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375章 这是苦肉计都用上了吗?

时间:2018-03-08作者:半杯咖啡

    ,!

    “抢都抢了,你想怎么样?张婷,你连孩子都可以拿起卖,还有什么资格要妈?若是有一天,我们有人买我们妈,你是不是也会卖?”

    端木艺心嘲讽道。

    张婷怀孕后将孩子留下来,她可以理解,但是将孩子卖经罗家,她打心底瞧不起她,能将自己的孩子卖掉的,别说现在,就是古代,吃不饱,穿不好的情况下,也没几个这样的妈。

    “端木艺心,你这是关心我吗?”

    张婷看着端木艺心,眼圈有些湿润,在经历了众叛亲离后,她才明白一个人的孤独,亲人的重要,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在看到陈俪后,才会第一时间冲过来。

    “你的理解能力真是——”

    看着这样的张婷,端木艺心竟无语,张婷这是进入了一孕傻三年的状态吗?

    “端木艺心,你让我进去,就算我现在被警方监控,但是我也有看望自己妈妈的权利,别逼我动手,反正我现在是嫌犯,多一个罪名少一个罪名我无所谓。”

    张婷威胁道。

    “那也得你能进得来,张婷,别逼我,我想你的剖腹产刀口还没有完全恢复吧,就算我打开门让你进来,你又能怎么样?”

    端木艺心和张婷的角色似乎完全对换了,这样的端木艺心对张婷来说是陌生的。

    “妈,妈,我是婷婷,你听到没有?”

    张婷看着端木艺心心一横,对着屋里大声叫妈。

    屋里的陈俪当然听到了,刚才端木艺心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关门,这会张婷高分贝的声音瞬间入耳。

    屋里程素素和陈俪都听到了,两人瞬间僵住。

    “素素姐,我——”

    “如果想去就去看看吧,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你女儿呀。”程素素轻叹了声道,随即又补充了句,“不过有一点,是不能让她进我们家的。”

    “我不知道要不要去见她,这个女儿我已经绝望了,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她。”

    陈俪摇了摇头,心里其实很矛盾,想见,却又害怕。

    “那就不见吧。”

    程素素点头,如果是她,她恐怕比陈俪更难过,这样的女儿,真是上辈子欠的债。

    叶擎苍和邵烈风本来在三楼的阳光房下棋,不想叶擎苍向下看的时候,正好看到了端木艺心和张婷站在那,当即喊停。

    “烈风,你看那女人是张婷吗?”

    放下手中的棋子,叶擎苍站起身道。

    “哪?除了她估计也没别人了,陈姨在这,她当然会来的,我以为你有心理准备。”

    邵烈风很平静,他相信现在现在的端木艺心自己能处理好。

    “面对女人的时候,你永远不要去猜测,不过现在的张婷,我觉得不是心儿的对手。”

    叶擎苍和邵烈风一样,对现在的端木艺心那是满满的信心,一点都不担心,不过两个男人也没什么兴趣下棋了,因此皆站在那看着楼下。

    张婷喊的嗓子都哑了,可是陈俪依旧没有出来。

    “你看到了,就算你在这喊上一天,妈妈也不会出来的,如果你真得那么有诚意,不如跪在这喊吧,至少让妈妈看到你的真心悔改。”

    端木艺心向张婷出主意道。

    “端木艺心,是你在妈妈面前说了我的坏话?”

    张婷咬着牙,怒瞪端木艺心,那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我没你那么无聊,方法我已经跟你说了,要不要做看你的诚意,我回去了,麻烦你不要再喊了,让我们看看张大小姐的诚意。”

    端木艺心说着转身,准备回家。

    “端木艺心,我只想见妈妈最后一面,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过这个春节,怎么说我们也在一起十个月,你就真得忍心吗?”

    见硬得不行,张婷一改方才的强势,哭着喊住张婷。

    “怎么,想以死威胁?”

    端木艺心站住,摇头讽刺道。

    “我没有威胁,端木艺心,你也知道我做的那些事,你看看我身上的伤,罗之辉他不会放过我的。”

    张婷除下外套,让端木艺心看她胳膊上的伤,甚至连绑着的纱布都扯下来了,这是她最后的杀手锏了,她在赌,赌张婷的善良。

    三楼的阳光房里,邵烈风和叶擎苍的脸色都变了。

    “张婷这是要做什么?”邵烈风看着楼下,眼里写满了疑惑。

    “艺心是女人,难不成她打算……”

    “要下去吗?”邵烈风见原本要离开的端木艺心又回转身了,不由跟着紧张了起来。

    “你下去看看吧,那个女人,即使换了一张脸,我也觉得恶心。”

    叶擎苍一点都不想见。

    看着张婷胳膊上的伤,端木艺心脑中闪过前几天看到罗之辉出现在张婷房里的画面。

    “张婷,你这是连苦肉计都想好了吗?虽然说小刘他们是监视你的,但是同样也是保护你的,有她们在,罗大少有哪个胆量吗?”

    端木艺心其实心里已经相信了,怪不得这几天张婷都没有出现,原来是因为受伤了,不过警方的人呢?她们难道都是摆设吗?如果是这样的话,端木艺心觉得张婷还真有可能逃得出去。

    “端木艺心,你当真那么天真吗?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什么事是罗大少不敢做的?就像爸爸在的时候,我张婷有什么不敢做?有什么好怕的?”

    张婷大笑,笑得有些悲凉,有些沧桑,也许过去的三十年将这一生的快乐和幸福都透支了,接下来就是她受苦受难的日子。

    “权-钱,就是主宰这个世界的根本,罗之辉追了我十几年,无数次向我求婚,以前,只要我肯嫁给他,让他跪下来舔我的鞋都可以,但是现在呢?他得知爸爸失势后,他第一件事就跟我退婚,紧接着呢,就去勾搭别的女人……”

    张婷何尝不明白,只是以前总觉得她有个厉害的爷爷,又有个手握实权的爸爸,这辈子她就注定比别人活得好,比别人活得恣意潇洒。

    端木艺心很认真地听着,看得出,张婷是真得感悟了,只要还活着,一切都不晚,只是她真得会改吗?

    她有瞬间的心软,几乎就想开门让张婷进来。

    “艺心,你不要被这女人谎言骗了,罗之辉胆再大,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但是张大小姐就敢。”

    不放心的邵烈风下来了,正好听到张婷的‘感悟’之言。从小生活在哪种环境下,这些道理她怎么可能到现在才明白。如果真不明白,她就不至于那么嚣张,那么无法无天了。

    “邵烈风,我没有说谎,到这个时候,我还有说谎的必要吗?我只是想见见妈妈,是我对不起她,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有改过的机会。”

    张婷说着,当真跪下了,端木艺心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张婷她是认真的?

    “婷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你真得有心悔改,听妈的,接受法律的制裁,好好改造,妈会等你回来的。”

    不知何时,陈俪已经站在外面了,就连程素素都出来了。

    “妈,过年了,你能陪我过这个年吗?过完年,我就去自首。”张婷低泣道。

    此时此刻,她已经骑虎难下了,已经到这一步了,不管怎么样,都得演下去,自首,她疯了才会去,不过现在这样也好,也许警方看到这一幕会放松警惕。

    “我家不欢迎张大小姐。”端木艺心果断道,也许之前张婷说得是真的,但是就在刚才,她似乎捕捉到了张婷的想法,她还是想逃,并没有真得要去自首。

    “妈,你去我家吧,我就住在前面,我知道没有资格强求什么,但下一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母女,姐妹才能团聚,不管怎么说,都请妹妹给我一个机会,虽然不会判死刑,但是无期,至少也有二十年,二十年后……”

    “婷婷,为什么你要早点醒悟?呜呜呜……”陈俪扑了过去,隔着门,拉住了张婷的手。

    “我回去了,她要走随她吧。”

    看到这样的陈俪,端木艺心彻底无语了,要不是担心她的心脏再出问题,她一定会阻止的,为了她的身体着想,只能放任她了。

    “艺心——”

    程素素扣住了端木艺心的胳膊。

    “妈,我只是看不得这种‘感人’的画面,我去看小天。”

    端木艺心不想说什么,那一对是母女,就算陈俪知道张婷在演戏,但是想到女儿即将入狱,等女儿出狱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不在,这个时候,张婷说什么她都会答应的,更何况只是一起过个年。

    “老婆,如果真不放心,我们给警方打个招呼。”

    一进门,端木艺心就被叶擎苍抱入了怀中。

    “不用了,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我也尽到了一个女儿的责任,接下来,一切就看造化吧。”

    端木艺心真心累了,趴在端木艺心肩上,将泪硬是逼了回去。

    她的心极度的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似乎孪生姐妹的命运真得连在一起。

    “艺心,陈俪送张婷回去了。”程素素回来向女儿道。

    “嗯,母女之情是剪不断的,随她去吧。”

    端木艺心抬首,离开了叶擎苍的怀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