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色王爷太嚣张 第十二章:伶牙俐齿沐王爷

时间:2020-01-15作者:我叫泡芙小姐

    苏沐玖此话这么一出,那本来还在磕着脑袋的大臣僵在了原地。

    这头磕也不是,不磕也不是。

    若是他继续磕头,则说明他恰如沐王爷所言,意欲将嫌疑推到沐王爷的身上。

    可若是他不继续磕头,这小命总归是不保啊。

    如今能够留他这条命的,除了皇上,便再无其他人了。

    那大臣思来想去,咬了咬牙,眼一闭,心一横,脑袋又一次重重的落在地板上,随之而来的,是他那高高扬起带着无尽诚恳的声音响起。

    他说:“皇上,臣乃监察司掌管罪奴村的司官,臣冒死前来进谏,是因为那些死去的官兵大都是臣的属下啊,臣不得不为他们讨回公道,不能够让他们死的这般不明不白啊。”

    这番话一出,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动容。

    这也解释的通,为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官,竟然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说出这番话。

    如此,本来还对此事产生疑虑的大臣,疑虑也随之慢慢的消散了。

    此刻,人证物证俱在,这沐王爷根本没有任何狡辩的可能。

    而在群臣之中的礼部侍郎和吏部侍郎两人面露忧虑,他们交换了彼此眼底的神色,正打算站起身来,替苏沐玖讲话。

    苏沐玖早已料到这两人必然会出声,她回眸给了两位大臣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眼前这情况不是很明显吗?

    塘皇的意图本来就是一锅端,若是此刻他们冒死站了出来,不就是正中塘皇的下怀吗?

    苏沐玖自然不能够拉这两位大臣一同入这趟浑水,而且今后她还要将这两人和自己的关系撇的干干净净。

    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们成为她最有利的底牌,将来若是当真到了生死攸关的大事,再请两位出手也不迟啊。

    礼部侍郎和吏部侍郎瞧清楚了苏沐玖的意思,便只好作罢。

    如今这是年轻人的战场,他能够如此胸有成竹的站出来,只怕早已经想好了对策。

    也罢,如今沐儿已经长大,是该自己面对一些风雨了。

    “苏沐玖!你可有话说!”塘皇听完这大臣的一席话,他扬手重重的拍在了桌案上,高声呵斥道。

    这是头一次,塘皇如此严厉的唤苏沐玖的名字。

    苏沐玖在听到了塘皇这句话落下,她的瞳孔一瞬间放大。

    原来,她哥就叫苏沐玖啊!

    这不就是她本来的名字吗?

    本来苏沐玖还担心自己无法适应新名字呢,如今这可谓是得心应手啊!

    苏沐玖嘴角泛着笑意,她抬眸直勾勾的盯着塘皇,眼里是一片光亮,“皇上,我当然有很多话要说咯~”

    苏沐玖起身,踱着步子,在这大臣周边转了一个圈,随后又继续道:“这位司管,你说那日在山上仅有我府上一支人马吗?”

    “这……臣只知道沐王爷的亲兵前去现场,其他的一概不知。”这司管犹豫了片刻,听到上头传来了塘皇的咳嗽声,便立马做出了回答。

    苏沐玖看了这人此番反应,眸子里划过一丝了然的光。

    看来这位司管自己并未去过现场啊,不若为何这般犹豫呢?

    苏沐玖笑意渐浓,她正欲继续开口,塘皇却在上头带着威严的说道:“苏沐玖,你难道想要抵赖,说你的亲兵未曾去过巫山吗?”

    啧啧,这塘皇还当真是心急。

    这事情都还没有说清楚,就如此火急火燎的想要盖棺定论,不就是想要令她处境被动,任人摆布么?

    她苏沐玖,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呢。

    苏沐玖黑白分明的瞳仁之中是一片清亮,她指尖划过自己的发丝,漫不经心的把玩着,却不回答塘皇的话,“司管,你本人未曾去过现场吧?”

    “沐王爷您这是……”司管显然没有明白,这沐王爷为何突然提及这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毕竟他去或者没去,沐王爷的亲兵到了巫山,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啊。

    “我的第一侍卫,京中第一射手江月初平生出手只会用箭,而我的亲兵统统都带着佩刀,毕竟谁会在这天下第一人的面前摆弄箭术?不就是自取其辱嘛。”苏沐玖的声音很轻,好像是随意的那么一说,可那每一个字都带着力量。

    “所以你兜兜转转说了那么多,想要表明什么?”塘皇那眉头都快要凝成麻花一般,这苏沐玖死到临头了,竟然还在说些毫不相干的话,难道想要拖延时间吗?

    呵。

    就算拖延再久,这爵位会被削,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皇上,我想要说的是,那日在场的并非是我一队人马,还有另一支不明身份的军队在场。屠村是他们干的,而我的人收到了风声,本来想要去解救那些人,哪曾想去晚了一步!”

    苏沐玖说着,她的神态变得分外的惋惜,好像当真是因为没能够挽救那些生命而难受呢。

    “沐王爷,您不能够为了逃脱罪责而信口雌黄吧,出城的分明就您一支军队。”司管听到苏沐玖这么一说,立马出声反驳。

    而苏沐玖早已经料到了这人必然会将她往绝路上逼,她的眉头舒展开来,一双眼睛虽然含着笑意,却分外的冰冷。

    她浅粉的唇瓣缓缓张开,“皇上,江月初的‘无伤之箭’百发百中,而他一向高傲,从来不轻易出箭。对付那些老弱病残,手无缚鸡之力的罪奴,他自然不会出手。既然如此,为何那巫山山脚下,却有很多的箭痕呢?”

    “什么箭痕?”塘皇眼睛一眯,却不明白苏沐玖究竟在说些什么。

    “我想请皇上此刻派人去巫山查,那些人必然将那些箭统统收了起来,毕竟销毁证据嘛。可是那些箭留下的痕迹必然还是在的,不信皇上你可以让人去看看树叶、树干、还有土壤,那些零落的,七扭八歪的箭羽落下的痕迹,必然不会是出自江月初之手。”

    苏沐玖越说,她的心思越发的舒畅。

    若不是当日她就是当事人,只怕不会知道这么多的细节。

    群臣这么一听,觉得苏沐玖此言在理。

    正在这个时候,礼部侍郎捉住机会,开口说道:“臣恳请皇上派人前往巫山仔细搜查,不能够让真正的罪魁祸首逍遥法外。”

    礼部侍郎这么一带头,其他的群臣也纷纷的附和道。

    “是啊,皇上这事关皇家尊严,不能够如此潦草定论啊!”

    “对啊,对啊。”。

    “这件事情本身就存在了诸多的疑点啊,皇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