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七十二章 在医院的日子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七十二章 在医院的日子</p>

    病房内,唐瑾越哭越伤心,不停用手抹眼泪,说我不该走邪路。</p>

    我一脸懵逼,这是什么跟什么,老子好好的在创业,走什么邪路了?</p>

    “我知道,你是恨我以前忽视你,可你想过没有,和我赌这口气,你进了监狱,最伤心的还不是你家人。”唐瑾眼泪如珍珠般落下。</p>

    “等等,你把话说清楚,我走什么邪路了?”我一脸莫名其妙,打断唐瑾。</p>

    “还死鸭子嘴硬,都被警察抓了,你老实说,是不是打伤了人?”唐瑾一抹眼泪,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p>

    “一死一重伤,战力凶猛!”毛子在旁边插了一句。</p>

    “你……你把人打死了?”唐瑾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p>

    “滚犊子,你能别添乱不?”我瞪了毛子一眼。</p>

    “陈言,你端正态度,算了,打死了人,就算态度好,也是死刑,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唐瑾见我与警察瞪眼,气得身子直哆嗦。</p>

    “我被人拿枪追杀,好好的正当防卫,咋就成了死刑犯?”我一口气呛住,急剧咳嗽起来。</p>

    唐瑾眨了眨眼睛,含着泪花的眼中,透露出几分狐疑,先是看看我,又再看看毛子。</p>

    毛子神色尴尬,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位是嫂子?刚才开个玩笑,陈言没被抓,我是陪护。”</p>

    “真的,他真没走邪道?”唐瑾似乎有些不相信,眼巴巴看着毛子。</p>

    “真没有,他做的都是正当事业,上次还见义勇为,帮过我们警察大忙呢。”毛子抓了抓脑袋,赶紧替我洗清。</p>

    “听见没有,要不是上次帮他,我会被一群人拿枪追杀?”我梗着脖子说。</p>

    唐瑾眨了眨眼,脸色一红,终于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眼中闪过羞涩。</p>

    见我胳膊上缠着纱布,还有血迹渗出,唐瑾眼中闪过关切,走到病床边坐下,犹豫地问:“伤得重不重,有没有伤到骨头?”</p>

    “没伤到骨头,休息几天就没事了。”我不自在地回答。</p>

    唐瑾态度大变样,突然对我关心起来,还真让我有些不习惯。</p>

    毛子眉眼通透,见我们两口子有话说,拿着烟盒,走出病房外,还顺手掩上了门。</p>

    “你怎么会被人拿枪追杀,太危险了。”唐瑾心有余悸说着。</p>

    “想要做点事,总归会得罪人。”我语气无所谓地说。</p>

    “陈言,钱是赚不完的,你……你别太拼。”唐瑾说着,神色有些激动,一把握住我的手。</p>

    被那柔软纤细的小手握住,我心中一荡,反手握住那只柔软的手,细细揉搓。</p>

    唐瑾脸色一红,眼中闪过羞意,把脸颊侧到一边,不敢看我。</p>

    我心中一喜,竟然任由我抓住小手,也没有收回的动作,这傲到骨子里的老婆,似乎真对自己有点意思了?</p>

    为了进一步试探,我松开那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搭上唐瑾纤细的腰肢,隔着衣服摩挲。</p>

    可能练习过舞蹈的原因,她腰肢上的肌肉,很有弹性,隔着一层布料,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p>

    “陈言,外面有人呢,别这样。”唐瑾微微低着头,弱弱地提醒。</p>

    “我摸自己老婆,还怕别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人看?”我理直气壮地说。</p>

    唐瑾脸色更红了,不停用眼睛,撇着病房门口,脊背有些紧绷。</p>

    我在她腰间摩挲了一会儿,开始得寸进尺,手掌缓缓向上移动。</p>

    “陈言,你别这样。”唐瑾神色有些惊慌,小翼求饶。</p>

    我心里有些得意,这要是放在以前,她早大嘴巴子抽来了,看来这娘们儿真的转了性子。</p>

    在唐瑾求饶声中,我手掌覆盖住丰满白兔,隔着光滑的丝光绸衬衣,轻轻揉捏。</p>

    “陈言,你别这么直接,给我点时间,让我适应,好不好?”唐瑾的声音,甚至带着一丝哭音。</p>

    我见她似乎真的很为难,内心一软,把手掌挪开,不过还是贪心不足,在她丰满的臀部,又掏摸了一把。</p>

    唐瑾面红耳赤,呼吸急促地整理着衣服,把被我揉皱的地方,用力拉平。</p>

    我斜靠在病床上,目光贪婪地打量着她身影,这个优雅的女人,以前只能看,不能碰。</p>

    不过现在,我的待遇似乎发生了大逆转,以前只能在梦中回味的东西,现在可以亲自上手体验。</p>

    “我得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唐瑾低着头站起来,细声细气地说。</p>

    “恩,回去的路上,当心一点。”我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大度地点头。</p>

    “你也是,别再做太危险的事了。”唐瑾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的关切,是真真切切。</p>

    直到唐瑾离开病房,我依旧斜靠在床上,回味刚才的手感,很软棉,很滑弹。</p>

    毛子嘴里叼着一支烟,挤眉弄眼走进来,嬉皮笑脸地说:“瞧嫂子走的时候,脖子都是红的,你不会是三分钟快枪手吧?”</p>

    “滚去死,就你这素质,还人民卫士呢?”我气恼瞪了他一眼。</p>

    “人民卫士,也得有私生活。”毛子梗着脖子,理直气壮。</p>

    我懒得和这货掰扯,翻了个身,闭上眼睛。</p>

    ……</p>

    这就么,不咸不淡地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p>

    这段日子,唐瑾几乎天天过来,经常煲汤送饭。</p>

    结婚以来,我们两人的关系,似乎头次出现破冰迹象。</p>

    我偶尔也会占点手脚便宜,但一直察言观色,不会太过分。</p>

    让我欣喜的是,唐瑾的容忍尺度,似乎在一点一点放宽。</p>

    虽然好几次,趁着病房没人,想要零距离感受白兔,被她坚定的拒绝了。</p>

    但是我相信,只要水磨工夫足够,她一定会被我攻破心防,顺利一偿心愿。</p>

    期间,吕青霜回来了,见到自己的爱车,惨不忍睹,这娘们儿发飙了。</p>

    最后还是张芸,在一旁劝了许久,这小娘皮才气鼓鼓说,车子成了这样,她也不想要了,不过我得赔她一辆新车。</p>

    为了尽快糊弄走她,我连连点头,说等我手头宽裕了,一定买辆新车赔她。</p>

    一段时间没见张芸,这狐媚子更水灵了,她细声细气向我道谢,说陈树国不仅没在拿房子说事,还主动给她赔礼道歉了。</p>

    若不是吕青霜那死啦啦,在一旁虎视眈眈,我早就把这狐媚子,抱在怀里好好享受一番。</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