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探虚陵现代篇 第345章 夕拾(下)

时间:2020-01-15作者:君sola

    第三百四十二章——夕拾(下)

    师清漪像是看穿了宁凝所想,脸纯善:“宁jie,你别紧张啊,我就关心关心。800[]”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紧张了!”宁凝同手同脚地往后退了两步。

    你可千万别关心,你关心,我就闹心!

    “你不紧张干嘛走lu顺拐?”师清漪瞥她眼。

    宁凝:“……”

    “你也别跟我兜圈子了。”宁凝抖了抖手脚,冷哼道:“说吧,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师清漪眼里晃了光:“大冷天的我看见你杵在这动不动的,你在等人啊?”

    “没有。”宁凝挺烦躁:“房间里太闷了,我出来吹吹风。”

    “这么冷,还吹风呢。”

    宁凝满头满脸挂着“你管得着吗”的不屑表qing,但是很明显,她不敢说出口。

    师清漪左右看看,颇有点漫不经心:“你这爱好还挺别致。”

    她拎了满满当当的袋日用品,转而气定神闲地往酒店里走:“你住哪号房?”

    宁凝脸se立刻就黑了,赶紧要去阻止她,谁料师清漪早已经轻飘飘地进了大厅,宁凝不敢大声说话,跟在后面梗着脖子,阴沉沉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真不做什么。”师清漪回头笑,眼底倒是幽幽的:“就想看看你的‘下榻’环境。我怕这地方不安全,要是这犄角旮旯里躲着个什么东西,像上次在se达那样差点要了你的命,那可怎么办?上次我救了你,这次也不能放着你不管不是?出门在外,咱们可都得小心点,宁jie,我这是为你好。”

    宁凝心说你就在这给我满嘴跑火车跑到天上去,鬼才信你,在那磨蹭了片刻,不耐烦道:“行吧,你跟我来。”

    师清漪撩了下发丝,不动声se地进了电梯。

    同时间段,朱萸也已经跑了洛神病房几次。

    从叶仁心那得知师清漪那只狐狸jing有事暂时出门了,别提多高兴,将自己转成只小陀螺,在病房里又是洗水果,又是倒热水,甚至还把叶仁心那些个装着标本的瓶瓶罐罐都给塞进柜子里了,骷髅架子也收了,打开窗子通风,小朱护士本着颗要为她家宫主腾出个好的修养环境的红心,持续在那发光发热。

    只是碍于千芊仍旧在那守着,她便也矜持了些,也没有表现得多激动。

    “宫主,你吃苹果么?”朱萸在那审视着水果篮:“我给你削。”

    洛神温言道:“先前已然吃过了。”

    朱萸暗自腹诽狐狸jing连苹果都削好喂宫主了,实在不给自己表现的机会,只好换了个:“那吃个橙子吧?我给你切。”

    “饮食有度。”

    朱萸:“……”

    她百无聊赖,卷起袖子,准备把桌椅擦遍,看桌子椅子锃亮锃亮的,

    朱萸:“……”

    不用说也知道是狐狸jing擦的。

    洛神见她转来转去,总是闲不住似的,不想凉了她这真心实意为自己着想的热qing,也不说破,只是随了她这心xing。

    千芊笑道:“小朱护士,你现在不用值班么?”

    朱萸嘀咕着:“现在是闲时,有事我会回去的。”

    “你来了次又次,我看你挺辛苦的。”

    “宫主现在行动不方便,我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千芊托着腮,说:“不是有我在这么?”

    朱萸被她问来问去,心里有点搓火,她本来就有话要说,奈何千芊总是不出去,只像棵树在这病房里生了根,雷打不动。全集下载她想着这蛇jing与狐狸jing是块来的,想来是狐朋狗友,估计在这直不走也是狐狸jing的嘱咐,就有点不悦,哼唧挤出句话:“宫主的饮食起居我最shu悉了,多个人,多份力。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千芊故意副恍然大悟的面孔:“我明白了,我是个多余的人。”

    朱萸:“……”

    洛神端坐似静雪,只拿眼风觑了千芊眼。

    千芊心领神会,朝她眨眨眼,跟着施施然站起来了,走到朱萸面前:“小朱护士,我想起还有点事要chu理,先出去下,你可要好好照顾你家宫主。”

    朱萸巴不得她走,含糊应了声:“哦,我知道。”

    她个子最矮,还是青涩的身量,千芊高出她许多,当下抬了手摸小狗似地摸了摸她的脑袋顶:“这么乖,可爱。”

    手上着的小蛇探出脑袋来,蛇信吐吐的,大概是捧场。

    朱萸差点炸了:“……”

    而罪魁祸首拧着腰肢步三摇走了。

    病房里只剩下洛神和朱萸两人,朱萸下jing神抖擞,搬着把凳子巴巴地在洛神面前坐了。

    洛神淡道:“说罢。”

    朱萸笑着说:“我就知道,宫主不用看就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我自幼同长大,怎会不知。”

    朱萸愣,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早已被厚重历史埋了个尘土飞扬,早已朽不见骨的年少时光,眼睛倏然红了,哽咽说:“嗯,嗯,宫主最明白我了。”

    洛神取了纸巾递给她:“成什么样子。”

    朱萸赶紧宝贝似地接过来,拿纸巾擦了擦眼睛。

    洛神也不再开口,缓和了会qing绪,朱萸十分忐忑道:“宫主,之前你让我打电话那事,我没打,曾经你嘱咐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的,这是我第次骗你,我心里真的很不好受,你肯定……肯定对我失望了吧?”

    “怎会。”

    朱萸认真说:“我承认,我……我那时候是有私心。我不想那么快让她知道你的qing况,如果她来了,宫主你肯定是想跟她在块的,她肯定也会想时时刻刻照顾你,寸步不离,你看她苹果也切了,桌椅也擦了,将你照顾得无微不至的,我……根本就没我什么事了。”

    她低了头,俨然副想为家里人尽份心,结果却发现毫无用武之地的不甘模样,嗫嚅说:“我只是想能多照顾宫主你几天,从小我就侍奉在你身侧,我也不是真的不想告诉她,她找不到你,肯定着急,我是想着过几天再打给她,宫主你受了这么多苦,还差点就……我气都气死了,就想故意吊着她,让她吃点苦头。”

    洛神没说别的什么,只是纠正朱萸:“阿萸,她才是最苦的。”

    朱萸哽咽得有点厉害:“我知道她辛苦,找你都找到这来,什么招都用上了。我也知道是我幼稚,让宫主你看笑话了,可我就是忍不住。”

    洛神叹口气,笑得颇为无奈:“其实我早已猜到了。让你随着仁心出来见识这个世界,多少年了,却还未曾长大似的。”

    “我已经是老姑娘了,哪里没长大。”朱萸小声说:“我也就是在宫主你面前才这样,宫主比我年长,从小到大,你也总是把我当小孩子看,我都习惯了的。”

    “你这般说,那我岂不是老得不成了的老姑娘?”临了,她又本正经纠正自己:“嗯,我嫁人了,不能算姑娘了。”

    朱萸:“……”

    静了静,洛神又低低道了声,长睫抖落了细碎的光,似在自言自语:“是太老了。”

    时光老去到某个程度,听过万千世音,看过万丈红尘,已心无旁骛,静如深潭,唯du心尖上那抹殷红血放不下。她将她捧着,护着,若真的有那么天到来,她对此释然,又眷恋不舍。

    明知指间细沙,她竟还想再握握。

    朱萸哪里知道洛神在想什么,听就十分愤愤:“宫主,你嫁给了她,可她究竟是撞了什么邪,怎么会不记得——”

    洛神见她神se变得异常激动,只摇头道:“方才清漪在的时候,我便晓得你要同她说这些。不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