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10章 臭小子,要叫婶婶

时间:2018-03-31作者:半杯咖啡

    ,!

    庭审一直持续到傍晚,检控方拿出了大量的证据,在证据面前,对方不得不认罪,纽约州是有死刑的,这次直接涉案人员中,有五人被判了死刑,其他的知情人员也都被判了相应的刑罚,这件案子,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应。

    不管他们是否上诉,总之,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他们是不会再留在这里了。离开家太久了,尤其是端木艺心,她迫不及待的想回家。

    “端木姐姐,我可以认你做姐姐吗?回国后,可以常去你家玩吗?”

    飞机终于起飞了,就连严怀谨都跟着一块回了,开庭前,严怀谨的妈妈来了,不过他的爸爸并没有出现,这会大家都坐同次航班回国,和来时一样,这次头等舱也被他们包下了。

    “不行,我老婆对做别人姐姐没兴趣。”

    叶擎苍果断拒绝,姐姐,他才不要无端又多个什么弟弟,那个病人已经够烦的了。

    “姐夫,不要这么小气吗,我姐都已经嫁给你了,就算再认十个,一百个弟弟,也动摇不了你的地位,还是说,姐夫没自信,怕被姐姐抛弃?”

    严怀谨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和叶擎苍杠上了。

    “小谨,你怎么可以这样跟叶少说话。”

    严怀谨的妈妈训斥道,这个孩子,真是,这几年到国外,学坏了。

    “桐姐,没关系的,小子,如果我连这点自信都没,怎么做人爸爸,到是你,做我老婆弟弟是不可能了,如果你真要跟我们攀亲戚,那我勉强点,让我儿子叫你一声哥好了。”

    叶擎苍朝叶怀谨的妈妈安抚一笑,对于严家这个小霸王,他虽然没见过,但是却听过不少,知道叶怀谨的妈妈拿这个儿子没办法,虽然说‘歹竹出好笋’的少,但是好竹出歪笋的却不在少数,不过严家这小子,只是被惯坏了,还没有歪到不可挽救的地步,就冲他当初让端木艺心上车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这小子并没有那么差劲。

    “不是吧?你叫我妈桐姐?你们很熟吗?”

    严怀谨也是这会才知道原来妈妈和叶擎苍竟然是认识的,而且从称呼上听,似乎还不是一般的交情。

    “小子,知道了吧,叫声叔叔来听,至于我媳妇,你还是乖乖地叫婶婶吧,还想叫姐姐,这爱占便宜的性格可不好。”

    叶擎苍淡定道,许多年没有同这样的毛头小子打过交道了。

    “妈,不是吧?我真要叫他叔?”

    严怀谨瞪大了眼,有些不敢相信,怎么一下子自己就跌了一辈。

    “嗯,叶少跟你爸是朋友……”

    “怎么可能,我爸那么老了,他——”严怀谨手指着叶擎苍摇首,他看上去很年轻的好吧,两人差的肯定不是一星半点。

    “谁说年龄差得大就不能是朋友了,臭小子,是不是你还真不是一般皮。”

    叶擎苍说着顺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还真有点长辈的架式,而端木艺心自从上飞机后就没有说话,前些天她一直不去想,庭审的时候,那些血腥,残忍的一幕又在她脑里过了一遍,这让她的情绪更是极度的压抑。

    叶擎苍感觉到了,所以才没有让严怀谨打扰她,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端木艺心没有说一句话,要不是大家知道,恐怕都以为她病了。

    终于下飞机了,可是端木艺心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脸色越的凝重。

    “叶少,端木医生,我们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让老严带孩子上门道谢。”

    下飞机后,严怀谨妈妈向叶擎苍和端木艺心夫妇道别。

    他们有司机接送,张,周两位警官这边也有人来接,倒是叶擎苍和端木艺心显得有些被冷落了。

    “叶少,端木医生,我们送你们回去吧。”

    张警官看向叶擎苍道。

    “你们还要回去覆命,就不耽误你们时间了,我们打车回去就好。”

    叶擎苍却摇首,如果可以,他希望下次再见周张两位警官的时候,千万不是穿制服,或是有什么事。

    “擎苍,艺心——”

    正说着,邵烈风向这边招手道。

    “张警官,周警官,再见,希望下次见面我们只是单纯的吃饭,或是喝茶。”

    看到邵烈风,叶擎苍笑着道。

    “不好意思,今天的会议时间有点长,来晚了,对不起,对不起……”

    邵烈风小跑过来后,气喘道。

    “兄弟,几天不见,你变客气了。”

    邵烈风看向端木艺心,见她脸上一丝笑容都没,在这里又不好问。

    “上车吧,我们先回去再说,干妈都已经准备好炭火盆了,说是让你们跨一跨,除除晦气。”

    邵烈风拿过行李箱,向两人道。

    “艺心,你还好吧?”上车后,没有外人在,邵烈风见端木艺心没说话,再次道。

    “还好,不管怎么着,至少还活着,比起死去的人,我们幸运的多,尤其是那种死得不明不白的。”

    端木艺心回以一笑道,只是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艺心,别为难自己,你这样干妈会担心的。”邵烈风想问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端木艺心这个样子,却有些于心不忍。

    庭审的过程,除了出席的人,没有人知道,而且那天邵烈风也不在现场,并不知道发生了手术室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是现在叶擎苍却知道了,可他不是心里医生,他不知道要怎么帮助妻子。

    “我没事的,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忘记吧。”

    端木艺心终于回话了,是啊,她不应该让父母担心,她是医生,她一定能调适好自己的。

    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端木艺心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表现的正常一点,不能再让妈妈为自己担心。

    就如同邵烈风说的,程素素从新闻上知道女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吓坏了,虽然没有打电话给叶擎苍或端木艺心,却打电话给邵烈风了。

    原本邵烈风是想瞒着的,但是新闻上都有了,知道再瞒也瞒不住了,邵烈风只得将在美国发生的事跟程素素和端木炎夫妇说了。

    只不过医院里的事,他也不是很清楚,原本程素素要打电话给端木艺心的,不过让端木炎制止了。

    “艺心,你这傻孩子,发生那么大的事,怎么就不跟妈说一下呢?”看着女儿,程素素哭得伤心,她苦命的女儿,怎么自从结婚后,这坏事情就没少过。

    “妈,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既没有缺胳膊也没有少腿,而且五脏六腑都是完好的,”

    端木艺心给了妈妈一个拥抱,可是鼻子却酸酸的。

    “那些杀千刀的,怎么可以做这种事,艺心,那孩子……”

    “妈,我救不了她,我救不了她——”听到妈妈提到那个连尸体残骸都找不到的女孩,好不容易坚强起来的心瞬间崩溃。

    “妈,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她开膛破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取出她身体……妈,我好恨,恨我自己没用,我们医生不是应该救人的吗?为什么会是这样……”

    端木艺心抱着妈妈悲痛地大哭,端木炎今天在家,想来看看女儿的,却没想到看到这一幕,他在门口站了会,悄悄退开了。

    “爸,艺心他……”

    “擎苍,到书房陪我喝杯茶吧。”

    端木炎看着叶擎苍这个半子道。

    “好的,那我去泡茶。”叶擎苍知道,岳父要问什么,正好,他可以请教下岳父,要怎么才能帮艺心走出来。

    书房里,叶擎苍将水放在炉上,先为端木炎倒了杯。

    “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们,艺心她到底遭遇了什么?”端木炎看着清亮的茶汤,闻了闻茶香道。

    “艺心不希望你们二老担心,而且医院的事是意外,我们都没有想到。当时桐姐的儿子请艺心帮忙救她的女朋友,当时手术时间已经定了,而我们和艺心还有点距离,所以约定医院见面,只是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还在进行,等手术结束我冲进手术室的时候……”

    “你是说艺心亲眼目睹了他们作恶的经过?”端木炎杯中的茶溢了出来,就连唇都在抖动。

    “没有,不过艺心是医生,即使没有看到全程,但是她应该能想得到的,在手术开始时,艺心试图阻止,被打晕了,中途醒来的时候,再次试图阻止,但是还是失败了,手术结束后,我和周警官冲进手术时,那个女孩已经成了碎片,至于情况……”

    “不要再说了,那些混蛋都被判了死刑吗?”

    端木炎低吼,他们是医生,怎么可以做出这种泯灭人性的事。

    利益真得能高过人命吗?

    “按美国官方的消息,涉案的有五人被判了死刑,其他的也都分别获罪,只是这家医院已经开了十几年,这其中有多少罪恶的黑幕,恐怕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但那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叶擎苍深呼吸,这样的事,在国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而他们能做的,就是守护好自己的领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