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虚陵现代篇 第355章 守夜(下)

时间:2020-01-15作者:君sola

    第三百五十二章——守ye(下)

    古人那时候并没有现在诸如钟表这样jing确的计时方法,普通的老百姓通常都是看天来安排自己一天的事qing,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过那时候也早就出现了一些计时工具,比如铜壶滴漏等,大多是各地官府和权贵有钱人家才能使用得到。

    其中属官府的铜壶滴漏最为准确,代表着那时候政府的时间校准权威,还有专门的司壶吏负责每天准时悬牌公布时辰,并且按时往铜壶里添水,保证水量恒定。等到了晚上,就有更夫根据铜壶滴漏的时间在街上打更,告知ye间时辰变更。

    水滴落有一定的时间间隔,古人就是根据这种原理发明了铜壶滴漏,不过这种滴漏工具即便再jing巧绝伦,也难免是有误差的,追溯史料记载,再玄妙的铜壶滴漏一天里也有大约八到十分钟的误差。

    师清漪听风笙这么一说,自然起了极大的兴趣:“你说你们这个铜壶滴漏特别准?准到什么程度?”

    风笙道:“就是准到没有误差。”

    三个女人的脸se同时微妙了起来。

    千芊笑道:“竟然没有误差?那的确是稀奇,得去看看才不虚此行呢。”

    说着就让风笙去领lu,风笙不好意si地点点头,一边走一边还颇为自豪地回忆:“我也知道铜壶滴漏难免是有误差的,不过雨家这个还真的没有,可能就是因为它那么准,所以才一直在用吧。小时候我和小jie还有苏亦常去滴漏那边玩,有一次晚上小jie好奇想看看滴漏是不是真的那么准,三个人约好半ye在那等,一直等到十二点,发现那个浮箭标真的就刚好不偏不倚升到正子时的刻度,后来陆陆续续也验证过,时间也都可以对得上。”

    “那果然有趣。”千芊笑得眼角像灌了蜜似的,一点一滴都能媚死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风笙聊着,师清漪一lu听他们俩谈话,试着从风笙的回答中tao取一些有用的信息。

    洛神只是看着前方道lu,静默沉敛,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小径幽深细长,这种轻细的聊天声在冷ye里听起来尤为空寂,师清漪倾听的同时,目光偶尔会往四周的花树丛扫过去,那里更是静得可怕,就像是蛰伏在草叶深chu的虫子都已经彻底死去了似的。

    洛神突然停下了脚步。

    师清漪见她停住了,下意识抬头一看,就见手电光投照的那片狭长的光域末尾,站了一个人影。

    那人影佝偻着背,下半身在光里,上半身笼在晦暗不明的阴影中,身上是旧式的藏青se棉袄,一丝不苟地扣着盘扣,如同凝固在这ye里。

    没防备出现了这么一号人,倒让师清漪想起了之前晃过去的人影。

    是这人么?

    风笙看清楚了,也赶紧停下来,将手里的手电筒换了个方向,光从那人身上滑过,最终照亮了那人有些僵硬死灰的苍老面容。

    “向yi,晚上好。”风笙十分有礼貌地向这位老fu人打招呼,看得出他对这人并不亲近,只有某种敬畏。

    向yi没有吭声,只是朝风笙点了下头,大概是表示她听到了。

    跟着她扭动了下脖子,转过脸来,慢慢地看向了师清漪等人。

    师清漪与她的眼睛对视,发现她的眼睛有点空洞,像无底的深渊一样,jin不住打了个寒zhan。以前到雨霖婞家里来的时候,她也曾见过这位向yi几次,但是都是远远看着,相貌甚至都有点模糊,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地与她接触过,更别提说话了。

    “向yi是吧?”千芊一贯自来shu的模样,大大方方地走过去握住了向yi的手:“你好,我是雨小jie的朋友,chu次见面,请叫我千芊就好了。”

    师清漪:“……”

    大概是千芊从来都没脸没皮的,只知道“sao”字怎么写,从来就不知道“臊”字为何物,这向yi浑身上下就写着“闲杂人等回bi肃静”八个大字,一看就惹不得,她chu次见面还敢上去跟人握手——还不管人家答不答应就先下手为强。

    师清漪心里抽搐了一下,顿时对千芊这种革命烈士献身jing神肃然起敬。

    果然那向yi原本就冷的脸更是一下子冻到了冰窟,立刻甩开了千芊的手,也不说话,径自迈开蹒跚的步子离开了。

    留下千芊站在原地,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她的手甚至还保留着悬空的那个握手姿势,意味深长地捻了捻手指,脸上带着笑意。

    风笙和向yi一样都是雨家的,但凡雨家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丢的可是雨霖婞的脸,风笙一看刚才那场面,忙不迭上前道:“千小jie不好意si,向yi她脾气是有点古怪,这么多年都是这样的习惯了,她并不是有意的,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千芊收回手,毫不在意:“她是长辈,愿意跟我握手,那是她赏脸,不愿意,也没什么要紧的。”

    风笙见她神se如常,这才稍微放下心来,说:“铜壶滴漏就在前面了,地有点滑,几位小心。”

    说罢在前面继续打着手电领lu,远远地还能听见几声向yi的咳嗽,最后在层叠的花树阴影中散去了。

    洛神打着伞默默走到千芊边上,轻声道:“如何?”

    师清漪也走过去,和洛神一左一右,将千芊夹了。

    “握她手的时候,发现一点有意si的事。”千芊gougou手,两人心领神会地凑过去,千芊低低说了一句话。

    师清漪和洛神听完,眼里泛起了些许bo澜,不过都没再有什么明显表示,回归原位继续往前走。

    前面的风笙没有听到,只一lu将她们领到了后院一chu角落。

    这偏僻地方种了一棵大树,树龄一看就不小了,树干得几个人合抱才能抱得完,部分老根都伸出了地面,在地上拱起形成许多盘根虬节的小丘。底下一层厚厚的落叶,昨天ye里和现在都下了小雨,空气湿润,一走近这树就有一股水汽和腐烂树叶泥土的混合气味扑面而来。

    靠树右边的位置建了一所狭小的房子,只有一层,修得如同一个祠堂似的,从外头斑驳的时间变迁痕迹上还能依稀看到曾经青瓦白墙的旧影。小房子只有一扇木门挡着,一副摇摇yu坠的模样,也没有落锁,看起来就是个摆设,只能挡挡外面的一点风雨灰尘。

    风笙把门推开,几个人把伞收了放在外面,走了进去。

    手电光照出一片亮堂来,这地方虽然旧,却收拾得很干净,只有滴答滴答的滴水声在里面寂寂地回响。

    一下,再一下,永无休止。

    师清漪站定了,看着这里头唯一的一件摆具——铜壶滴漏,绕着它来回端详细看。

    听闻壶数越多,那么滴漏也就越jing确,但是工艺要求也就越复杂,很难成功。元仁宗那时候的一tao日月星壶滴漏共有四壶,已经是不得了的宝贝,而眼前这tao铜壶滴漏一共由五只依次层叠衔接的铜壶组成,每只壶占据一层石阶,由下往上看,加起来大约有一人半高。水滴从最上面那只壶里按照恒定的规律滴出,liu到下一层壶里,如此一层一层地往下传,liu到最底下第五只受水壶里,水平面慢慢上升,壶里的浮箭标随水面上浮,指向壶里的时辰刻度。

    古人的时辰并没有现在这种分秒的jing确划分,这tao铜壶滴漏也只在十二时辰的大划分下均匀再细分了刻度而已,如果不是刚好指向整时,是难以一眼和现在的时间作对照的,师清漪低头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再和受水壶刻度尺上刻度划分的比例作一个对照换算,发现这个时间的确是准的。

    “师小jie,是不是很准?”风笙问师清漪。

    师清漪笑笑:“的确是如你所说。”

    她话锋又一转:“不过这个小房子和木门只能做到最基本的保护,而liu体尤其是水最容易受到环境温度,湿度等的影响,外面刮风下雪,日晒雨淋,里面的水体自然也会发生变化,这是恒定的自然规律,加上滴落时的累积损失,那么这个铜壶滴漏实际上是不应该准确的,除非有人每天都来为它做校准。刚我们看见了向yi,看起来她是从这方向过来的,难道她过来给铜壶滴漏做校准?”

    风笙点头道:“是,铜壶滴漏从我懂事起就是由向yi一个人打理的,别人不能cha手,向yi负责每天为滴漏灌水和校准。”

    千芊在旁打趣:“你们雨家也有意si,留着这么一个了不得的古董,还特地配了向yi这样的司壶吏。”

    风笙认真解释道:“其实这都是上一辈们的习惯,我和小jie虽然不大明白,却也是按照以前的老规矩办,咱们这行,可不能坏了祖上规矩,不然就得倒大霉。向yi只喜欢做这个工作,一做就是许多年,也不想休息,就随她了。”

    洛神一个人走到铜壶滴漏后面,低头往那方阴影里看。

    地上嵌着一只石盘,盘面悬着一根铁针,上面也标注了时辰刻度,围绕圆心共分为十二环,每个刻度占据一环,倒像是个小型日晷。她眼底幽邃地盯着看,偶尔用手指轻轻抚摸那些刻度,一声不吭。

    看了许久,洛神将目光转向四周,细致地打量起这片束手束脚的小区域。

    地上铺着光滑的地砖,显然才被细致地清扫过不久,看了一会,她在西南角一个角落里蹲下了。

    这角落的地面上有个看起来很奇怪的黑褐se印记,依稀是一圈圆形,只是多个地方有残缺,像个半缺不缺的月亮,她戴上手tao用手指在地缝里轻轻抹了一下,手tao指端立刻沾上了一星半点的黑se粉尘状东西,凑近闻过之后,这才将那点粉末放到展开的餐巾纸里,小心地bao了起来。

    “发现了什么宝贝?”

    耳边冷不丁传来一声轻语,洛神抬起头,看见师清漪朝她笑。

    师清漪是弯腰凑近的,洛神之前单膝跪地蹲着,正好被罩在了她那片投过来的柔和阴影里。

    “好香。”师清漪吸了吸鼻子,看着她说。

    洛神顺势保持了这个姿势,抬了手,将bao粉末的纸巾递到师清漪面前。

    师清漪打开纸巾,如今她的五感如同轻风环绕,仿佛随手在那轻风中一抓一握,就能捕捉到se彩,声音,气味等中的哪怕一点不同。

    黑se粉末静静地躺在白se纸巾中,那股似有似无的香气越发明显了,散在她的鼻息间。

    “这是木熏香灰。”洛神道。

    师清漪把纸巾重新bao好:“所以雨霖婞身上泥土里掺的那种真的有可能是木香剩下的灰?”

    “有可能。”洛神站起来:“不过不能确定是哪种木香,我未曾闻过这般。”

    师清漪若有所si,又说:“你看了铜壶后面那个日晷了么?”

    洛神点头。

    师清漪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发现那个日晷,它好像能动。”

    洛神眼眸清亮,只是看着她,微微一笑。

    师清漪之前见她在那日晷chu看了好一阵,估计她早就知道了,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拉着她往那边走,说:“那些时刻盘看来得用点力气才能转得动,我没敢乱动,万一不小心转错了碰到什么机关就不妥了。你过来看看。”

    千芊和风笙也正蹲在那日晷边上观察,千芊百无聊赖说:“这位置也没有多少阳光照过来,根本用不上日晷的,这东西只是个摆设,出现在这很不合理。”

    洛神淡道:“这铜壶滴漏也是个摆设,亦不合理。”

    风笙讶然:“洛小jie?”

    洛神反问风笙:“向yi校准这个铜壶滴漏,使用的时辰标准是什么?”

    “它和我们现在的时间丝毫不差,特别准,当然是用的北京时间。”

    “这便是了。它的时辰与我们如今的时辰分毫不差,我们时辰显示是如何,它便显示如何,可如今看时辰诸多方便,钟表手机网络等皆有,在哪里看时辰不是看,为何一定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日日来校准此滴漏?它校准的意义何在?”

    风笙一时有点哑口无言,顿了顿,他还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服自己:“也许是向yi不想让这个滴漏荒废呢,既然它是个很jing巧的宝贝,可能上一辈的人想继续发挥它的计时功能,免得它长久不用有所损坏?”

    洛神看他一眼,讳莫如深:“那倘若真是这般,她还当真是个分外执着之人。”

    这时候盯着日晷转盘刻度的师清漪突然又问他:“向yi每天校准时间是固定的么?是否分了几个时间段?”

    风笙道:“的确是固定的,她每天都会在早上六点,中午十二点,下午六点,晚上八点,半ye十二点过来校准,小时候我和小jie还有苏亦十二点好奇守在这看滴漏准不准,那时候还真的撞上向yi了,她每天这几个时间都来,风雨无阻,绝无延迟,就像这是她的命。”

    说到这他好像想起了什么,神se有点不舒服:“记得有一次小jie发高烧,非常危险,她小时候一直照顾小jie,却也没有第一时间来看她,而是去校准她的这个滴漏。我那时候想,即使……即使雨家有人死了,她也只会先管她的滴漏时间准不准吧。”

    洛神道:“所以她这么多年好似倾尽了她生命的所有,对家中人死活视而不见,只为将一个铜壶滴漏的时辰校准为我们现在随时可见的通用时辰?”

    “这……”风笙听出洛神的意si,答不上话来。

    洛神低声道:“也许,她不顾一切按时过来,并不是为了校正这个作为摆设的滴漏。”

    师清漪看了她一眼,两人四目相接,师清漪清楚她的想法,指着日晷上几个刻度说:“这些刻度,一个刻度占一圈刻盘环,每个刻盘环都可以旋转,你们看这几个刻度,仔细摸的话会感觉到它们的表面比其余的刻度要光滑一点,说明它们被人触摸的频率会高一些。早六点,午十二点,下午六点,晚上八点,半ye十二点,这是向yi每天过来校准的时间,刚好这几个对应刻度,卯时,午时,酉时,戌时,子时,相对更加光滑,我们可以试着旋转这几个刻度。”

    风笙身在雨家,多少也明白一些风水堪舆的知识,听师清漪这一说,再瞧瞧这个日晷,顿时恍然大悟,脸se有点白,说:“我要不要叫小jie也过来看看这个机关?”

    师清漪道:“你说她状tai不好,尤其是晚上,就先不要惊动她给她增添负担,天亮再说。”

    风笙想想觉得在理,原地没动:“那这几个刻度应该转到一个什么位置?如果转错了,后果有可能不堪设想。”

    师清漪其实早就想到了破解的方法,但是她又担心这种应对是否过于简单,所以也不敢贸然转动。

    洛神看着师清漪道:“越是固守某些规律的人的机关,便越好破,因着他们shu悉各种对应规律,倘若规律用不对,他们便会无法接受。反倒是不拘一格的人的机关,随意为之,难有规律可循,要难上许多。想来向yi,是属于前者。”

    师清漪明白洛神是猜到了她的观点,顿时也轻松了许多,说:“我在想是不是其实就很简单,这地方是人为所建,就暂时先不考虑理论上的方位五行,而是根据十二地支和机关设置者原本就拟好的五行参照,卯木,午火,酉金,戌土,子水,卯时要对应人为木参照方位,也就是外面那棵古树的方位。”

    她说着,使力拨动了卯时的刻盘。

    在场的人都盯着她的手指动作,这方窄小空间里除了那滴水的规律声音,别无它响。

    滴答。

    一滴水溅起涟漪。

    那刻盘缓缓旋转,终于对上了木位。

    师清漪背上冒了点虚汗,在没看见结果前,她其实也不敢完全保证什么,等到卯时刻盘对应好后,并没有什么异变,她这才暂时松了口气。

    “五行参照物应该都是这房子附近的东西,这铜壶滴漏金水均沾,是同一方位?”千芊道。

    师清漪点点头,有了之前的试探,这次她把酉时和子时都转到了铜壶滴漏所在方位。

    还好目前一切正常。

    “那土呢?”风笙有点忐忑:“房子nei外都是土石,范围太大了,每个方位都有,并没有特别参照。”

    “那先别管,维持原状,我们先看看火位。”师清漪道。她心想五行八卦算起来本质就是一个圆,既然身边全都是土位参考,充满了每个位置,圆的起点本来就是终点,也许戌土位本来就不需要改变。

    “灯火灯火,参照是门外面的那盏园灯么?”风笙问她。

    师清漪摇摇头,千芊笑道:“那些可不是古代货真价实的灯火,里面可都是led灯管呢,这也能叫火?”

    “那这里并没有哪个地方是有火的啊。”风笙皱眉。

    洛神看向她刚去过的西南角:“那里有火。”

    西南角此刻却空空如也,远远看去,一尘不染。

    洛神道:“我在那里缝隙中发现木香熏过的灰,积了些时间了,熏木香时必须焚烧木香,而那chu地上有一块不甚规则的黑se印记,想来是有人曾多次在那个方位焚烧木香,盛放木香的容器yu火受热,久而久之便在这地上烙出一点印记来。虽然这个位置已经清理干净了,不过那人曾多次在此焚香,她开启机关时那个位置必定是有火的。”

    师清漪转动时刻盘,将午时调到了西南那个方位。

    很快她就听到一阵细小的摩擦转动声,跟着整个房子地面震颤起来,几个人连忙退开bi让,就见这铜壶滴漏所在的地板同时和滴漏一起缓缓下降,只听一声闷响,估计是铜壶滴漏和下面的什么地面已经相接了,房子地板露出一个洞口来。

    而那铜壶滴漏原本由五个铜壶组成,如今却刚好成为了下去的五层台阶,洛神往下觑了一眼,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第一个跳到了最上面那铜壶顶面,沿着这铜壶滴漏代替的台阶走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