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姨子是主播 第三十一章 新目标

时间:2017-12-21作者:万人敌

    第三十一章 新目标</p>

    第二天,我端着杯子,准备去走廊上刷牙。</p>

    王芳恰好端着一大盆衣服出门,四目相对,两人的脸,都微微红了一下。</p>

    “用完了没有?”王芳低垂着头,压低了声音,羞涩地问。</p>

    “用……用完了。”我眼中闪过尴尬,结结巴巴地回答。</p>

    “还给我,我拿去洗了。”王芳侧过脸,不敢看我的眼睛。</p>

    我有些不舍地走进屋子,把那团东西,紧紧捏在手中,张望了下四周,飞速塞进王芳盆里。</p>

    王芳没有吭声,端着塑料盆,向前走了两步,身子背对着我,轻声说:“小言……”</p>

    我看着对方窈窕背影,期待地问了句,嫂子还有什么事。</p>

    “你年纪轻,火气也旺,嫂子都懂,不过别去找对面的发廊女人,太脏了。万一有需求,来嫂子这里拿东西。”王芳轻声说完,羞不可抑,加快脚步走了。</p>

    我端着漱口杯子,呆呆站在那,不停吞着唾沫,心跳越来越快。</p>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有些期待,与王芳发生更近一步的关系。</p>

    可惜,她似乎心有顾虑,最多趁老跛不在家时,让我占点手脚便宜。</p>

    当我手掌下移,想要有更进一步动作时,她都会拿出一个那啥,塞到我手中,然后把我推出去。</p>

    日子不咸不淡,我痛并快乐着,甚至喜欢上了这种小暧昧。</p>

    另外,我还发现了一个秘密,老跛似乎真不行了。</p>

    这段日子,他脾气越来越暴躁,也不去对面发廊了,沉迷于赌博。</p>

    这天,我刚吃过中饭,收到了吕青霜发来的一条短信,让我去物流点门前的邮箱,取一份东西。</p>

    我心存疑惑,到门前那个破旧的邮箱中,拿出一个鼓鼓的信封。</p>

    见没有人注意这边,我快步回到屋子里,拆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倒在床上。</p>

    一张银行卡,两副扑克,还有个装着隐形眼镜的盒子,这就是信封里的全部东西。</p>

    我心里堆满问号,回消息给吕青霜,问她信封里的东西,有什么用?</p>

    “隐形眼镜和扑克,是配套的赌具,卡里有十万,利用这些,赢光老跛的钱,让他欠上债。”吕青霜回来消息。</p>

    我看着手机上这条短信,眨了眨眼睛,把扑克拆掉,又把隐形眼镜戴上。</p>

    研究了一番,我很快发现扑克的猫腻,这是特制扑克,在每一张牌背后,都用看不见的荧光笔,做了记号。</p>

    戴上了隐形眼镜后,我可以通过扑克背后的荧光记号,看到每一张牌的数字,等于有了透视功能。</p>

    “我勒个去,有了这套东西,傻子也能变成赌神。”我自言自语地感概。</p>

    也算是机会好,老跛最近沉迷赌博,我唯一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把赌局,做的天衣无缝,不让他起疑。</p>

    因为物流点禁止外出,老跛的赌博对象,也是这边的内部人员。</p>

    我把毛子找来,探问了一番,立刻得知,经常与老跛对赌的,是一伙管进出库的青皮,领头的叫刚哥,是个二进宫的老油条。</p>

    毛子还说,这个刚哥似乎有啥背景,平日里,不怎么买老跛的账,为人嚣张。</p>

    经他一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就想起来了,这边是有这么个人,剃个秃瓢,平时看我的眼神,也是阴阳怪气的。</p>

    我开始有点犯难,不知道该怎么介入,他们之间的赌局。</p>

    毛子心思通透,见我脸上神色,立刻试探问,小言哥是不是也想去耍几把?</p>

    我顺水推舟,连忙点头说,闲着也是闲着,干嘛不去耍一下。</p>

    毛子平日里,也偶尔去小赌几把,有了他的介绍,我顺利融进那个赌博的小圈子。</p>

    房间里烟雾缭绕,都是些老烟枪,还有一股脚丫子臭味。</p>

    那个名为刚哥的秃瓢,在见到我的时候,眼睛翻了翻,阴阳怪气地说:“呦,小陈老弟也想玩玩?先说清楚,输光了可不许哭鼻子。”</p>

    我心里骂着秃瓢祖宗,脸上却一副憨笑,客气说:“小赌怡情,我就是想学习学习。”</p>

    “那你多学学吧。”秃瓢怪眼一翻,不再理会我。</p>

    我站在旁边观察了一下,他们玩的是扎金花,一把下来,差不多有千把块进出,短短十分钟,老跛就输了小一万,脸都输绿了。</p>

    还真没看出来,这个不舍得给老婆买衣服的吝啬鬼,耍起钱来,出手豪阔,身后还放在四五扎百元大钞。</p>

    见到他们玩的牌,与我手中那副扑克,一模一样,而且都是新的,我心立刻砰砰跳动起来。</p>

    万事俱备,现在就看,怎么把扑克偷偷调包,然后再大杀四方了。</p>

    吕青霜的要求,是赢光老跛的钱,并且让他欠债。</p>

    可我不知道,这个吝啬鬼,手里到底有多少存款,决定先看看再说。</p>

    老跛今天运气不佳,不到一个小时,身边的五万多红票子,输了个精光,一张鞋跛子脸,黑如锅炭。</p>

    “跛哥,怎么样,还要不要再战?”秃瓢刚哥得了便宜卖乖。</p>

    老跛脸色难看,看见我后,眼睛一亮,支支吾吾说:“小言兄弟,能不能借我点?”</p>

    我最近又收了毛子几笔孝敬,手里的现金,差不多就有小两万,在加上卡里的十万,转眼脱贫奔小康了。</p>

    本来就是要老跛欠债,我求之不得,立刻爽快答应,取了一万拍给老跛。</p>

    “兄弟,够意思!”老跛向我竖起大拇指。</p>

    我本指望着,老跛输光后再借的,可哪里知道,他走了狗屎运,大杀四方,短短半个小时,不仅回了本,还把秃瓢给杀的丢盔弃甲,直说今天不玩了。</p>

    老跛得意洋洋,把借我的一万,一分没加的还给我,拍了拍我肩膀,说:“小陈,跛哥今天运气好,一会儿来家里吃饭。”</p>

    我一声不吭接过钱,心里破口大骂:你个狗日的,求人的时候,就是小言兄弟,用完了,就变成了小陈,自己赢了几万,也没说多算一分息钱,等着老子把你宰成光猪。</p>

    秃瓢刚哥输了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看着我怪眼一翻,阴阳怪气说:“啧,还没看出来,小陈老弟是个福星,下次咱们耍几把。”</p>

    老跛把钱扫进大皮包,哼着小曲儿,美滋滋走了。</p>

    刚哥一伙人,正好来了活,要开工,也撤了。</p>

    我扫了眼放在桌上,散成一堆的扑克,心中一动,见毛子站在门外抽烟,立刻出手如电,把那副扑克给换了。</p>

    出门往回走的时候,我回忆着赌桌上场景,心想这里果然不简单,哪个正经物流点的员工,出手这么阔绰?</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