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20章 于家上门要人

时间:2018-04-1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去过于家,知道于昊晟没事,端木艺心,心里也踏实了,反正有一个月的假期,正好在家里陪陪两位妈妈。

    眼看一个月的假期就要过去了,这段时间里,端木艺心尽可能的不去想在美国的事,每天就在家里摆弄摆弄花草,陪陪孩子,周末便出去散心,有时候带着孩子,有时候就她和叶擎苍两人。

    于家的事,端木艺心也没有再关注,眼不见心不烦,至于于昊晟,这段时间也没再联系,反倒是严怀谨,竟然时不时的来串门。

    端木艺心这才知道严家和叶家竟然也不相上下,怪不得叶擎苍不说,张周两位警官也不说。

    “小谨,你是不是应该找份工作,成天游手好闲的,你就不怕气着你爸妈呀。”

    端木艺心在小花园整理花,严怀谨就在草坪上跟小天玩,就和于昊晟一样,都二十多岁的人,却一个比一个更像小孩子。

    “姐姐,找工作那有那么简单,慢慢找呗,再说了,我才失恋,你总得给我点时间,养养心伤吧。”

    严怀谨厚着脸皮道,女友的去世,在他的心里似乎已经慢慢淡掉了,可能年轻人的感情来得快去得也快吧。

    “就你理由多,都大人了,还这么任性。”

    “姐姐,我在这帮你带小天不好吗?应该很快就暑假了吧,等暑假的时候,昊然和倾心都在家,三个孩子,两个奶奶怎么带得过来,我来帮你带,我不要你付工资,管吃管住就行。”

    严怀谨笑眯眯道。

    “你想得挺美的,就算你愿意,我还怕你带坏孩子呢。”

    “姐姐,我在你眼里真有那么差吗?”严怀谨一脸沮丧道。

    “少跟我来这一套,姐姐已经免疫了,你呀,就算气你爸,也不必整天赖在我家,要是我呀,我一定做出番成绩给他看看,小谨,你爸是军人,你怎么就没想过从军呢?”

    端木艺心一边为花施肥一边道。

    “不是我不想啊,我爷爷奶奶,甚至是我妈都不同意,说什么好男不当兵,没办法了,只好到国外混了,可是外面也好无聊,姐姐,你说我学医好不好?”严怀谨突然道。

    “学医?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你有多大的决心?医学不同于其他的专业,如果专业知识不扎实,在给病人治疗的过程中,稍有交差,那就是一条人命。”

    端木艺心放下手中的活,严肃道。

    “我知道啊,可是也可以救人啊,姐姐你不就救了姓于的那小子吗?我也想像爷爷和姐姐这么厉害。”严怀谨无比认真道。

    “你要是真这么想,那就好好用功,明年再考医科大。”

    “那在我再次参加高考之前住在姐姐家好不好,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爷爷或姐姐呀。”

    严怀谨再次道。

    “小谨,你是不是认真的?高考好像不用考医学吧。”

    端木艺心瞪着小谨道,她知道严怀谨是个很不错的孩子,但是绝对没有想到这孩子日后在医学上的成就是那么大的若干年后,在端木炎之后,又一个诺贝尔医学奖得主。

    “姐姐,我现在比别人大,笨鸟先飞,当然得努力一点,况且有爷爷和您的指导,我一定会日进千里的。”

    “行,只要你爸妈没意见,你想住多久就住久,但是有一点,你不可以闹我爸。”

    端木艺心终于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从小一个人,对于叫她姐姐的,她总是难以拒绝,就像于昊晟,再加上现在的严怀谨,她自己倒没什么,叶擎苍可是脸都绿了。

    知道老公不高兴,端木艺心只有在其他方面好好的补偿他。

    “姐,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小天,你以后要不要做医生?跟外公,妈咪,还有哥哥一样……”

    听着严怀谨的话,端木艺心笑了,“小谨,你说你跟叶叔叔强什么,你喊他叶叔叔,喊昊然,小天弟弟,倾心妹妹,怎么就不能叫我婶婶呢?不想喊婶婶,喊姨也行啊,你这头喊我姐姐,那头喊我儿子弟弟,这差辈了,我听着也别扭。”

    这孩子似乎是故意气叶擎苍,尤其是叶擎苍在家的时候,他一口一个叔叔,一口一个姐姐,气得叶擎苍追着他打。

    好在他身体健康,皮粗肉厚,不同于昊晟,端木艺心也就由着他们闹。

    “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姐姐,你不是这么介意吧,这称呼,就像名字一样,要不,我也跟叶叔叔一样唤你心儿……”

    “严怀谨,你再胡说八道,我也揍人了——”

    “揍哥哥,揍哥哥——”一旁的小天听到妈咪说揍人,抬起小手就照着严怀谨招呼。

    “小天,哥哥对你这么好,你还揍哥哥,真是小没良心-”

    “艺心,于家的人来了。”就在几人打闹成一片的时候,陈俪过来唤端木艺心。

    “于家?不是阿晟吗?”听到陈俪说于家,端木艺心里有些没底了。

    “不是,好几个人。”陈俪摇首,那些人看上去有些凶,这会男人们都不在家,她还真有些担心,不知道要不要报警。别的不知道,那天端木艺心在于家发生的事她是知道的。

    “我知道了,妈,你在这陪小天玩会,我去看看。”

    端木艺心起身,到一旁洗了洗手。

    “姐姐,我跟你一起去。”严怀谨起身,拍了拍手,跟在端木艺心身后。

    “艺心,让小谨跟着吧,他们看起来挺凶的。”

    陈俪担心道。

    “好吧,小谨,你跟着可以,一会不准乱说话。”

    端木艺心严肃道,不管于家人来做什么,她问心无愧,就算是因为那天的谣言,如果只是于家人,应该不至于来找她什么麻烦,她和于先生并不熟。

    “程太太,请问你们来我家有事吗?”

    看到是于家的姑姑,端木艺心脸绷紧了,她记得那天邵烈风是唤她程太太,应该错不了的。

    “端木艺心,你让阿晟出来,他去那了?自从他妈妈下葬后,他就不见人了,是不是来你家了?”

    于家姑姑脸色阴沉道,那神情,倒不想问人,反而像是来捉-奸的。

    “那来的疯狗,你家人丢了来,凭什么来我们家找人,你有病呀。”不待端木艺心开口,严怀谨先不爽了,如果不是刚才端木艺心叮嘱,他说出来的话会更难看,在美国的那几年可不是混的。

    端木艺心在心里轻叹,敢情刚才她的话都白说了,这臭小子,一出口就挑事。

    “小谨,程太太可是于家的姑姑,你怎么能说她是狗呢,程太太,我不知道你今天是以身份来我家要人?于小姐还是程太太?”端木艺心对于程太太的印象那是坏到了极点,因此说话也是极不客气。

    幸好今天爸爸,妈妈都不在家,要不然,她不会让他们进家门的。

    “端木艺心,你敢说我是狗。”于大小姐咬牙,怒瞪端木艺心。

    “我姐可没说,谁接就是谁,你们可以滚了,我们家没有你要找的人。”

    严怀谨向来都是小爷,几时被人这样瞪过,当即就不爽了。

    “端木艺心,阿晟只跟你比较好,你敢说他不在你这里?”程太太却不死心,似乎是赖上端木艺心了。

    “程太太,你可以走了,于昊晟并没有在我这里,他姓于,你应该去于家找,而不是上我家,尽管他曾经是我的病人,但是他已经出院了。”

    端木艺心不想跟程太太这样的人吵,也不想跟她闹,此时,她也很想知道阿晟去哪了?这都过去多久了,,他一个人去哪了?

    “你敢让我搜一搜吗?”于太太却望着楼上道。

    “你有病啊,你以为你是谁呀?还搜一搜,你好大的脸呀,你现在给我滚,如果不滚,我立即报警。”

    严怀谨怒道。

    端木艺心也怒了,敢情是欺负她家没男人在家。

    “程太太,现在请你立即离开,我不想在孩子面前翻脸。”端木艺心冷着脸,如果这不是自己家,真想直接动手。

    “端木艺心,你就是做贼心虚,我嫂子出事前,阿晟就住在你家,除了你,他也不认识谁?你如果不将人交出来,我要报警才是真的。”

    程太太黑着脸,依旧不依不挠。

    “我数到三,你若是不离开,我立即报警,小谨,拿出电话。”端木艺心冷声道。

    “一”

    “二”

    “你报警啊,警察来了正好,让他们看看你这个鼎鼎大名的医生竟然‘绑架’病人,明天,你就可以上头条了,端木艺心,别人做医生,你做医生,我可没见过那个医生,将病人往自家带的。”

    程太太在端木艺心数到三之前冷笑道。

    今天她既然来了,不将人带走,她绝对不会离开的,在来之前,她已经让人查过,端木家确实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很好,既然程太太这么说,那报警,小谨,打电话。”

    端木艺心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严怀谨,她手机里有周寅的电话,直接找周寅就可以了,打110,太费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