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373章 警官,那女人想跑路

时间:2018-03-03作者:半杯咖啡

    ,!

    “不要,罗之辉你住手,你再不停手,我喊了,警察就在楼下。”

    张婷痛得无法呼吸,此时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楼下的两位女警,但是她也不敢肯定,女警对她的态度,她很清楚。

    “警察?张婷,你胆子不小,敢骗我?”

    罗之辉发狠这次一刀狠狠的划向张婷的胳膊,顿时血流如注,张婷痛的大叫。

    “啊——”虽然声音叫得很大,但是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楼下的女警并不曾听到。

    “罗之辉,你杀了我,你也出不去的,警察就在下面,你动手吧。”

    知道自己逃不掉,张婷索性不再挣扎,忍着痛,一副视死如归地表情。

    罗之辉起身,走至门边,打开了门,朝着外面喊了声。

    “都给我出来。”

    罗之辉在楼梯上大喊了声,人都出来了。

    “都出来了吗?你们谁是警察,给我站出来。”罗之辉嚣张惯了,至于警察,他真是从来没放在眼里。

    “罗大少找我们有事吗?”

    两个女警互看了眼,站出来道。

    罗之辉一怔,看着两个女警,从楼上走了下来。

    “我说美女,你们警察不是应该在警局吗?官运亨通在这里做什么?”

    罗之辉打量着两个女警,之前张婷住在她家的时候,她躲了出去,并不知道那边也一直有警方的人监控着。

    “罗大少,张婷现在还是嫌犯,在她被判刑前,我们都需要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女警淡定道,罗大少来这,她们没有阻止,因为她们没有阻止的权力,而且罗之辉是张婷孩子的父亲,他们之间有交往也是正常的。

    “是吗?你们的证件呢?”

    “罗大少,你凭什么看我们的证件?”小刘警惕地看着罗之辉,特以类聚,人以群分,张婷不是个好东西,罗之辉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怎么说,张婷也是我孩子的妈妈,我的确保她的安全,谁知道你们是不是绑匪什么的。”

    罗之辉说着向两位女警靠近了些。

    “我的证件。”另一位刚从警校毕业的女警,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实在是罗之辉身上的气息让人很不舒服。

    罗之辉伸手接过证件,看着照片,又看着真人,而后点了点头。

    “监视她,原来如此,行了,我知道了,你们该干吗干吗去吧。”

    罗之辉将证件还给女警,捏了捏鼻子,虽然今天不尽兴,但是总算收了些利息。

    而被留在房里的张婷在罗之辉离开后,忍着痛起身,将门从里面反锁上了,她怕了,罗之辉那个疯子指不定就会对她下手,她还有大好的人生,不想死。

    从衣柜里找出衣服将胳膊胡乱的绑了下止血,现在她不敢出医院,只能先等着,只希望楼下的两位女警能震住他。

    绑好胳膊后,张婷来到窗前,知道后面就是端木艺心家,她从来都不关窗的,尽管端木艺心做的很隐蔽,但是她知道,端木艺心每天下班后都会看她,正因为如此,她时常在窗前卖弄风骚。

    在她房间的窗帘后面,有个高倍望远镜,她比端木艺心可隐晦多了,只不过端木艺心也比她警惕,基本上,只要她下班回家,都会拉上窗帘,因此,她根本看不到她房间里的动静,更别说看叶擎苍了,能看到的,只有孩子的房间,不过孝子,她没兴趣看。

    而且看到端木艺心的小儿子,她会想到自己那个连看都不曾看过的两个孩子,孩子始终是在她的身体里成长的,她也是一个母亲,不可能真的完全没有感情。

    看到端木艺心房间的灯关了。黑漆漆一片,在看端木家其他的房间,书房的灯是开的,端木炎夫妇房间的灯是开的……

    搬到这里后,张婷便让刘姐买了一顿东西,其中就有聚光电筒,她拿出电筒,朝着端木艺心房间不停地晃动。

    而此时端木艺心和叶擎苍正在做床上运动,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

    张婷的住处,罗之辉在确定那两位女警的身份后,在楼下坐了会,见张婷没有下来,觉得有些无趣,而且她也确定张婷没那个胆量下来,唇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着坐在对面的小刘警官。

    “刘警官,以后我孩子他妈就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了,只是我有点不明白,法律保护孕妇吧,可以理解,现在她孩子也生了,你们是不是应该将她送进去了?”

    罗之辉曾经过一百种方法弄死张婷,但是现在警察在这,总算有上千种折磨张婷的方法,也不能实施。

    “罗大少,您这是保护张婷呢?还是希望张婷早点入罪呢?不管哪一种,罗大少可以去咨询律师,张婷并不是生完孩子就会入罪的,还有一年的哺乳期。”

    刘警官扫了眼罗之辉道。

    她也希望张婷早点判刑,但一切必须得按法律程序走。

    “是吗?可是孩子不用她哺乳,你们是不是应该跟上面反应一下,就她这样,完全可以直接送进去了。”

    罗之辉似乎在算计着什么,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在这里,他不能做什么,但是如果张婷入狱了,那么便好处理了,张家倒台了,估计也没人在乎她的,即使死在里面,也不会有人调查的,更何况以张婷所犯下的罪,不说别的,光是伤害他这一条,就足够她死百次了。

    她运气好,怀孕了,免了死刑,已经捡了大便宜了,那女人现在明摆着想跑路。

    “罗大少,我们只是警察,我们的职责是监视张婷,我们不是法官。”刘警官不耐烦道。

    “对呀,刘警官,那你可得小心点,这女人现在百分百想跑路,我告诉你们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张婷现在可是有大把的钱,她正在计划着出境,你们可得看好了。”

    罗之辉探过半个身子,压低音量,故意向刘警官道。

    刘警官闻言,脸色顿色,当即紧张地看向楼上,要知道这大半年来,虽然经常有换人,但实际上都是她比较多。

    “罗大少,可不要危言耸听。”刘警官试探道。

    她现在不确定罗之辉是故意逗弄她们,还是确有其事,如果确有其事,她们必须向上面汇报。

    “啧啧,我就知道刘警官不会信,实话跟你们说,我爸之前转了两个亿到她瑞士的户头,而现在,她已经动用了那笔钱,而我的人告诉我,这女人最近正在到处打听能帮她偷渡出境的蛇头,消息我是告诉你了,人能不能看得住,那就是你们的事了。”

    罗之辉说完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外套,看了眼楼上,慢悠悠地离开了张婷的住处。

    而此时,楼上的张婷气恼地瞪着端木艺心的卧室。她都晃半天了,他们竟然都没有反应,甚至连窗帘都没拉一下,再看看现在的时间,不用想,那对‘狗男女’一定在做不要脸的事。

    张婷在心里将端木艺心骂了无数遍,说什么心电感应,她这个做姐姐的正被人威胁,生命危在旦夕,难道她感觉不到吗?

    而此时端木艺心的房间里。

    “老公,那是什么光?”靠在叶擎苍怀里,突然有红色的光照到床上,端木艺心惊侧首。

    “聚光灯,那是……老婆,不用理会。”

    看着光,不用开窗帘叶擎苍就知道必定是张婷那个女人,神经病,这么晚骚扰他们有意思吗?

    “老公,不会是张婷吧。”

    端木艺心说着要起身,却被叶擎苍的手搂住了,按往自己怀中。

    “老婆,你要是不累,咱们继续。”

    “累,但是——是张婷对不对,她什么意思?”

    端木艺心一听要继续,赶紧拉开了灯。

    “管她呢,老婆,谁知道那种变态的女人想什么,不用管她,我们继续。”

    叶擎苍才不想被人破坏自己和妻子的甜蜜时光,当即将端木艺心拽过来,迅速压在身下,至于灯,不关了,不关灯,外面的光不至于那么明显,那么晃眼。

    “老公,别闹了,让我休息一会,会不会是罗之辉和张婷打起来了,我们看一下……”

    端木艺心手抓着叶擎苍不安份的手,很累,她需要休息下,正好可以看看张婷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消遣一下。

    “老婆,罗之辉和张婷半斤八两,别的不说,他们可是有两个孩子的,算实质上的夫妻,再说了,罗大少追了张婷不下十年,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乖,如果累了,你躺着就好……”

    叶擎苍低首堵住了端木艺心的唇,不想再听到她说和自己无关的话。

    前面的张婷,见端木艺心这边没反应,恼怒的离开了窗户,走到前面,正好看到罗之辉的车子离开,顿时松了口气。

    看了看自己身上,赶紧打电话给刘姐。

    “刘姐,让小王开车,我要去医院。”说完,张婷从衣柜里拿出了外套,赶紧往楼下走。

    她觉得身体不是自己的,痛到麻木了,还有刀口,之前罗之辉那混蛋,故意划过剖腹产的刀口,她这会怕的要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