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48章 承受不了失去他的打击

时间:2018-05-16作者:半杯咖啡

    晚上,回到端木家,邵烈风的心情有些沉重,以至于一向粗叶大枝的严怀谨都察觉到不对,更何况几个心细的老人家。

    “烈风,是不是工作上发生什么事了,今天你有不对劲哦,晚饭都没怎么吃?”

    饭后,陈俪带着孩子上楼了,程素素颇为担心地来到邵烈风的房间。

    “妈,没有呀,工作很顺利,最近公司拓展,可能有点累吧,没事的。”邵烈风知道自己的反常必定会让老人担心,可是他真得接受不了。

    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冰冷冷的站在那,他的心有种说不出的痛和沉重。

    也怪不得端木艺心不敢回家。

    “烈风,艺心今晚是加班吧?”程素素又问,这个干儿子一向很理智,而且冷静,从来不将工作情绪带回家,今天,怎么这么怪。

    她看得出邵烈风不像是累,像是发生了什么沉痛的事,他眉宇那沉重的神色,让人很担心。

    “是啊,艺心今天晚班,她说晚上不想跑来跑去,住在医院,明天再回来。”

    邵烈风道,这会他真担心程素素会打电话给端木艺心或是到医院。

    端木艺心的声音已经哑得说不出话,如果打到医院,一准就露馅了。

    “嗯,这出差半个月,怎么一回来就上晚班,还有擎苍,这是出什么差,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回来?连个电话都没有,真让人担心。”

    程素素点了点头,其实邵烈风的担心是多余的,端木艺心对父母一向孝顺,即使是当年怀孕的事,对妈妈都没有隐瞒,也因此,程素素根本就不会怀疑,更不可能打电话到医院去查,不过打电话给端木艺心到是有可能的。

    “妈,擎苍出任务,那是最高机密,我们都不知道的,他的职业不同于我们,那是任何人都不能说的,没准就能叶叔都不知道呢,您老就别挂心了,待任务完成,自然就回来了。”

    邵烈风急忙道。

    “这点我是知道的,就是觉得苦了艺心,这长年的,三不时五的不是出任务就是军演,怪不得都说军嫂不易。”

    程素素也就是跟邵烈风这个干儿子吐个槽,其实也没别的意思。

    “是啊,不过幸好艺心有你们二老,比起其他的军嫂,已经幸福很多了。”

    “是啊,擎苍有你这个好兄弟,艺心有你这个哥哥,他们都是幸福的。”

    程素素点头,感慨道。

    “奶奶,你跟邵叔聊天呢?”这时,严怀谨从门外探出头道。

    “是啊,已经说完了,昊然和倾心作业做完了吗?”程素素起身道。

    “差不多了,阿晟在哪。”严怀谨道。

    “好,那我去看看。”

    程素素说着,起身离开。

    “小子,你来做什么?不是过几天就要考试了吗?还这么清闲。”程素素离开,邵烈风也松了口气。

    “邵叔,我可是奉命前来的。”严怀谨进屋,小心的将门关上,以前可没见这小子如此小心翼翼。

    “邵叔,我婶婶咋没回呢?刚才我打电话了,都没人接哦。”

    严怀谨笑眯眯道。

    “加班呢,上班时候那能听到电话,邵叔累了,洗澡了,有什么事,周末再说。”邵烈风直接就轰人,他忘记了一点,严怀谨的爹可不是简单人,叶擎苍可是唤严哥的,现在叶擎苍发生这么大的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邵叔,我刚才可是打电话给我爸了,好像叶叔出什么事了吧——”严怀谨试探道。

    也是邵烈风太过惊讶,否则也不至于让这小子试探出来。

    “你爸说了什么?”

    邵烈风看到严怀谨那神情就知道自己说露嘴了。

    “其实也没说什么,邵叔,我叶叔怎么了?他这出差这么久了,没回来,不会是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吧?”

    严怀谨在邵烈风床上坐下道。

    “臭小子,你就不能盼点好,你叶叔好着呢,别胡说八道,等任务完成就回来了。”

    邵烈风再一次道,不想再被这小子套路,素性拿衣服去洗澡。

    “看来叶叔真出事了。”邵烈风虽然出去了,但是不表示严怀谨就不会问,这小子的性格向来如此,他立即拿过邵烈风的电话,给老爸打电话。

    “爸,是我,问你个事,我叶叔了?”对于自己的老爸,严怀谨还有点害怕的,因此说话也没有那么嚣了。

    “你叶婶有没有好一点?”严怀谨的爸爸问儿子,叶擎苍的事,并不算什么军事机密,所以严怀谨爸爸这种级别的还是知道的。

    “叶婶她很不好,爸,叶叔到底怎么了?叶婶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哭——”

    这小子一向胆不小,不过今天连他老爸都敢套路,这皮是真得痒了。

    “唉,你别烦你叶婶,你叶叔发生那样的事,谁都……”

    “爸,你说了半天,还没说我叶叔怎么了呢?”

    严怀谨待老爸说完后,急道。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给老子好好看书,叶叔的事,你帮不上忙,这几天,你帮叶婶带好孩子就是帮大忙了。”

    严怀谨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老爸这嘴也太严实了,咋不说呢?叶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邵叔肯定知道,那么只有等邵叔洗澡出来后再问了。

    邵烈风从洗澡间出来后,见严怀谨还在,愣了下。

    “你小子还没走呀。”

    “邵叔,刚给我爹打电话了,他让我帮婶婶带好宝宝,叶叔……”

    “你小子别套路我了,你叶叔的事,你也帮不上忙,就像你爹说的,现在抓紧学习,等考试结束后,在出国前,帮着带好宝宝,其他的事,艺心会处理的。”

    邵烈风不想说太多,此时,他脑中还是一片混乱,一方面又担心端木艺心,寻思着明天一早得先去看看她。

    严怀谨问不到,只能走,走之前,邵烈风叮嘱道:“小谨,别在端木爷爷,奶奶面前乱说。”

    “邵叔,我知道,反正你不跟我说,早晚我也会知道的。”

    严怀谨郁闷道,虽然没问到结果,但是他敢肯定,端木艺心今晚没回来,肯定和叶擎苍的事有关。

    他是和于昊晟睡一起的,因此,晚上回房间后,两人就猜测了起来。

    “阿晟,你说叶叔会不会是出任务的时候牺牲了?要不然,为什么邵叔这么大反应,就连我爹都不说。”

    躺在床上,严怀谨纠结道。

    “过两天就知道了,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呢?如果叶少出事了……”

    “阿晟,如果叶叔真牺牲了,你还走吗?”严怀谨突然从床上坐起道。

    “走,你觉得就我们现在这样,能保护得了心姐还有昊然,倾心吗?只有让自己更强大,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于昊晟咬着辰,心情沉重道。

    于太太的事给他的打击很大,也让他清楚地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自己不够强大,那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意的人被人欺负,被伤害。

    而现在,他最在意的人就是端木艺心了,如果叶擎苍真得出事了,牺牲了,那么他更要走,只有让自己强大,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最在意的心姐,至于现在,有邵烈风在,他相信端木艺心暂时不会有事的。

    “行吧,那我……”

    “你当然也得走,你忘记你女朋友的事了吗?如果当初你够强大,她会死吗?你现在就算留下,也帮不上什么忙。”

    于昊晟打断严怀谨的话。

    “你真是的,明明比我小,却这么老成,太闷了,像你这样,将来肯定没女人愿意嫁你。”

    严怀谨有些不高兴道。

    “小谨,我们不是孩子了,不能再任性。”

    于昊晟看着严怀谨异常严肃,凝重。他担心严怀谨考试的时候,故意放水。

    “我知道,你说过呀,你说你没有任性的资本,不说了,睡觉,明天我去我爹那打听打听,看看叶叔啥事了。”

    严怀谨说着躺下,拉过毯子连头一块盖住。

    第二天一早,邵烈风早餐都没吃,便出门了,只是叮嘱严怀谨和于昊晟送昊然和倾心上学,他买好早餐,就赶到自己的住处,他担心端木艺心,昨天中午端木艺心没吃,以她昨天的状态,估计晚饭也没吃,真怕她会虚脱。

    果然,当邵烈风提着早餐到住处的时候,端木艺心还是坐在沙发上,保持着昨天的姿势,电视依旧是开的,不过估计端木艺心也不知道电视里在放什么。

    “艺心,你昨晚没睡吗?”

    邵烈风上前,先是关了电视,果然,端木艺心一点反应都没有。

    “艺心,你不能这样虐待自己,擎苍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不为别的,就算为了三个孩子你也要振作起来。”

    邵烈风又去拿水,倒了水送至端木艺心唇边。

    “烈风,你告诉我,我在做梦?告诉我,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擎苍只是出任务了,他并没有出事对不对?”

    端木艺心沙哑的声音里满满的伤痛,她接受不了,她无法承受失去叶擎苍的痛。

    “艺心,我也希望只是一场梦,可那不是梦,擎苍出事了,我们应该庆幸,他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邵烈风蹲在端木艺心身前,心疼地劝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