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不住人间 第十二章:难以启齿

时间:2020-01-15作者:第一次试试看

    把夏建刚送回家之后,夏梦的日子还算消停的一天天过着。

    舒曼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有多少空闲再和章澄一起厮守着,毕竟那一通电话让本就不服输的舒曼,重新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舒曼做东,带着这一组销售人员在离公司不远处的酒吧里坐了下来轻松一下。酒吧的装饰前卫,但舒曼有些心不在焉,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多呆一会,但毕竟旷工日久,再不给全组人加加油打打气,只怕刚开始的第三季度业绩真的直线下滑。

    酒吧二楼的包房里,一个小伙子刚喝了几瓶啤酒,就开始上蹿下跳跟猴子似的,特别活跃,借着舒曼做东的机会,一会要着果盘,一会要着酒。好像杀大户似的。舒曼喝了不少的啤酒,本就兴致不高,一脸毫不在意,坐在沙发上,翻看手机。

    “舒姐,好不容易出来聚一聚,别再看手机了!再喝一个!”

    舒曼放下手机,从桌上拿起来一瓶啤酒,向着小伙子举起酒瓶子,嘴角浅笑,喃喃说道:“小石头,你要是工作的时候也像那么打鸡血似的,你说我还用得着愁什么销售业绩?”

    一屋子的人哄堂一笑,对着小石头各种一阵损。小石头姓石,刚进公司的时候,所有人都叫他小石,叫顺嘴了外号就叫小石头。

    小石头坐在舒曼身边,又开了一瓶酒,豪爽的搭在舒曼的肩上,斜睨着笑道:“只要舒姐制定路线,我小石指哪打哪,毫不退缩!”

    舒曼哼的一声一脸不屑的神情,扬起酒瓶子,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半之后,放下酒瓶,斜睨着小石头,说道:“你这个人啊,大学毕业就开始跟着我,两年了,有过什么长进了?”

    小石头不以为意,习惯了舒曼在公司里时长数落着自己,平时自己唯唯是诺,今天借着出来玩的时间还再喋喋不休,他脸上堆着赔笑:“舒姐真是我的大姐大,出来玩还不忘数落我!”

    大姐大,本就有些微醉的舒曼听到这样的一个称呼,她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尽管最近几天刚刚谈了个恋爱,把自己对年龄上的危机一时间抛到了九霄云外,但是,年龄还在自己的身上,那种危机感还在,舒曼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着整个包房里还在洋溢着青春气息活力四射的同事们,自己确实有些格格不入了。

    舒曼这才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是整个销售组的组长,自己的这一组人里自己已经年龄最大的人之一了。第二季度销售业绩舒曼排在第一,今天白天领导找过自己谈话,除了鼓励,最后还给舒曼一个承诺,年底,把舒曼提为销售总监。

    如今在销售总监位置上的楠姐是手把手带着舒曼入行的恩人,舒曼跟着她六年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她没有想到才短短几年,居然会有机会取代楠姐成为销售总监。

    整个公司最年轻的销售总监,这名头听起来好像真的挺好,但实际上也就成为舒曼年龄上一种不可掩盖的真相,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青春不老的女孩子了。

    舒曼习惯性的拿起酒瓶,把剩下的啤酒一股脑的全灌入肚子里,只觉得胃里一阵冰凉。舒曼不想再去想这些年龄上的烦心事,回过头看着小石头:“今天在公司里不方便,老张是怎么找到宋怀书这个大粗腿的?”

    小石头听到舒曼这话,来了兴致。这小子天天在公司里上蹿下跳,正经营生没干多少,却像个三八一样搜刮网罗多少奇闻异事,谁都不清楚。

    “舒姐,我跟你说,这老张和宋怀书家里是至交,从前看起来不怎么样的,谁知道这接连几个季度都败在你的手上,才不得已亮出这个底牌!你说,这个人有多阴险?”

    舒曼觉得有些奇怪,按道理说观望市场寻找时机再出手,是很平常的事,但谁都知道钱是好东西,怎么可能蛰伏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才拿出手?

    舒曼不相信,她摇头冷冷的笑了一声。

    “姐,你不知道,这宋怀书可是在我们这投了1000万,这一下销售业绩就比我们多出了八百多万了,这个季度要想超过老张,可就难了!”

    “一千万……”舒曼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按说再平常真的要有别的组业绩超过自己,顶多恭喜赞叹,自愧不如吧。可这明晃晃的宋怀书三个字让舒曼心里却是不痛快。

    一个摆在自己身边的人,她未曾加以发展过,眼睁睁的被别人发展成为客户,而自己只能看着,舒曼的心里不痛快显而易见的。

    “已经签了吗?”舒曼装作毫不在意的表情。

    小石头摇头笑道:“还没有,估计也快了,这个消息刚放出来,咱们领导高兴的嘴都合不拢,昨天当着所有组人的面郑重的夸奖张哥,真的……张哥的脸神气的哟!幸好你昨天不在……”

    一个一直被自己打压在脚底下自己从来没有正眼看过的人,此刻熬出来了终于可以让自己出现心理上的危机,舒曼从前想都没想过,自己闺蜜的未婚夫成为了竞争对手的客户,而自己在昨天还对着宋怀书的儿子宣示了自己的不满,舒曼苦苦一笑,找谁说理去?

    也不知道几点了,章澄的电话像是闹钟一样的准时,舒曼告知章澄自己所在的酒吧,没多久章澄就到了。

    男朋友到酒吧里了,所有人也自觉得要求散场,一时间所有人都离开了酒吧的包房里。

    章澄送舒曼回到了家,客厅里的夏梦直勾勾的看着这小两口子进门脱鞋换鞋。

    “你们俩能不能有一天不粘在一起?”夏梦的声音有点幽幽的感觉。

    章澄的脸上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解释道:“不是,舒曼在酒吧里喝了酒,我去送她回来的……”

    换做是从前,夏梦眼前浮现出舒曼各种喝的昏天黑地到家门前有钥匙也没本事回家的模样,哪像是现在这个人模狗样,知性优雅性感妩媚的,真是女为悦己者容……

    其实夏梦是诧异的,要知道从前的舒曼和一个男人相处最多也就一个礼拜的时间,而这一个,已经超时了,而且那种热恋的感觉尘嚣日上,根本没有分解的可能。难道说,这一次舒曼真的遇到此生的良人?

    章澄在家里只呆了没多会就回去了。舒曼在酒吧里喝了一肚子酒没有吃东西,几次厕所一跑,早就饿了。章澄刚一走,就吵着嚷着让夏梦给她煮碗面。

    夏梦拗不过舒曼,好在煮面费不了多少功夫。当夏梦把热气腾腾的面端到舒曼的面前之后,坐在沙发上,看着舒曼撩起大波浪吃着面的时候,也不知道夏梦为什么居然问了出来。

    “他……知不知道你离过婚?”

    舒曼愣了一下,浅笑一下,摇了摇头。

    夏梦心里一怔,唯恐触怒了舒曼似的,小心翼翼的问着:“你不打算告诉他吗?毕竟你们……”

    舒曼将葱花挑出来扔进垃圾桶,面上的神情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急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可是你之前那些……”夏梦还要说下去,但看着舒曼的神情好像确实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她没有说下去。

    “夏梦,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和章澄,说实话,我是认真的……我还没想好怎么跟他说,给我点时间吧……”舒曼放下筷子,手搂着夏梦的肩膀,一脸温柔的笑,“话说回来了,你和宋怀书到底打算怎么样啊?还真打算一天拖着一天,直到结婚啊?这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夏梦低着头摇头苦涩一笑,她的心情不比舒曼好的多少,想到宋怀书这个事更是在自己心情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我当然不想和他结婚……”

    夏梦的语气有些无助,有些决绝,更有些从心底上迸发出来的悲愤,好像和宋怀书结婚是一种不得已的无奈。

    舒曼不明白了,如果不是上次的订婚,舒曼真的不知道自己身边的好姐妹居然恋爱了,居然傍上了大款,而且还悄不声息的订婚了。当知道她和宋怀书之间从认识到结婚只是简单的几次照面,然后在夏建刚的撮合怂恿与威逼之下,才订了婚。舒曼才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的故事,太扯了。

    “你要是不想结婚,那就快刀斩乱麻啊?这样拖着,有什么好?”

    舒曼敢爱敢恨,高兴了就合,过不下去了就分,从不拖泥带水。这样的心性脾气是夏梦这辈子都难以比得上。多少次话到口边,夏梦都咽了下去。只能顺势接受命运给予自己的各种安排。

    “道理我都懂,但……我不知道怎么说。”

    夏梦的性格像是个闷葫芦,可就是这样的性格真的给夏梦带来了太多的优柔寡断,太多的想法,太多的心思。她活的真的太累了。

    这一晚,夏梦和舒曼睡得都很晚,彼此在各自的卧室里躺在床上,脑子里都在想着不同的那个男人。一个想彻底断掉本不应该出现的这段婚姻,但难以启齿。另一个想好好地继续下去构建自己幸福生活,但隐瞒的真相,让她也难以启齿。

    次日清晨,还在梦乡之中的舒曼被电话铃声吵醒了。

    “姐,舒姐,接到消息,宋怀书要来公司签合同啦!你要不要来看热闹?”

    舒曼一大清早还没睡醒就听到这样一个消息,这一天足以看得出来是阴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