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23章 虎毒不食子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擎苍既然答应了端木艺心,那自然就得去做保护于昊晟可不只是一句话,目前,于昊晟住在邵烈风这里,暂时没人知道,不过估计那边的人很快就能找到这,在国内都好说,但是于昊晟是要出国的,而且五年,除了找信得过的人之外,还有就是一个时间。

    在于昊晟参加考试之前,国内都好安排,现在让叶擎苍烦心的是出国后的事,不管是伦敦还是纽约,危险都是相当大的。

    只要肯花钱杀手很容易雇到的,国外的治安不比国内,人选方面必须严格把关,而且身手要好,还在服役的肯定不行,他们飞行大队身手比不得特战队的,因此,叶擎苍最报找到了秦旭,这些年,秦旭带出来的兵不少,应该有退役的。

    端木艺心这边一个月的假期已经过去了,她已经回到了医院。

    因为上次的事,端木艺心上班后,科室并没有安排她手术,可能是院长特别交代的吧,不然也不至于。

    倒是于家,那边动静越来越大了,邵烈风那里已经不安全了,不得已,邵烈风只得将于昊晟暂时送到了警局,他相信没有人有哪狗胆,敢到警局动手。

    “擎苍,这次真得只能麻烦你了,既然我们都已经决定了,总不能让阿晟就这么死了,那我们多没面子呀。”

    邵烈风约了叶擎苍出来,现在他没办法,叶擎苍的人还没到,他只能将于昊晟先送到警局去,那里比较安全。

    “那小子呢?”

    叶擎苍蹙眉,他这边我还没到,那边就如此及不可待吗?

    “现在在周寅那边,我思来想去,也只有你家最安全了,要不……”

    “烈风,我们是兄弟吗?我家上有老,下有小,你让我将那小子带回家?你是看我家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吗?”

    “擎苍,我说的是叶叔那,家里有个严怀谨了,再去一个于昊晟,非乱了不可,你看能不能跟叶叔说一下。”

    邵烈风道,他也不敢让于昊晟去端木家,那里有老,有小,万一有点什么事,那就是大事,他也担不起这责任。

    “我妈回来了,让那小子住到那,你觉得方便吗?”

    叶擎苍拧眉,如果老妈没回来,还好,现在老妈回来了,阿晟那小子等于是陌生人,不方便,况且,司令部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住进去的吗?

    “擎苍,那要不,直接将那个李雪梅直接作了,那样一劳永逸。”邵烈风故意道。

    “烈风,你这是将兄弟往火里堆,违法犯纪的事,你觉得能做吗?”叶擎苍觉得手有些痒痒,好久没和邵烈风动手了,最近,觉得有些痒痒。

    “这是二选一,擎苍,我是无所谓,反正我又没答应什么。”

    邵烈风一副事不关已的神情道。

    “邵烈风,到底我是你兄弟,还是那小子是你兄弟,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让他先在警局住几天,我这边人很快就到了。”

    叶擎苍咬着牙道,尽管邵烈风出的主意不错,但是军纪可不是开玩笑的,司令部不是什么人都能住进去的,如果那小子是军人,让他去住几天还勉强可以,但现在,绝对不行。

    “擎苍,这事一旦牵扯上警方……”

    “让警方知道正好,也给那女人提个醒,最好让周寅他们去探探于震南的口风,看他心里还有没有于昊晟那个儿子。”

    叶擎苍觉得于震南,再怎么没人性,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儿子生死都不管。

    “到这个时候,如果于震南,真有心,那个女人怀着身孕,至于如此明目张胆地动手吗?”邵烈风冷笑,以前他觉得于震南为人还算不错,现在,彻底的无语了。

    “约于震南出来见一见。”叶擎苍不相信,他也是做爸爸的,他相信于震南再怎么狠心,也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人弄死,否则当初他便不会陪着于昊晟到纽约做手术。

    “可以,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现在就打电话约他。”

    邵烈风果断地拿出手机,要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他还真想跟叶擎苍打这个赌。

    “烈风,你不用那副神情,我敢肯定,他必定会出来见你的。”叶擎苍却坚定道。

    “于总,您好,我是邵烈风,晚上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吗?”

    邵烈风什么都没说,真接说吃饭。

    “好,我请邵总。”

    于震南的回答还真让邵烈风意外,不但没有拒绝,甚至连犹豫都没有,一口就答应了。

    “行,那于总订个地方。”叶擎苍却接过话道。

    “叶少?”

    “是我,正好有些事想请教于总。”

    “不敢,那今天晚上金陵大饭店如何?”

    于震南道,于美凤的事,程家那边已经提出了离婚,于美凤已经回娘家,面对母亲的压力,于震南正愁着,这会叶擎苍肯见他,那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可以,那我和邵总恭候于总大驾。”

    “老公,我今天有些不舒服……”

    叶擎苍话音未落,一个嗲嗲的女音从那头传来,叶擎苍直接就挂了电话。

    机会他给了于震南,选择权在于震南手上,美人和儿子,就看他如何选择了。

    “听到了吧,我这人一向很公平的,但是这声音,我脑中只有三个字‘狐狸精’。这种声音,想必手段自然不在少数,也怪不得于太太败北。”

    邵烈风摇首,他向来很少带有色眼镜看人,这次真是头一遭。

    “你不觉得更大的问题在于震南吗?如果他心坚定,纵然是苏妲已在世又如何?问题应该在于震南身上,于太太死得太不值了。”

    叶擎苍并不是同情于太太,只是叹息,这夫妻俩二十年,竟然发生这样的事。

    “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恭候于总大驾,要不要叫上阿晟?”

    邵烈风觉得应该让于震南见见于昊晟现在的样子,那可是他的儿子,二十年父子情,难道抵不过一个女人?都说女人如衣服,难道‘衣服’比骨肉亲情更重要?

    “还是别了,那小子沉不住气,若是他去了,那今天晚上什么都不必说了。”

    叶擎苍摆手,今天晚上谈正事,如果于震南态度明确,也许他这边可以省事。

    邵烈风和叶擎苍两人前往金陵大酒店,不过坐的是邵烈风的车。

    “烈风,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那女人收手?”

    途中,叶擎苍脑里有了个主意,不过他还是想听听邵烈风的意见。

    “要他收手也容易,让于震南提前写个遗嘱什么的,将所有的财产或大部分财产给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叶擎苍想都没想到,那女人的目的不就是钱吗?一旦她想要的得到了,那自然不会在意于昊晟这个小喽喽了。

    “烈风,你今天脑子是不是有点短路,如果现在于昊晟写了遗嘱,将所有的资产,或是大部分资产留给那个女人和她腹中的孩子,你觉得于震南能活多久?”

    叶擎苍笑着道,不得不说邵烈风的大脑今天有点短路。

    邵烈风一窒,而后笑着道:“那你呢?你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让那女人彻底死了心,立遗嘱,将所有的财产留给于昊晟,这样一来,不仅他自己的命能保住,也能保住于昊晟的命。”

    叶擎苍道,他觉得这才是釜底抽薪的最好办法。

    “那不是加速阿晟的死亡吗?”邵烈风惊道。

    “笨,遗嘱补充一条:如果于昊晟发生意外,所有的财产全部捐给慈善机构。”

    叶擎苍唇角微扬道,对付那种利欲熏心的女人,这才是最狠的,不管是于震南还是于昊晟发生意外,她一毛钱都拿不到。

    “高,这个主意好,或许稍候我们可以这样建议于震南。”邵烈风竖起拇指赞道。

    “看情况再说吧,如果于震南心里有儿子。”

    叶擎苍不置可否道。

    五十分钟后,他们到了金陵大饭店,他们快到的时候接到了于震南的电话,告知包间名。

    “于总——”

    “叶少,邵总,幸会,久仰叶少大名,今日才得以见。”于震南和叶擎苍客气道。

    对于叶擎苍,他虽然没见过,却是知道的,毕竟他和端木艺心见过几次,而于太太活着的时候,曾经跟他提起过。

    “于总的大名才是如雷贯耳,于总一个人吗?”叶擎苍故意道。

    “是,我一人,犬子给两位添麻烦了。”于震南首先道。

    “看来于总心理很清楚,那你就应该清楚,这可不仅仅是麻烦的问题,你若是不稀罕儿子,大可以登报脱离关系,杀人很简单,不说别的,他身上终究还留着你的血,你于心何忍。”

    叶擎苍冷笑,何止是麻烦,这已经是人命的大事了。

    “叶少,我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我知道我太太的死,阿晟恨上了我这个爸爸,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于震南的儿子,父子没有隔夜仇,那天我是过分了点,但我没怪他。”

    于震南解释,这一点,叶擎苍和邵烈风都误会他了,他确实不知道那李雪梅买凶杀于昊晟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