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303章 端木艺心也会嫉妒

时间:2018-02-08作者:半杯咖啡

    ,!

    看着陈俪这般,端木艺心要问的话,怎么都问不出口了。

    “好好的,为什么要出家呢,人生不可能总是一帆风顺,酸甜苦辣都经历过,人生才算完整。”

    端木艺心看着陈俪劝道。

    “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我当初没有跑过去,没有非要与你相认,你就不会吃这么多苦头,都是我的错,是我太过执着,如果当初没有认你,那婷婷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陈俪哭泣道。

    “我已经好了,你也不必再自责了,至于张婷,所有的一切都是她自己作的,她本来抓得一手好牌,她的人生可以安顺到老,是她自己作,如果这次不是擎苍发现的早,即使我没死在狱中,只怕也要痴傻一辈子,这样的她,值得你如此伤心吗?”

    端木艺心不是不会嫉妒,只是她从小独身子女,没有什么值得她嫉妒的,张婷的出现,张婷的一再迫害,让她恼火,而陈俪对她的一再维护,也让她嫉妒,她也会吃醋。

    “不仅仅是因为她,还是……都是我的错,现在看到你没事,我心里踏实不好,以后,我会为你和孩子们祈祷,求佛祖保佑你们一生顺遂。”

    看样子,陈俪心意已决。

    “过年的时候,她都没有打电话吗?”

    端木艺心忍着心里的酸涩问。

    陈俪愣了下,摇了摇头道:“我对她来说,现在已经毫无价值了,当初她拿走了银行卡,还拿走了首饰,如果她安分一点,应该够她生活了。”

    “安分?你觉得她能安分吗?你的那些存款,早就被她挥霍光了,她将我送到监狱后,假扮我到了我家,同样拿走了我的卡,就在春节前,她刷了二十多万。”

    端木艺心冷笑,如果张婷知道什么是‘安分’便不会有这么多事了,如果她知道安分,便早早嫁人,也不至于到现在东躲西藏了。

    “畜生,真是畜生,艺心,她现在在哪?”

    陈俪惊诧后,痛心疾首道。

    “在哪?恐怕就算此时她站在你面前,你也未必认的,她去韩国整容了。”

    “什么?叶夫人,你怎么知道?”

    陈文急问了句。

    “说了你们不会相信的,自从和张婷相识后,对于她的事情,我能感应到一些,在我痴傻的那几天里,她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只不过在她去美容院整容后我便回复正常了。”

    端木艺心淡淡道,这也是告诉他们,不要指望着给张婷通风报信,只要她想找,一定能找到的。

    一旁的陈文已经张大了嘴,感觉端木艺心在说天方夜谭。

    不仅陈文,陈俪也满脸惊愕,怪不得之前端木艺心问她,这算什么?这样一来是不是表示即使婷婷再想害艺心也不容易了。

    “那个……叶夫人,那您跟警方说了吗?”

    陈文紧张地问,既然端木艺心没事,那表妹应该也罪不至死吧,两人是孪生姐妹,也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之间,能不能互相体谅一点呢?

    “没有,你们是不是觉得既然我没事,就应该放张婷一马。”

    看着陈文那张脸,端木艺心问,她不怪他们有这种想法,毕竟,张婷跟他们才是亲戚,人的感情就是这样,亲人明知道有错,也会包庇的。

    “不是,只是……”

    陈文不擅于撒谎,结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能明白你们的想法,但是你们是亲人,我和她不是,在她觊觎我丈夫,一次次对我下毒手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的放过了她,可是结果呢?她何其歹毒,古人说:杀人不过头点地,可她都做了什么?竟然给我喂那种丧尽天良的违禁药,如果我爸爸不是端木炎,如果我不是嫁给了叶擎苍,那么我很有可能就那么痴傻一辈子,浑浑噩噩一辈子,你们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有三个孩子,有年迈的父母,还有丈夫,你们想的只有张婷,难道我就没有情绪,我就没有思想吗?你们心疼你的亲人,我也心疼我的亲人,我不能让我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我要亲眼看着我的三个孩子长大,所以对不起,张婷我不会放过她的。”

    端木艺心这一次的态度无比坚决,说出来的话也毫无余地可转,冰冷而无情,没有人知道她在那一周里经历过什么。

    即使最亲密的爱人,她也没有说,正是因为那一周的经历,让她明白,她不能心软,为母则刚,她必须为孩子撑起一片天。

    “艺心,你要做什么去做吧,我不会怪你的,正如你所说的,张婷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陈俪忍着痛楚道。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正如擎苍之前所说,虽然你十月怀胎生了我,但是这份恩情我已经还了,我们之间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以后也不会再见你。”

    端木艺心看着陈俪,再一次狠心道。

    “你……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十月怀胎的生育之恩,是断就能断的吗?”一旁陈家的舅妈气得颤抖,手指着端木艺心指责道。

    “我为什么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张昊乾是我的生父,可是他不止一次向我以及我的孩子下手,那份血缘关系早就在他下手的时候荡然无存了,至于张夫人,她应该比我更清楚。”端木艺心说着转向陈家舅妈道:“莫不是陈夫人觉得我应该学哪吒割肉还母,削骨还父不成。”

    “不,艺心你说得对,早在当初你被抱走的时候,我们母女缘分就断了,谢谢你来看我。”

    陈俪拉住嫂子,连忙向艺心道。

    “你知道最好,既然如此,那我走了。”

    端木艺心连口水都没喝,既离开了。

    离开后,她并没有立即坐出租车,正是新年,到处都是人,走人堆里,却感受不到欢乐的气息。

    那一周像是在梦里,又像是重活了一世,除了感觉到张婷的一切之外,她还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看到了自己悲惨的人生,醒来后,她甚至分不清那是梦还是现实,她只能不断的告诉自己,决不能让梦里的一切重现,她要坚强,她不能依赖叶擎苍,虽然那是她的丈夫,但是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守在她的身边。

    因为腿并没有完全好,走了一段路后,她觉得累了,这才打车回去。

    端木艺心回到家的时候,叶擎苍和邵烈风还没回,他们此时正坐在警局。

    “王警官,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很有可能,此时张婷已经换了一张脸,换了一个身份,但是从时间上推算,她应该没那么快出院,如果现在我们去韩国,有很大的把握将她缉拿归案。”

    叶擎苍道,时间不等人,如果等张婷的脸完全好了,只怕再找就不容易了。

    “这个我需要向局里申请一下,叶少将,您也知道这个案子,局里高度的重视,甚至连上面的领导都发话了,务必要尽快抓到张婷,可是你现在说张婷整容了,这……”

    “可以,你尽快申请吧,另外,还有件要麻烦王警官,年前,我太太的证件被张婷拿走,之后全部挂失作废,现在我要带我太太去韩国,没有证件,这会又放假,你看能不能尽快补上证件。”

    “证件,这个小意思,这样,我跟出入境那边联系一下,最好叶少将能跟领导打声招呼,现在放假,出入境那边不同于我们警局,他们是没人值班的,让领导跟他们说一下,派个人去办一下,如果叶少将觉得过意不去,包个红包表示一下就好。”

    王警官道,现在是假期让人加班的确不太好,又值新年,包个红包意思一下办事的心情也舒畅一些。

    “这个没问题,那麻烦王警官联系一下。”

    邵烈风按住叶擎苍的手道。

    “那好,那我们等王警官的消息,只是又要辛苦王警官了。”

    邵烈风再次道,和王警官道别后,邵烈风将叶擎苍拽上了车。

    “擎苍,你不要一脸不高兴,这大过年,包个红包,意思意思也是应该的,就像今天王警官以及局里的同事,我们都应该包一个,不是多少的问题,只是一份心意。”

    邵烈风道,本来对于这些邵烈风是很了解的,只是今天太着急,忽略了。

    “我不是说这个,算了,意思意思吧。”

    叶擎苍有些不自在,是,他是有些不舒服,大家拿着薪水,办事是应该的,只是这里毕竟是地方,难免会沾染上一些地方的习俗。

    “这件事算是解决了,回去后,你看看和艺心什么时候出发,家里不用担心,反正现在放假,我会天天留在家里陪着老爷子和几个孩子,保证没人能伤到他们。”

    邵烈风再次道。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只是我想带艺心到医院去检查一下,这么短的时间,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艺心的腿,几个月前才伤的,这次又受伤,不检查一下,心总是拎着。”

    叶擎苍点头,对于家里,他不担心,他只是担心端木艺心,这次艺心醒来,总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