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一百二十五章算计土鳖村支书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一百二十五章算计土鳖村支书</p>

    我一边开着车,同时向坐在后面的樱桃姐,询问鹤嘴村的事儿。</p>

    “村子后面的山里,应该是真有金矿的,我家男人,就是挖矿的时候,摔断了腰,瘫在床上了。”樱桃姐细声细气地说着。</p>

    “他们这应该是属于盗采吧,太无法无天了。”苏芮瞪大了眼睛。</p>

    “只要有钱赚,村民才不会理会这些,是刘长河勾结了全村人?”我解释了一句后,继续询问。</p>

    “不是的,不是所有村民都能去挖金矿的,能参与挖矿的,都是与刘长河交好的亲戚朋友。”樱桃姐小声回答。</p>

    “那其他的村民,为什么不去乡里举报?”苏芮有些不解地问。</p>

    “因为乡长是刘长河的亲戚,而且刘长河在村里很有势力,大家都不敢跟他对着干。”樱桃姐语气低沉。</p>

    我想起了高粱地里那一幕,樱桃姐多半不是自愿的,肯定是让刘长河给胁迫了。</p>

    “小言,好些年没见,没想到你出息了。”樱桃姐语气复杂地说。</p>

    “我就是瞎混,樱桃姐你不用担心,刘长河蹦哒不了多久。”我透过后视镜,看见车后少妇脸上的不安。</p>

    “你要小心,刘长河这人很阴险的。”樱桃姐语气担忧地说。</p>

    “实在不行,我就去县政府举报,我爸认识县委副书记。”苏芮气鼓鼓地说。</p>

    “先别冲动,摸清楚情况再说。”我握着方向盘说。</p>

    一个金矿牵扯的利益太大,绝不是刘长河一个村支书能吞得下,不把情况摸清楚,贸然行动,很可能事得其反。</p>

    车子开回县城的时候,我给毛子打了个电话,然后把车停在酒店门口。</p>

    刚走进大厅,见苏父和老杨,说说笑笑,向着外面走来。</p>

    “咦,你们不是下乡了嘛,怎么又回来了?”苏父一脸惊奇地问。</p>

    “嗨,别提了,差点让一群村民给打死。”我一脸晦气。</p>

    “快说说,怎么回事?”老杨瞥眼了樱桃姐,一脸八卦。</p>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知道这思想猥琐的老家伙,一准又想歪了。</p>

    “去二楼茶餐厅,找个地方慢慢说,一会儿毛子也过来。”我向着楼梯口走去。</p>

    苏父也不出去了,凑过来把女儿拉倒一旁,低声询问详情。</p>

    “我去,真有金矿啊?”老杨提高嗓子,喊了一声。</p>

    “小声点儿,你生怕别人听不见啊?”苏父瞪了老杨一眼。</p>

    在从苏芮口中,得知了详情后,两个跟过来的老家伙,明显来了兴趣。</p>

    “早就有传言,说是附近的山里,有一座早年间废弃的金矿,看来金子还没挖完啊。”老杨砸吧着嘴感概。</p>

    “他们消息倒是封锁得紧,也难怪,财帛动人心啊。”苏父也是一脸惊叹。</p>

    “爸,你不是认识县委副书记嘛,让他管管呗。”苏芮在一旁撒娇。</p>

    苏父摇了摇头,苦笑着说:“我和陈书记,那就是点头之交,还不知道这事水深水浅,怎么好麻烦人家。”</p>

    “怎么你们都这么说。”苏芮撅着嘴,小声咕哝了一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陈言也是这么想的?那说明他比你成熟,你得多向他学学。”苏父赞赏着说。</p>

    刚找了个包间坐下,就见到毛子急匆匆赶了过来,额头还挂着汗水,端起桌上的茶水,就往嘴里灌。</p>

    “都当所长了,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性子。”我随口说了句。</p>

    “正在辖区内蹲点呢,听你电话里说的挺急,马上就赶过来了。”毛子放下茶杯。</p>

    “你们先坐,我让服务员沏一壶好茶过来。”老杨站起身。</p>

    樱桃姐估计第一次来高档酒店,一脸拘谨地坐在那,不安地用手卷着衣角。</p>

    我刚准备安慰她几句,苏芮抢先坐了过去,低声与樱桃姐说了几句,她明显放松了许多。</p>

    “你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毛子侧脸好奇地问。</p>

    这时,老杨提着一壶热气腾腾的茶壶过来,趁着他沏茶的功夫,我把鹤嘴村盗采金矿的事,简单说了说。</p>

    “还有这种事?正好我新官上任,正愁在哪烧三把火呢,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毛子砸吧了下嘴。</p>

    “樱桃姐,那刘长河平时有什么爱好?”我想了一下后,侧脸询问。</p>

    “他这个人,吃喝嫖赌,样样都做,经常喜欢来县城按摩。”殷桃姐低着头,细声细气地说。</p>

    “喜欢按摩?这就好办了,到时候找个理由,把他拘起来,逼问出他身后的关系网。”毛子眼中露出思索。</p>

    “这事老杨可以帮上忙,这边最大的保健会所,就是他开的。”苏父在一旁说着。</p>

    我一听这话,立马想起,上次去老杨的足疗中心大保健,脸色有些古怪。</p>

    “要是能知道他最近的行踪,那就好了。”老杨摩挲着下巴。</p>

    “他每个星期三,是肯定要来县城一趟的。”樱桃姐有些拘谨地说。</p>

    “那不就是明天么,那这样办,老杨,你那保健会所装了监控吧,我明天过去认人。”我抬起头,语气果决。</p>

    “没问题,到时候我再给他加点料,毛所长正好有理由拘人。”老杨坏笑着说。</p>

    “那就这么说定了,一个小村子的土鳖,还人五人六的,什么玩意儿。”苏父对于自己女儿被欺负,还是有些耿耿于怀。</p>

    樱桃姐因为在县城没地方住,我在房间隔壁,给她开了个套间。</p>

    老杨这猥琐家伙,帮我拿房卡的时候,挤眉弄眼,一准是没想什么好儿。</p>

    大家散了后,苏芮今天受了点小惊吓,老老实实跟着苏父回家了。</p>

    老杨提前去会所那边做安排,毛子则是去忙自己的事,我闲着无事,带樱桃姐去她房间。</p>

    “小言,你……你这几年在做什么,怎么认识这么多大老板?”樱桃姐跟在后面,有些拘谨地问。</p>

    “在市里做点小生意,樱桃姐,你不用担心,刘长河以后没机会欺负你了。”我语气随意地说。</p>

    “小言,你会不会瞧不起姐?”樱桃姐犹犹豫豫地问。</p>

    “怎么会,肯定是刘长河那畜生逼的你,放心,我会给你出气的。”我拿出房卡,刷开房门。  </p>

    </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