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21章 敢闹就要有承担后果勇气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艺心,我再问你,你将我侄子藏哪了?”于家姑姑再次质问。

    “程太太,我也再说一次,于昊晟跟我没关系,你若再不走,我便告你私闯民宅。”端木艺心的忍耐到了极限,那在她在于家当众打她的脸,今天又来,真当她端木艺心好欺负吗?

    “哟,你告呀,私闯民宅,那可是你家那个谁请我们进来的。”程太太大笑,她今天带人来就是来闹的,她那么乖的侄子,现在竟然变的这么刁钻,刻薄,不是她是谁?

    “姐,她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周警官马上就会到。”严怀谨黑着脸,这还是第一次,敢来他叶叔家闹事的,这才叫真正的作死。

    “哟,我好怕呀,端木医生,好威风,不过我于美凤今天也将话撂这了你不交出我侄子,我是不会离开的。”

    程太太阴阴地笑,一早就听妈妈说侄子和嫂子跟这个医生关系非比一般,今天一定要让她知道,于家是她哥的,可不是那个死去的女人的。

    “妈,你带小天先上楼吧。”这里陈俪带着小天回来了,端木艺心怕吓着儿子,向妈妈使了个眼色道。

    “你的孩子?”于太太看着陈俪牵着的小天,眼神一转,上前,幸好陈俪警惕性高,一把抱起了外孙。

    “陈太太,你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知这是于家的作风,还是程家的风格?”端木艺心彻底被被惹恼了,她没想到于美凤竟然敢向孩子下手。

    “我只是以牙还牙,你闹得我们于家鸡犬不定,我也决不会让你好过。”于美凤再次道。

    “于美凤你最好将话说清楚,什么叫我弄得你们于家鸡犬不宁?”端木艺心越发疑惑了,怎么她一下就成了‘小三’了?难不成于美凤真这么认为?

    “端木艺心,你就不要再装了,我都听说了,我嫂子之所以会自杀,完全是你怂恿的,我嫂子多么温和的一个人,现在阿晟的病又好了,怎么可能会自杀,一定是你这个女人在背后威胁我嫂子,以为……”

    “这位太太,说话要讲证据,我女儿什么样的人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陈俪忍无可忍,那个于昊晟,她是知道的,她知道那是女儿的病人,没想到女儿尽心尽力救人,结果却是这样,真真是不要脸。

    “周警官来了。”听到警笛声,严怀谨喜道。

    “程太太我再说一次,第一,我没有怂恿于太太,第二,阿晟是我的病人没错,但我没有额外收于家一分钱,第三,他并不在我这,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如果你再赖着这里,后果自负。”

    不想弄得人尽皆知,端木艺心最后给于美凤机会。

    “哼,你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只是病人吗?那我嫂子追悼会那天,你去做什么?”

    听到于美凤如此蛮不讲理的话,端木艺心也不再说什么,直接等周寅来处理。

    而此时周寅他们车子已经到了端木家门外。

    “周警官,你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姐都要被人欺负死了,更年期的女人都是神经病,自家人看不好,跑来找我姐。”严怀谨去开门的同时,也跟周寅吐槽。

    于美凤听到严怀谨说她是更年期的女人,脸上更是红绿交错。

    “小严,你又来闹端木医生了。”周寅看到严怀谨摇头道,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听严怀谨说过要住到端木家,没想到这小子还真赖过来了。

    “周警官,您这就说错了,我是来帮姐姐带孩子,怎么能算是闹呢。”

    说话间到了客厅,看到客厅里的于美凤,周寅怔了下,于美凤除了是于震南的妹妹外还是程家太太,自然是知道的。

    “叶少夫人。”周寅先向端木艺心打招呼。

    “周警官,又要麻烦您。”

    “叶少夫人客气了,这是我的职责所在,程太太,不知您带这么我来端木家所为何事?”

    周寅并不想绕圈了,眼前的情形一看便明月因此,他直接看向于美凤。

    “周警官,你来正好,这个女我,拐走了我侄子,自从我嫂子下葬后,阿晟便不见了,一定是被这女人藏起来了,她必然是想用我侄子设施勒索……”

    于美凤说得有声有色,好像端木艺心真的是十恶不赦的绑架犯一般。

    “程太太,您可知道,你现在指控的人是谁?上次于昊晟去美国治疗期间发生了些许意外,当时国内是由我负责过去查案的,而叶少夫人是于昊晟的主治医生,这件事我很清楚,不知你任什么认为叶少夫人绑架了了于昊晟?程太太,有些话可不是随便说的,叶少夫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周寅已经将话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于美凤是个聪明的,就立即走人,那样大家都不会难堪。

    “周警官,你不会因为和这女人认识就偏袒她吧?都说人不可貌相,这个女人表面看着不错,谁知道……”

    “周警官,是我报案,这位程太太不但私闯民宅,更是诽谤,污蔑,既然您来了,那就劳你做个见证。”

    端木艺心不打算再跟她耗下去,一会爸妈回来,只会污了他们的耳朵。

    “会,程太太,请您跟我回局里录个口供。”周寅道,既然给脸不要脸,那他只有公事公办。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接到周寅的命令,两上警员上前扣住于美凤。

    “程太太,请你配合一下,端木医生……”

    “姓周的,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私闯民宅了则这个女人,是他们……”

    “我可以作证,她带着人闯进来,我倒要问问,你这么多人来我姐姐家里做什么?你看看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人,周警官,快将他们带走吧,免得他们吓着小弟弟了。”

    严怀谨落井下石道。

    “放开我,端木艺心,姓周的是不是也是你的姘头,怪不得你……”

    端木艺心听到那个词,端起桌上的水,走上前照着于美凤的脸就泼了过去。

    “程太太,你这张嘴可真是臭不可闻,希望茶香能除除臭味,周警官,人就交给你处理了。”

    “带走。”周寅也恼了,这个于美凤,真是泼妇,见谁脏水往谁上泼,那张嘴真像端木艺心所说的臭不可闻。

    “周警官,她这样应该是要拘留的吧?”端木艺心道,她可不想隔天再看到于美凤。

    “当然,拘留半个月是必须的,还得进行教育,叶少夫人放心,我一定会公事公办。”

    周寅意会,点头道,公事公办很简单。

    “那样最好了,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的,不管是于家还是程家,他们都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端木艺心亦道。

    都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就是太过温和了,这一次,她一定要让于美凤记住,并不是有钱就可以随意侮辱人的。

    周寅将于美凤带走后,端木艺心先打电话给邵烈风,对于于家的事,相信邵烈风会比较清楚。

    于美凤作为出嫁女,应该不会上竿子管娘家的事,这其中必定有人说了什么。

    “烈风,今天于美凤到我家来闹,你帮我查一下,看看到底于家是谁看我不顺眼,另外,听于美凤的意思,阿晟已经离开家一段时间了,于家人应该在是找他,你看能不能帮忙找一下。”

    端木艺心并不知道于昊晟没来找她,并不表示他没去找邵烈风。

    结束和端木艺心的通话后,邵烈风看着就在旁边的于昊晟。

    “阿晟,你也看到了,现在你姑姑上艺心那闹,明天会是谁去闹,你是男人,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邵烈风劝道,于昊晟他很看好,这孩子很有头脑,假以时日必定会有一番成就。

    “邵大哥,我不想回去,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妈已经不在了,那里再也没有我的亲人了。”

    于昊晟摇首,和那天在追悼会上所见,于昊晟变化大的让人难以想象,人瘦了不说,眼神较以前阴郁了,再也没有过去那种干净,阳光的气息了。

    “你妈为什么自杀?阿晟,我想这点不需要我说,你应该明白的。”

    邵烈风之所以收留于昊晟,是因为觉得这孩子可怜,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下,他需要养伤,需要冷静,但是快一个月了,给他的时间已经够了。

    “我知道,但是我不稀罕那些,我从来没想过要他的一分一毫,我要什么,我会通过自己的双手去挣,就像邵大哥你一样。”于昊晟道,于家再有钱又如何,跟他没关系,在他离开的时候,他就不再是于家人了。

    “但是你妈妈在乎,她用她的生命,捍卫了属于你的权力,你真得什么都不要吗?就像有些人说的,你如果真得什么都不要,那谁最高兴?是你口里的狐狸精,你妈已经不在了,于震南如何跟那个女人感情真得很好,或者说那个女人如果怀孕了,那么最占便宜的必然是她。”

    邵烈风每天都劝,可于昊晟这脑袋,榆木疙瘩不说,还死不开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