡长,估计就是刘长河的堂兄,这是坐不住了,打算玩上门威胁这一套?</p>

    “小老弟,祸从口出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秘书男眯着眼威胁。</p>

    “滚一边玩蛋去,老子懒的理你。”我转身关上房门。</p>

    本来不错的心情,被门外的家伙搅得乱七八糟,心想,这群人真是智商堪忧,现在不忙着擦屁股,居然还有心思来威胁我。</p>

    “陈言,你给我等着。”门外传来秘书男怨毒的声音。</p>

    我没理会那土鳖,还乡长秘书?都不知道有没有正式编制,呸!  </p>

    不过,那土鳖的报复,来得比我想象的快,没过多久,我忽然接到小妹电话。</p>

    “哥,我被学校开除了。”小妹在电话中哭诉。</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