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25章 老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邵烈风和叶擎苍的双重压力下,于震南还是答应了,这顿饭是没法好好吃了,当然,这个时间也是没法公证的。

    为免于震南变卦,也为了让他见一见于昊晟,当天晚上,于震南住到了邵烈风家中。

    “既然这样那我今晚就不过去了,至于吃饭,我也没什么胃口,你们正好去接于昊晟,然后一起吃吧。”

    邵烈风看了看表,现在回去,还能赶上吃饭,比起外面这些大餐,他更喜欢家里的粗茶淡饭。

    “好,那明天——”

    “明天早上我们公证处机,叫上律师。”

    叶擎苍道,如果这间事办好了,他也能省事不少,至少这五年里,不必像预期的那么辛苦。

    “叶少,邵总,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可以去公证,但是有一点,不能让阿晟知道。”

    于震南在叶擎苍准备开门的时候,突然道。

    “于总,阿晟并不稀罕你的财产,实际上,阿晟并没打算要你的财产,我们之所以让你写下这个但书,只是出于他的安全考虑,不管怎么说,他这条命,都是艺心救回来的,如果就这么没了,那艺心所付出的心血和精力,岂不都白费了,去美国为你儿子做这个手术,艺心更是差点连命都搭上,就冲着这一点,我们也不允许任何人没有经过我们同意就取走于昊晟的命,谁都不可以,所以,等明天公证后,要怎么对你的那位说,我相信像于总这么聪明的人,根本不用我们教吧。”

    邵烈风睨着于震南,不屑道。

    “于先生,邵总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明天回去后要怎么跟小三说,你自己决定,她的生死,决定在你的手上,如果她还要那么不识相,那她最好有承担后果的心理准备。”

    叶擎苍说完,不待于震南再开口,拉门离开。

    “于总,这会我也饿了,不如我们吃完再走吧,正好我打电话让周警官送阿晟一块过来。”

    邵烈风看着地下的狼藉道。

    他看得出于震南心里还有迟疑,只要没去公证,他随时都可以变卦,这也是邵烈风所担心的,就怕他回去后见了那个女人后,变卦,这才提出今天晚上让于震南住到他那的打算。

    “也好,我也想见见他。”于震南郁闷道,如果今天晚上不是有叶擎苍在,他是肯定不会答应的,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这么本事,竟然有这么多人护着,所以,他必须见上一见,那个逆子,如果他真的身体健康,他们夫妻又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邵烈风点了点头,叫来服务员将房间收拾下,并且照着之前的菜单重新下单。

    周寅接到电话后就带着于昊晟来了,不过他不是一人来的,叫了两个属下,一来于昊晟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二来,既然有人请客,也犒赏一下辛苦的伙计们。

    这边菜上的差不多了,周寅他们几人也到了,来的时候,周寅并没有跟于昊晟说于震南也在,因此,于昊晟在看到亲爹时,掉头就要走,幸好周寅早有防备,一把拽住了他。

    “小子,你这条命可是他给的,年纪轻轻,别这么大火气,一家人,有什么事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说,没必要弄得要死要活的。”

    周寅按着于昊晟在于震南身边坐下。

    “阿晟,还在生爸爸的气吗?”于震南慈祥地看着儿子,孩子瘦了,那张脸上,写满了怨恨,那是对他的怨恨。

    “我没有爸爸,我妈走了后,我便没有亲人了,邵大哥,你叫他来做什么?”

    于昊晟全身紧绷,那个女人要杀他,他不怪,他怪的,怨的,是妈妈的死。如果不是于震南的无情,妈妈不会走上那条路的。

    “阿晟,难道你真想死的不明不白吗?”邵烈风蹙眉,他没想到于昊晟对于震南的恨已经如此之深。看来他们这辈子父子缘分真得尽了。

    “于震南,你去跟那个女人说,有种,她就杀了我,只要我不死,我一定会让她后悔来到这世上。”

    于昊晟牙齿咬得咯咯响,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了端木艺心,邵烈风,如果没有他们,他于昊晟,只怕已经重新投胎了。

    “是爸爸不好,你放心,只要爸爸还活着,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阿晟……”

    于震南伸手,想抓儿子的手,却被甩开了,于昊晟起身,坐到了邵烈风的另一侧,和于震南彻底地隔开了。

    “你的身体……”

    “我绝对会活得比你久。”于昊晟恨恨道。

    “阿晟,吃饭,多吃点,你心姐说你瘦了,心疼死了,来,今晚这些菜吃完,吃完有奖励。”邵烈风摸着于昊晟的肩道。一旁的于震南看着心里百般不是滋味,那明明是他的儿子,明明他才是亲人,可是此时,恐怕这满屋的人,儿子跟谁都亲近,唯独恨他吧。

    “邵大哥,你可不要哄我,先说说有啥奖励呗。”

    于昊晟笑眯眯地看着碗里的菜,此时的他,和当初邵烈风初见时一样,邵烈风在心里轻叹,再也回不去了。

    “艺心明天休息,你想不想去看心姐姐,想不想小天。”邵烈风笑着,说话间,又为于昊晟舀了碗汤。

    “要去。”于昊晟嘴里塞满了食物,有些含糊不清道。

    “阿晟,别听邵总的,吃太多会伤胃,吃饱就好,明天去端木医生家,肯定有好吃的。”

    看于昊晟那样子,周寅心里有些难受,这孩子跟在美国见到时已经不一样了,他将所有的一切都藏进了他那颗新生的心里。

    “也对,阿晟,那你少吃点,撑坏了,艺心要跟我发脾气的。”

    邵烈风闻言又道。

    “能见到心姐,就算撑坏也高兴。”于昊晟笑着道。

    “你这孩子。”

    于震南并没有吃什么,看着儿子‘讨好’似的猛吃东西,眼睛酸涩的难受,借着去洗手间,将泪水挤了回去。

    他真的不是一个好父亲,儿子出生便有先天性心脏病,这二十年来,都是妻子在照顾儿子,他这个做爸爸的,见儿子的次数都少,即使去医院看,也是匆匆的,最多的便是上次在美国的时候,陪的最久。

    这个时候,于震南第一次感到了愧疚,他这个有血缘的父亲,比不上那两个只认识数月的年轻人。

    “邵大哥,周大哥,他不会在卫生间里做什么坏事吧?”见于震南半天没出来,于昊晟哼了声道。

    他这话,让邵烈风和周寅皆是一怔,看来他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不在意呀。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

    于震南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儿子的话,眼眶一热,泪水涌了出来,不得已又退了回去。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于震南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于震南虽然是老脸,但是出来的时候,右脸上那鲜明的掌印还是让人无法忽略,不过也没人说什么,这一次,众人皆安静地吃饭,饭后,周寅三人再次护送于昊晟回到邵家。

    尽管有于震南在,但是谁也不敢保证,那些人会不会选在今晚动手,因此,周寅同样也留了下来。

    第二天一早,于昊晟起得特别早,邵烈风同往常一样,从酒店叫了外卖送到家,吃过早餐才前往端木家。

    昨天晚上,叶擎苍回来后已经跟端木艺心说过,所以今天端木艺心的任务就是看好于昊晟,而叶擎苍和邵烈风则和于震南去公证处,律师也一早约好了,在公证处碰面。

    在前往公证处的途中

    “叶少,邵总,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保护我儿子,真得非常感谢。”

    “于总,我们不需要你的感谢,保护于昊晟,只是因为他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顽强的孩子,而不是因为是于震南的儿子。”

    邵烈风心里有些酸涩,此时,他是心甘情愿的,他欠儿子得太多了,如果金钱真得能弥补自己的失职,再多他都愿意。

    公证处,律师和公证员早就等着了,周寅他们甚至还将李雪梅带了过来,这也是给她的一个警告。

    “老于,这一大清早来公证处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李雪梅眼里跳动着喜悦的光芒,公证处,还有律师,她心里有了期待。

    “嗯,阿梅,这辈子我不能娶你为妻,她临死前,我答应过她,这辈子,再也不会有女人进于家。”

    于震南没有错过李雪梅眼里的喜悦,或许以前他只是不在意吧,就像叶擎苍说的,是不是真爱,这就是考验的时候了。

    “于先生,我是正泽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刘泽明……”

    律师先是将起早好的文件拿给于震南,在于震南确定后,再将文件递给公证员。

    接着,在公证员的宣读下,叶擎苍,邵烈风签字……

    “老于,这是……”李雪梅掩饰不住眼里的愤怒,绝望,她想上前阻止,但是在听到内容的时候,她已经傻了,等她清醒过来时,一切已成定局,她没有机会了。

    “就是你听到的,这也是我答应我妻子的,于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儿子于昊晟的,如果阿晟有个意外,那一切都捐出去。”

    于震南闭上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