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311章 张婷偷渡回国

时间:2018-02-08作者:半杯咖啡

    ,!

    叶擎苍这会心情非常不好,那个女人,在他家吃饭也就算了,这会还连他老婆都霸占了,最让他郁闷的是两个女人关在房间里不知道说什么,竟然不让他进去。

    “擎苍,你也别郁闷,如果没有发生六年前的事,艺心和佳佳的感情就如同你和烈风的感情一样,我们也一直将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

    程素素见叶擎苍抱着孩子一直在房门外踱来踱去,感慨道。

    “可是我和烈风之间不会做出伤害对方的事。”叶擎苍道,即使邵烈风喜欢艺心,但是也会克制自己,而不会做出类似于王佳佳那样的事。

    “这就是女人和男人的区别。”程素素轻叹道。

    当端木艺心和王佳佳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已经到午饭时间了,叶擎苍那脸黑的简直就是锅底。

    “吃过饭再走吧。”

    本来叶擎苍就不高兴了,端木艺心竟然还留王佳佳吃饭。

    “不了,改天吧,我好久没看到几个孩子了,我想看看他们。”

    王佳佳歉意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境改变了,此时王佳佳的面容也有很大的改变,不像以前那么狰狞了。

    “老婆,那个女人比老公和孩子都重要吗?”

    王佳佳走后,叶擎苍见端木艺心还站在门外,从身后将她纳入怀中醋道。

    “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你和孩子都早,一直以来,我对她都狠不下心,总觉得自己念旧,其实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份情吧,如今看着她幡然悔悟,那我一直以来的宽容也算有所回报,所以还是值得的。”

    端木艺心回首,亲了亲叶擎苍的唇算做安抚。

    转眼到了二月龙抬头的日子。叶擎苍不愿意再去训练,因此回到司令部上班。虽然被老爷子训了顿,但是叶擎苍说张婷没抓到之前,他那都不去,这样一来,警方的压力反而大了。

    除了正常的方法入径,还有一种偷渡,和之前的原理一样,有钱能使鬼推磨。

    张婷偷渡回国后,第一件事当然是要找钱,只是她联系不到陈俪,之前陈俪的手机已经没再用了,她守在陈家外,只是守了几天,都没见到陈俪出入。又怕这附近有警察,她不敢去陈家,不得已,她只得守在陈文上班的公司附近。

    在陈文下班的时候,拦住了他。

    “陈先生,有个叫婷婷的女孩子要见你。”

    和在韩国时不同,今天的张婷只是戴着帽子,并没有戴墨镜,这张脸和端木艺心的脸是完全不同的,陈文犹豫了下,跟着她走了。

    “美女,你说的那个女孩在哪?”陈文跟着她走了两条街,越走越偏僻,戒备地看着她道。

    “表哥,我妈现在在哪?”

    “表哥?你是谁?”听到这声表哥,陈文连连后退,戒备地看向眼前的女孩。

    “表哥我就是婷婷,我要找我妈。”

    张婷拽住张文的胳膊道。

    “放开我,你到底是谁?”

    陈文挣扎着,这张脸可不是他表妹的脸。

    “我就是婷婷,表哥——”

    “你真是婷婷?”陈文想起端木艺心说的话,打量着张婷的脸再次道。

    “嗯,我们找个说话的地方吧。”

    张婷四下看了看道。

    “你吃过了吗?”陈文四下看了看道。

    “还没有。”

    “要不你跟我回家吧,家里说话也方便些。”

    陈文想了想道。

    “警察有没有去过家里?万一……”

    “那走吧,我知道一个地方,肯定没事的。”

    陈文想了想道。

    张婷点了点头,跟着陈文到了一家小餐馆。

    若是在以往,这样的地方,张婷别说进来了,恐怕从门前经过都会很嫌弃。

    “吃点什么?”

    陈文将菜单拿给张婷,让她点菜。

    “随便吧,表哥,你能告诉我,我妈在哪吗?我找了她好几天,都找不到人。”

    张婷急切地问,此时此刻,她身上连吃一顿饭的钱都不够了,实际上,她身上仅剩的钱都给了人蛇,要不然,她也回不来。

    “姑姑已经出家了,婷婷,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陈文点了几菜,他知道表妹吃不惯这种小店,因此并没多点,来这只是为了说话。

    “我要先找我妈,表哥,你告诉我妈在哪吧。”

    张婷依旧追问陈俪的下落。

    “你找姑姑做什么?她走之前说了,不管是你还是叶夫人,她都不会再过问的,你如果是要看姑姑,没必要,姑姑已经被你伤透了心,我估计她也不会见你的。”

    陈文拧眉,劝道,陈俪坚持要出家,他们谁也拦不住,剃度前,她签了离婚协议,让他送给张昊乾。

    “那是我妈,就算她出家,我也要再见一见的。”

    张婷却坚强道。

    “那好吧,一会吃过饭我陪你去。”陈文道,我先打个电话回家。

    “谢谢表哥。”

    这种小餐馆,有一个特点,上菜快,两人说话间菜已经上齐了,就在陈文让上饭的时候,眨眼的功夫,面前的盘子竟然已经光了。

    陈文傻眼了,看着坐在对面不停地往嘴里塞嘴的女人,他有点怀疑,这真得是他那个眼高于顶有洁癖的表妹吗?

    “婷婷,你几天没吃了?”看着桌上肉类都空了,不得已陈文叫过老板又加了几个菜,再问道。

    “回来后我怕,不敢坐下来吃,表哥,我吃相是不是很难看。”

    听陈文这么说,张婷不好意思道。

    “还好,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再点吧。”

    “不用了,已经够了,表哥,你也赶紧吃,我想早点看到我妈。”

    张婷放下筷子道,陈文随便吃了点,陈文本来要回单位开车的,但是张婷说还是打车好,陈文只得依他。

    出租车走了一个半小时,终于到了陈俪出家的尼姑庵。

    “表哥,我妈就在这出家?”看着眼前寒碜的庵堂,张婷一脚都不想往前走。

    “嗯,我陪你进去吧。”

    陈文点头,当初他们也想给陈俪找个好点的尼姑庵,但是陈俪说她是赎罪,坚持要留在这里。

    “表哥,要不你在这等我,我跟我妈说几句话就出来。”

    张婷却拦下陈文道。

    “我陪你一起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张婷拦下陈文,自己推门进去了。

    这间庵堂并没什么人,只是几个年纪大的女人在这里出家,张婷很容易就找到了跪在那敲木鱼念经的陈俪。

    “妈-”

    张婷试探地叫了声妈,陈俪似乎是没听到,她又大着胆子上前,俯身拉着陈俪的胳膊。

    “妈,你怎么来这里了?”

    陈俪这才听到张婷的喊声,只是她面上并没有特别的感情。

    “小姐,你认错人了。”陈俪平静的抽回手。

    “妈,我是婷婷呀,你怎么成这样了?你怎么了?”

    看着暴瘦的陈俪,张婷竟然哭了。

    “婷婷——”听到那声婷婷,陈俪的脸色终于变了,她站起身,紧张的向屋外望。

    “是我,妈,我好想你——”张婷却一把抱住了陈俪哭了起来。

    陈俪颤抖着,手不敢去拍张婷。

    张婷哭了一会,见妈妈并没有反应,这才停止哭泣,而陈俪却在此时道:“婷婷,你去自首吧。”

    “妈,你说什么?”张婷推开陈俪,惊恐道。

    “阿弥陀佛,婷婷,每个人做错事都要受到惩罚的,你现在自首,忏悔,我佛会原谅你的。”

    陈俪手捏佛珠,低诵了声‘阿弥陀佛’后道。

    “自首?你还是我妈吗?你竟然叫我去自首,你知不知道我即使是去自首,这辈子也出不来的,你以为端木艺心会放过我吗?呵呵,你以为我还是以前的张婷吗?如果爷爷和爸爸没出事,我根本不用如此狼狈,都是他们没用,是他们害了我……”

    张婷却哭诉道。

    “到现在你还不悔改吗?”

    陈俪痛心道,虽然说了要来赎罪,但是一时间,又怎么可能割舍亲情。

    “妈,我要悔什么?改什么?我只后悔没有下重点药,我只后悔那天没有直接杀了端木艺心,不过我会改的,下次,她绝对不会那么好运,我会一刀结果了她,绝不会再让自己如此狼狈。”

    张婷咬牙切齿道,她是后悔,后悔为了一时的痛快没有杀端木艺心,如果那天她杀了端木艺心代替她,绝不会有人发现的。

    陈俪看着这个陌生的女儿,苦涩地笑道:“施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行,你走吧,你我母女情分已断,以后你也不必再来了。”

    说完话,陈俪重新在蒲团跪下,高诵心经。

    “妈,我当然要走,只是我现在身无份文,你还有多少钱,给我吧。”

    张婷恨恨道,她恨这个妈,这个妈太没用了,如果她有用点,她至于像今天这么狼狈吗?

    “妈,你听到没有,我没钱吃饭了,也没钱租房子,你给我钱,反正你都出家了,留着钱也没用,你给我。”

    见陈俪不理自己,只顾着念佛经,张婷椅着她道。

    陈俪依旧没有回应,一来她对张婷已经彻底的死心,正如她方才所说的,她们母女情断,二来,她也没有钱,上次的银行卡和首饰被张婷拿走,所剩的本就不多,这里虽然是庵堂,但是也要吃饭,所有的钱,都拿出去了,她现在的确身无分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