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24章 叶少你太会坑人了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于总,说句不好听的,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怪他?怪他不尊重你这个父亲吗?还是说怪他当众打你的脸了?”

    邵烈风喝了口茶,冷笑道。

    “古语有云:子不言父之过,可他都做了什么?他妈是自杀的,并不是我逼死的,可他倒好,全算在我头上,再怎么说我也是他爸吧。”

    虽说家丑不外扬,但于震南今天也不顾什么面子了,对面这两位,对于他家那点事,相信都知道的,所以今天也没什么需要遮掩的。

    “于震南,你觉得你对得起‘爸爸’这个称呼吗?”

    叶擎苍一脚踢开身边的椅子,若不是看在于震南上了年纪,这一脚绝对会招呼在于震南身上。

    “叶少,您也是为人父的,您应该也明白做爸爸的……”

    “姓于的,不要拿你跟我比,我叶擎苍不似某些没底线的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你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放过。”

    叶擎苍真想将面前的茶泼在于震南脸上。

    “叶少,我于震南在商场上也是……”

    “于总,你说再多有意义吗?阿晟如果不是住在我那,只怕早死千百次了,于总,就算你不喜欢这个儿子,也不至于下此狠手吧?阿晟都已经离开于家了,你还……”

    “等等,邵总,您说的什么意思?我儿子怎么了?”

    于震南终于听出不对,急得站了起来。

    “你在乎于昊晟吗?别忘了,如果不是你,他根本不会有危险。”邵烈风指责道。

    “是她?难道是阿梅?不,不会的,她说过不在乎……”

    “不在乎你的财产吗?于震南,你别自欺欺人了,你觉得那女人爱你什么?爱你的人?”

    “擎苍,你别这么说,我们于总还是挺有魅力的,不是都说成熟的男人最有魅力吗?我们于总的魅力是有的,要不然,那个女人愿意没名没分的为男人生孩子……”

    “叶少,真的是阿梅吗?”

    于震南是不知道儿子有危险,只当儿子生气不肯回家,现在一听说儿子有危险,立即紧张了。

    “于总心理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叶擎苍端起酒和邵烈风碰杯,如果于震南心里没有怀疑,不会在他们一说便说出情人的名字。

    “阿晟还好吗?他在哪?”于震南看邵烈风,从两人的态度,他猜测,儿子必须跟邵烈风在一起。

    “好,很好,非常好,十分的好,他在警局……”

    “他——”

    “于总,你太心急了,烈风能想到的,目前能保住你儿子命的地方,只有警局,对他来说,才是安全的。”

    叶擎苍看着于昊晟,一时间不知道他是担心儿子,还是心急‘事情败露’?

    “不会的,她——真那么狠?”此时,于震南心里还有一丝期待,希望他的阿梅还是那个善解人意的阿梅,还是那个温柔,善良的小女人。

    “最毒女人心,你身边的哪个女人不狠,你太太?她也狠,只不过她是对自己狠,而现在你身边的女人,她是对别人狠。”

    叶擎苍看着于震南,方法之前,他和邵烈风都讨论过了,如果于震南真在乎于昊晟这个儿子,心里还有儿子,那么就立下遗嘱,当然,光是说不行,必须找来律师,还必须去公证,另外,还得有但书。

    “听叶少的意思,我这身边就没一个好女人?”于震南笑,笑得有些苦涩,见叶擎苍和邵烈风都没说话,又道:“也是,就连于美凤都在盯着于家的财产,更何况其他的女人。”

    “于总是想保着于美凤吗?”邵烈风道,于美凤那天做了什么,他从严怀谨那已经知道,那个女人,程家将她赶出来才是对的。

    “我现在还能保护谁?妻子保护不了,自己的儿子保护不了,除了一堆数字,我还有什么?还能保护谁?”

    于震南苦笑,妻了保护不了,儿子保护不了,他还保护得了谁?

    “那你现在想保护谁?”邵烈风接过话道。

    “我现在还能保护谁?”于震南有些茫然,儿子有危险,难道他现在要去对阿梅动手,她可是同样怀着他的孩子,同样都是自己骨肉,他无法做出选择。

    “你想保护谁?”

    “我的孩子,他们现在才是我的所有。”于震南低声道,他用的是孩子,不是儿子,但是邵烈风和叶擎苍却没有想那么多,只当这孩子是指于昊晟。

    “于总,如果你还是个有良知的父亲,你心里还有那么点父爱,你就应该知道答案,而不是问我们。”

    叶擎苍看着于震南,希望他自己能够提出来。

    “手心是肉,手背是肉,我要怎么选择,阿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如果……”

    “于震南,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所以,你还是放弃了阿晟。”不等于震南说完,邵烈风已经怒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原来于震南所谓的手心是肉,手背是肉,只不过是说给他和叶擎苍听的。

    “于总是觉得于昊晟的身体不好,所以要放弃他,想着那女人肚子里的那个。”

    叶擎苍接过话,原来如此,怪不得儿子离家出走,他也不曾找。

    “当初医生断定,阿晟活不过……”

    “可是他已经过了二十岁生日,艺心说阿晟的手术很成功,他现在只要不发生人为的意外,绝对能活到八九十,这样的话,你还要放弃他吗?”

    邵烈风听不下去,于震南,根本不配为人父,根本不够资格让于昊晟喊他一声‘爸’。

    “再过几个月阿梅就要生了,我……”

    “于总,你确定她怀的是你的儿子吗?”邵烈风嘲讽道。

    于震南微怔,而后肯定道:“当然,我于震南再孬,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都分不清。”

    “于震南,所以说,你做出决定了吗?”

    “我——两个都是我的孩子,我都要,可是……”

    “可是,在那女人生下孩子前,于昊晟可能已经没了。”

    “阿梅现在是孕妇,就算报警,警方也不能将她怎么办,我——我可以请人保护阿晟,可以请警方保护阿晟。”

    于震南紧张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从来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叶擎天看着于震南的话,叶擎苍和邵烈风都想笑,这样的话,他竟然也说得出来,看来,他心里的天平已经倾向小情人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了。

    “那我能怎么做?”

    于震南咬着牙,看向叶擎苍,他相信既然这两位约他,一定已经想好了。

    “于总,那女人为什么要除掉于昊晟你应该知道是为了什么?”

    “在宝宝出生的时候,我会将股份分割好,得到想要的,阿梅应该会收手。”

    于震南迟疑道。

    “出生的时候,你确定于昊晟能撑到那个时候吗?所以说,你的心还是偏向那个女人,你不是说她不是那种人,不在乎你的钱,是真爱吗?既然是真爱,那应该不在乎那些身外之物吧。”

    叶擎苍冷厉的眼看向于震南,让于震南到嘴边的话,全咽了下去。

    “于总,不如考验一下你的真爱,你意下如何?”邵烈风和叶擎苍两人一唱一合,让于震南骑虎难下。

    “怎么考验?”于震南额上已见细汗。

    “我想你的小情人应该拿了不少好处吧,即使你现在一毛不给,养个孩子也不成问题吧,如果你真心疼孩子,给他个一千万,余下的,所有一切全部留给阿晟,你可敢赌?”

    邵烈风接过话,即使于昊晟不在乎,他也要让于震南痛上一痛。

    “这有意义吗?这样只会让她更偏激,到时阿晟更危险。”于震南顿了顿道。

    “所以需要于总来个但书,给阿晟来个保障。”

    “两位是为阿晟来找我谈判的吗?”于震南脸上有些挂不住,脸色青白交错。

    “于震南,我看你除了那点身外之物,也没别的了,那晟根本不在乎那些,只是我们兄弟看不下去。”邵烈风沉着脸道。

    “如果是这样,那我和阿晟断绝关系,阿梅肯定不会再动手的,那样阿晟可以平平安安。”

    叶擎苍这一次直接将桌子掀了,刚上的菜,洒了一地不说,有盘直接飞到了于震南的脸上……

    “于震南,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到电视台,报社,宣布和于昊晟断绝关系,不过我今天也可以在这告诉你,你想留给小情人的财产,最后他们一毛钱都得不到。”叶擎苍冷冷道。

    只要于震南敢那么绝,他就算暂时不动罗家,也要交让于震南彻底的破产。

    “我——”于震南看着叶擎苍,他知道叶擎苍既然说出来,那肯定做得到,他有些迟疑,有些犹豫。

    “于总,你就不怕于太太晚上去找你吗?那可是你的亲生儿子,你当真如此绝情吗?”幸好邵烈风刚才抢了杯茶,这会还能坐在那淡定地喝茶,看‘戏’。

    “我写,如果我写了之后,他再出事……”

    “所以,需要于总写个但书,一旦于昊晟先你离开人世,那么,你于家所有的财产,将全部捐给慈善机构,,当然,这些还需要到公证处去公证。”叶擎苍打断于震南的话,他那些没良心的话再说出来,他怕自己忍不住现在毙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