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404章 被医院威胁了

时间:2018-03-27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艺心心情差到了极点,本来想回去休息的,不过听叶擎苍和邵烈风说约了周张两位警官,还是点了点头,不过说实话,在国外吃中餐,那肯定不能尽兴,中午那会,唐人街还没逛完,因此这会决定还是去唐人街。

    叶擎苍和邵烈风没有意见,只要端木艺心高兴就好,那边的风格和国内的风格不同,兴许端木艺心再转转,会忘记罗之辉那混蛋给她带来的伤害。

    “走吧,吐完了,觉得胃好空,我现在一头牛都能吃下。”

    端木艺心带着几分自我调侃道。

    “那,我们先过去吧,周警官和张警官他们一会直接从警局过去。”

    邵烈风道,难道得这么清闲,又这么多人,最主要这是在外面,没什么顾忌,几人可以好好放松一下,晚上可以喝点酒。

    “擎苍,张婷现在怎么样?她伤得不重吧?”

    上了出租车后,端木艺心道,也不知道是隔得远还是什么,她竟然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

    “说重也不算重,她是自己动手的,听说是吃饭的时候,自己将勺柄插入腹中,不过她有点笨,插的位置不是很好,伤到肠了,如果当时不是我的人发现,估计她就真挂了。”

    叶擎苍说着,将下属说过的话跟端木艺心说起,也正是因为盯着张婷,才知道罗之辉绑架你的事。

    “是的,那时,周警官也恰恰查出农场是罗明霞的,接到擎苍电话后,我们就赶去了机场,之后一路跟踪到农场,有那么巧,我们到的时候,你恰恰离开了。”

    邵烈风接过叶擎苍的话解释道。

    “也许那天我们在路上有遇到,不过当时,我只想着早点离开,可能没注意到,要是我多看看,也许就不至于发生后来的事了。”

    端木艺心呶了呶嘴道,要说这还真是命,那个时候,只想着早点回到纽约,那里会想到邵烈风他们正往这边赶呢。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邵烈风立即道。

    “行了,反正这事都过去了,今晚这顿饭我们请,一会我敬你们每人一杯,这次多亏了你们,要不然,我是出了狼窝,又进虎窝,我这次算是明白了,外面的世界真得很凶险,还是回国比较安全。”

    端木艺心感叹道。

    “那以后我们就留在家里,如果真要出门,老公陪着。”

    叶擎苍搂住端木艺心,承诺道,这次也是凶险万分,尤其是在看到手术室里那分解的尸体时,他差点就撑不下去。

    “老公,说话要算话哦,不过纽约——这次回去后,我不想再来了。”

    端木艺心深吸了口气,尽管她没有看到那女孩的残尸,但是她可以想象得到。最可恨的是他们竟然那样对待死者,既然器官都拿走了,为什么不能再好好的对待她的尸身,那是对死者最基本的尊重,她们可以将她缝合,找个地方埋了。

    “不来了,咱以后再也不来了。”

    说着气氛又有些沉闷了,好在唐人街也到了,叶擎苍和邵烈风也松了口气。

    “邵总,叶少,端木医生,没想到我们竟然比你们早。”

    刚走几步,就听到张警官的声音,几人愣了下,还是端木艺心先跑了过去。

    “周警官,张警官,这次辛苦你们了,又要你们大老远跑到纽约来……”

    “擎苍,你确定艺心真的没事吗?”邵烈风颇为担心,醒来后的端木艺心真得很反常。

    “应该没事,一会我们注意点就行了,况且今天还有周寅他们,不会有事的。”

    叶擎苍倒是很淡定,他知道老婆心理上肯定会有些承受不了,但是这也没办法,首先,他不是心理医生,还是得回去后咨询心理医生才知道,其次,凶手已经抓到了,总不至于还有人往枪口上撞吧。

    让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他们不知道的,他们那天是逃出了医院,但是却害苦了小严,虽然小梨的手术做了,但是因为当时手术室状况,手术出了点问题,而端木艺心他们又是跟着小严一块来的,医院里也接到了上面的‘通知’。

    手术后,小梨在第二天虽然醒了过来,但是却只说了一句话就再次陷入昏迷,就在叶擎苍和端木艺心他们在唐人街的中餐馆推杯换盏的时候,小梨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不仅是小梨,小梨的母亲和小严也遭殃了。

    “小梨,小梨……”

    “医生,医生,你们要干什么?”

    看着医生进来推走小梨,小严和小梨的母亲拽住来人急问。

    “严先生,这次手术的失败,你要负主要责任,原本,这一切都是很顺利的,病人的身体状总也是很好,但是因为你带来的朋友,她在手术室里不配合我们,甚至捣乱,致使手术失败……”

    “不会的,端木医生不久前才做为人做过换心术,不可能的,不会的……”

    小严摇首,当时在车上,他听得清楚,端木艺心给病人做的心脏移植术确实非常成功,他有听到病人感激的声音。

    “严先生,请随我来,还有这位……”

    小梨的主治医生,向小严以及小梨的母亲被主治医生带到了另一栋大楼。

    “严先生,你知道吗?那位小姐本来是可以不用死的,她还那么年轻,是那么渴望活着,可是现在她却死了,是谁的错?我告诉你,是你,你不应该将不相干的人带到医院,更不应该请求我们让她进手术室,你的女朋友是被那个女人害死的——”

    “不会的,端木……”

    “严怀谨,那女人是谁?你不是说她是医生吗?为什么她要害死小梨?”

    小梨的妈妈一听医生的话,对着小严就摇晃着,哭叫了起来。

    “阿姨。不,端木姐姐,她真得是医生,而且还是非常有名的医生,如果您不相信,我们现在就可以去纽约,长老会医院,她肯定还在那。”

    面对小梨妈妈的疯狂,小严有些无奈,到现在他都不知道那天在手术室里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端木艺心的丈夫会冲进去,为什么后来医院里不仅发生了枪战,这两天,甚至连病人都转走了,但是他隐隐觉得些真得跟端木艺心他们有关。可是如果说是端木艺心害死小梨的,他是绝对不信的。

    “严怀谨,是你跟我说,小梨来美国可以治好的,是你跟我说心脏换一颗就可以的,你还我小梨,还我女儿……”

    小梨的妈妈已经彻底的被医生的话误导了,自从离婚后,她和女儿相依为命,现在女儿没了,她以后还要怎么活呀。

    “阿姨,您要是不相信我说的,我现在就打电话给端木姐姐。”

    小严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给端木艺心,脑上却被顶了把枪。

    “你有那女人的电话?”

    看着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几人,再看抵着自己和阿姨太阳穴上的枪,小严心一颤。

    “你们要做什么?我们是病人家属,你们手术失败,害死了小梨,我都没找你们麻烦,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杀人灭口吗?”

    严怀谨虽然年轻,可是阅历却不浅,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意识到自己和小梨妈妈的性命可能真得危险了,同时,他也意识到,那天的手术,医院方面肯定有猫腻。

    “你现在打电话给那个女人。”小梨的主治医生向严怀谨道。

    “我本来就是打的,你们真是多此一举。”

    小严说着,继续找那天的通话记录。

    只不过他拔的是邵烈风的电话,拔完电话后,他无视脑门上的枪,走向一旁坐下,识相的将手机按到了免提。

    反正如果他说中文,估计医生也听不明白的。

    “周警官,张警官,你们先喝,我接个电话。”

    邵烈风看着上面的电话,有点印象,可是又想不起来,起身,到了一旁接电话。

    “您好,请问哪位?”

    “请问您是端木姐姐的丈夫吗?我是小严,就是那天……”

    “哦,刘兄啊,您稍等,我这有点闹……”

    邵烈风说着,离开了包间,当然,到了外面,当然,在这里说中文,肯定谁都听得懂,这可是唐人街的中餐厅,不过大家都不认识,所以也不用担心。

    电话那头的小严心下疑惑,还以为邵烈风听错人了,正待解释,却听到那头传来了冷厉的带着杀气的声音。

    “我不管你是谁,想找艺心,不可能,还有,以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

    “大哥,请等等,我是那天的小严,就是路上载端木姐姐的那位——”

    “我不管你是谁,艺心已经回国了,你的事,跟我们没有关系。”邵烈风一听是那小子,更恼火了。

    “大哥,我等着端木姐姐救命,我现在……”

    小严正要说,手机被主治医生抢走了。

    “你和那天的女人什么关系?现在,这小子和病人的母亲都在我们手上,如果想要他们活着,就让那女人跟我们说话,如果晚了……”

    邵烈风正准备挂断,手机里却传来威胁的英文,但是手已经按上屏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