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394章 人渣没有活着的必要

时间:2018-03-24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小说免费!

    邵烈风沿着的方向一路往前缓行,他们已经在附近找过了,确定端木艺心并没有往其他方向去,继续沿着这方向往前,而另一面,周寅也掉转方向往这边来,

    很快,周寅和邵烈风汇合了,但是沿途并没有发现任何疑似端木艺心的人。

    “邵总,你确定,端木医生是开那辆车出来的吗?”

    周寅刚才在过来的途中看到了那辆车,并下车做了检查,不过并没有带仪器,指纹什么的都没法查,现在只希望尽快找到人。

    “那个中枪的绑匪是那么说的,就连枪伤都是艺心打的,应该不会有错。”

    邵烈风看人很少出现问题,那个绑匪看起来不像穷凶恶极之途,否则艺心也不可能有机会逃出去。

    “端木医生开的枪,会吗?”

    周寅愣住了,端木艺心是医生,如果说她用刀,他还信一点,但是枪,而且从绑匪中枪的位置来看,并不简单哦。

    “去年演习的时候,艺心有经过特训的,我想开枪应该不成问题吧,况且只是手枪,又不是冲锋枪,狙击枪。”

    对于这一点,邵烈风倒不怀疑。

    “枪美国警方已经带回去了,结果应该很快就能出来,如果枪上有端木医生的指纹,那可以确定的是端木医生应该是安全的。”

    周寅愣了下,对于端木艺心的安全,更加确定了。

    “艺心怎么那第傻,走的时候,只拿怎么就不带上枪呢?要知道这里是美国,有把枪在手上还是安全一点。”

    邵烈风低喃,并没有觉得多轻松,而此时,叶擎苍已经沿着81号洲际公路往邵烈风这边而来。

    “叶少,您太心急了,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叶少。”张警官开车的同时,不时还得分神看向叶擎苍,怕他冲动之下做出什么。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如果失踪的是你老婆,你还能如此淡定吗?”

    叶擎苍这会心情并不是很好,但是也并不像张警官说得那么急躁,烈风说了,艺心离开了,既然她能离开,那说明她的状态很好,他相信老婆现在至少是安全的,因为此时,他没有以前那种强烈的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自去年之后,他越来越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或者更应该说是夫妻间的心有灵犀吧。

    “您说的没错,但您是叶少,是军人,你不是一般人。”张警官笑着,而叶擎苍则看着手机上邵烈风的位置,越来越近了。

    “是军人也好,警官也好,终归还是人,是人就会有人的各种情绪,不过我相信我老婆,能在绑匪手下安然的逃出去,那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叶擎苍玩着手中的枪,在这里就有一点好,没有枪支限制,这玩意必要的时候还是很管用的。

    “您说得都没错,不过叶少,你不会打算在这里动手吧?”

    “有何不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是罗大少,按照法律规定,我们应该带他回国接受审判,叶少,您不会让我太难做吧。”

    张警官笑笑道,说实话,罗之辉死不死,他还真得不是很在意,他的任务是来救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试探叶擎苍。

    “死,在没见到我老婆之前,他当然不会死,至于最后他的生死,当然得由我老婆决定。”

    说到罗之辉,叶擎苍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人渣就没活着的必要。

    “您和端木医生……唉,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端木医生如此多灾多难,到底是因为嫁给了您呢?还是因为她的出身不寻常呢?”

    “张警官,您这话就过了,我们夫妻的缘分是上一辈子修来的,夫妻一体,并不能说谁对谁错,退一万步,就算是因为我吧,我媳妇也不会因为这就不爱我,或是离开我的。”

    叶擎苍这次狠狠剜了张警官一眼,堂堂警官,竟然管起别人的私事,而且还说得这么过分,要不是看在大家交情不浅的份上,肯定不会客气。

    “叶少,您看看,那边是不是邵总和我师弟。”

    两辆车子相向而过,张警官突然道。

    “那你赶紧停车呀——”

    叶擎苍说着摇下车窗,朝外面喊道:“烈风,邵烈风是你吗?”

    在车里的邵烈风本来就关注着两边,车窗是开的,要不然,张警官也不至于看到,这会叶擎苍一喊,当然听到了。

    “快掉头,擎苍,那是叶擎苍——”

    邵烈风连忙道,擎苍来了,他也可以稍松口气了,

    双方将车子直接开到了路边的树林边。

    “师兄——”

    “擎苍,你来了,那个——之前,绑匪已经被美国警方带走了,但是这批小子,留下来了,他已经交代了,绑架艺心的事,确实是他指使的。这小子,早在年前就盯上艺心了,一直派人监视着艺心,艺心到美国后,他就雇了人,伺机而动,这小子简直不是人……”

    邵烈风说着,打开后车门,直接将罗之辉从后面的拖了下来。

    “叶少,不关我的事,真不关我的事——”

    “你再吼,你再吼,信不信我现在毙了你。”叶擎苍上前,对于这种怂包,动手都嫌脏。

    “擎苍,这个人渣我们暂时先交给周警官吧,我们先找艺心,之前,艺心给我打过电话,只不过当时我静音……”

    邵烈风说着拿出了手机,给叶擎苍看。

    叶擎苍微怔,而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你确定是艺心打的吗?我有来电提醒……”

    邵烈风看着上面的时间,心越来越沉,这会天已经黑了,艺心此时在哪里呢?

    “别说了,我们先找人,天已经黑了,这里可不是国内,这荒郊野外,晚上可是相当危险的。”

    周寅提醒看着手机的邵烈风和叶擎苍。

    “姓罗的,你从哪找的绑匪?现在立即跟我说,要不然我现在就修理你。”

    “网上,叶少,我真得不记得,所有的一切,都是通过网络联系的,这会没有……”

    “你现在就跟绑匪联系。”

    说话间周寅已经将电话拿到了过来,叶擎苍也上前,朝着罗之辉开了枪,打断了绑着他的绳子,不过罗之辉却吓晕了过去。

    而此时,在纽约的孙磊,正犹豫着要不要跟警方说,他和端木艺心虽然是师兄妹,但并没有那么熟悉,端木艺心话中的意思,他并不是太明白。

    考虑到于昊晟的情况,孙磊第一时间先将端木艺心的消息告诉了于昊晟。

    “阿晟,你现在可以安心,你的心姐已经找到了,她现在正在回纽约的途中,你今天可以安心睡了吧。”

    于昊晟手术后,本来恢复的挺好,但是自从叶擎苍出事后,于昊晟的情况反而变差,接手照顾于昊晟的孙磊,正不知如何是好,这会终于听有了端木艺心的消息,他当然第一时间跟于昊晟来说,早一分钟知道端木艺心的消息,对于昊晟的病情,绝对有益。

    “孙大哥,您没骗我吧,我现在就给心姐打电话。”

    于昊晟狐疑道,都半个月了,如果真有消息,早就应该有消息了,会不会是孙大哥为了哄他,故意说的。

    “真的,我没骗你,是艺心亲自给我电话,这样吧,我按这个电话打回去。”

    孙磊一听,这才道。

    电话响了,那边却没人接,孙磊心往下沉。

    此时,在别人车上提心吊胆的端木艺心正纠结着要不要找个借口下车,因为前方不远就是一个小镇。如果这几个年青人,真得是正人君子,那大概再四个小时就能到达纽约,她想早点回去。

    “美女,应该是你的电话,要不要接?”

    男人看着电话上的号码,问端木艺术心。

    “可以吗?”

    端木艺心想接,但是电话毕竟是别人的。

    “当然可以,看你好像很害怕,你不用担心,我们真要想对你怎么样,一开始就不会让你打电话了,接吧。”

    男人说着将手机递给了端木艺心。

    “谢谢。”

    端木艺心点头,接过手机的同时,感激道。

    此时,她真恨死自己了,逃的时候,怎么就只顾着拿车钥匙,怎么就不拿手机,或是拿把枪呢。

    “师兄,是你吗?”端木艺心看着上面显示的号码,颤声问。

    “是,艺心呀,阿晟要听你说话,这些天,阿晟的病情……”

    “孙大哥,让我自己跟心姐说。”电话里传来了于昊晟的声音。

    “阿晟,你怎么可以不听孙医生的话,我是怎么跟你说的,虽然你很幸运,做了换心手术,手术情况也很好,但是后期的休养同样很重要,你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还如此任性,你不好好的养身体,那我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你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你会是个合作的病人,可是现在的,于昊晟,你不要以为你有任性的资本,虽然心脏移植到了你的身体,但是会不会产生排斥,现在还不知道,你既然这么不爱惜自己,为什么要到医院……”

    端木艺心怒了,这还是她第一次朝病人发这么大的火,于昊晟,是她的病人,更是她第一次做心脏移植手术,手术后的情况她都不知道,她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美国,因为来到美国,她的小命现在都还不知道在谁手上,可是于昊晟的,竟然如此任性,她怎能不生气?

    “心姐,你不要生气,从现在起,我一定会好好听话,会配合医生……”

    “你闭嘴,于昊晟,我不想再听你说话,从今天起,除非你自己走到我面前,否则,我不会再做你的主治医生。”

    端木艺心说着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她知道自己说的过分了,但是于昊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不配俣师兄,她真得很生气,另一方面,她现在的情况自己完全把握不了,这三个年轻人,一看就是非主流的,万一有点什么想法,她就回不去了,现在也算提前跟于昊晟告别了。

    “你这是……”

    端木艺心突如其来的凶悍,还真吓着了三个年轻人。

    “对不起,我实在是太生气了……”端木艺心向三个年轻人道歉。

    “生气,你这是跟谁生气呢?家人?”

    “不是,我的病人,之前发生了一点事,我……”端木艺心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又看向副驾驶的年轻人,深吸了口气道:“我可以信任你们吗?”

    “哈哈哈……当然,我们既然答应了你,自然会将你送回纽约的,不过……既然你是医生,那薪水应该不低,是不是应该车资。”

    也不知道年轻人是说真的,还是说笑,那神情,让端木艺心看不透。

    “可以。”

    听到他们要钱,端木艺心反而松了口气,只要要钱,那什么都好说,钱财身外物,他们看起来,应该不至于那么坏。

    “那,十万如何?”

    年轻人上下打量着端木艺心道。

    端木艺心一听,迟疑了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因为他们说的这十万,可不是人民币,而是美元,十万美金,那可是她和叶擎苍两年的工资。

    “啊,这么爽快,呵呵——”

    “你可以再借我电话用用吗?我可以打电话给我的家人,他们现在就可以将钱打给你们。”

    端木艺心看着两人再次道。

    “杰克,不要再玩了,吓着小姐姐了。”

    “姐姐,你别听杰克胡说,我们不差钱,姐姐是什么医生?”

    开车的小伙子笑着问。

    “我是心外的医生,刚才我骂的是不久前,刚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一个病人,他太任性了,不听医生的,以至于心脏移植后,情况不是很好。”

    端木艺心解释道,反正都已经上车了,说说话,反而不至于那么紧张。

    “心外的医生,小姐姐好厉害,姐姐是在纽约哪家医院工作?”

    开车的小伙子一说话,那两个都不开口了,端木艺心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好像三个人之中,开车的才是能作主的。

    “我不在纽约,这次只是我有一个病人,需要来这边做手术,所以才来这边,以前,在长老教会医院工作过……”

    端木艺心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她的工作感兴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