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98章 除夕夜惊变

时间:2018-02-08作者:半杯咖啡

    ,!

    “烈风,子勋,你们不带这样的。”叶擎苍看着上下手的兄弟,这两个家伙,明着给艺心放水。

    “二哥,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以后你得听嫂子的。”

    叶子勋笑着道,男人吗,当然得让着女人,况且嫂子还是病人,他们三个男人总不能欺负一个女人吧。

    “心儿,这不算哦,烈风和子勋明着给你放水,不算,你还得听我的。”叶擎苍赖皮道。

    “叶少将,你好意思吗?一个大男人说话要算话,放水怎么了,烈风和子勋愿意,要不你让烈风和子勋给你放水呀。”

    端木艺心笑着,指责叶擎苍赖皮的行为,而后朝邵烈风和叶子勋愉悦地笑。

    “就是啊,擎苍,男人说话要算话,都说男主外女主内,在家里,你当然得听艺心的。”

    邵烈风亦道,这几天,大家心里都像压着块石头,现在看到端木艺心慢慢好转,心中的那块大石就算可以扔掉了。

    “那不行,老婆,你还得听我的,不玩了,老婆,现在到了你补充营养的时间了。”

    叶擎苍看着表,直接将牌都推了,端木艺心在狱中那几天不知道受到了什么非人的虐待,不但有伤,甚至瘦了好几斤,这会回来后,不管是程素素还是叶擎苍都是可着劲地帮她补。

    “不要了,好难吃的,再补下去,我就成猪了,叶擎苍,为什么人家都希望老婆苗条点,骨感点瘦点,你怎么将我当猪喂。”

    端木艺心嘟着小嘴委屈道。

    “那些男人没品位,瘦的全是骨头抱着都硌手,我还是喜欢肉感的,老婆,你可不能学河东狮……”

    叶擎苍正说着,一粒红中飞了过来,他哇哇叫,原来端木艺心恼他口无遮拦,直接用红中堵他的嘴。

    “二哥,你真得越来越没品了,竟然和嫂子动手,这要是让你的那些部下看到,啧啧……”

    “孝子一边去,老婆,我们吃饭去。”

    叶擎苍瞪了堂弟一眼,搂住挣扎的端木艺心,不理会邵烈风,叶子勋两人。

    “老婆,别理他们,他们呀,这是羡慕,嫉妒,走,我们吃饭去。”

    “擎苍,到底是我病了,还是你病了,我怎么觉得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

    “是不是比以前更加迷人了,老婆,这说明你有眼光……”

    “是脸皮比以前越来越厚,还有,这张嘴——”

    端木艺心笑着,脑海里掠过一些画面,这一周来,所有人的重心都在她身上,她能感觉得到,其实她并不是失忆,只是有些记忆不知道为什么模糊,有些人甚至都忘记了。

    此时的叶家欢声笑语,尽管端木艺心未能完全恢复,但是对于叶家人来说,这是新的开始,叶家又添丁,而且有端木炎在,相信端木艺心一定能恢复的。

    其实对于叶擎苍来说,端木艺心现在能否完全恢复并不重要,只要她还好好的,陪在他身边,他已经很满足了,等过完这个春节,他想亲自去抓张婷。

    一周过去了警方那边没有丁点消息,国际刑警派人去了泰国,但是查无音讯,就好像突然消失在地球一样。

    相比起叶家的给声笑语,陈家可并没有什么过年的气氛。

    陈俪虽然回来了,神情却越发的呆滞,甚至戴起了佛珠,念起了佛经。

    “俪俪,你别这样,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都大了,你难不成还能护着他们一辈子吗?”

    陈俪的嫂子劝道。

    “我是罪人,是我的错,是过于执着,过于强求,都是我的错,我害了两个女儿,我是罪人——”

    陈俪的泪落在佛珠上,如果不是哥哥嫂嫂挽留,她已经出家了,临近春节,哥哥嫂子劝她留下来过年。

    “俪俪,做父母的,哪一个不是希望儿女好,哪一个不希望孩子留在身边,你没有错,错的是张婷,你不要再自责了。”

    陈俪的哥哥劝说着妹妹,原本这个妹妹很是幸福的,只是没想到短短几个月,竟然从天堂掉到地狱,可以用家破人亡来形容,张婷那个女儿虽然还活着,但是现在被通缉,和死人又有何异。

    “哥,我想去看看张昊乾,我们夫妻三十二年,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陈俪道,今天是除夕,也是今年的最后一天,她想去见张昊乾最后一次,再跟他说一下两个孩子的事,张婷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做父亲的也难逃罪责。

    “阿文,你送姑姑过去吧。”

    陈俪的哥哥向儿子道。

    “姑姑,姑父是不是出不来了?”

    途中,陈俪的侄子问道,虽然他不从政,张昊乾落马对他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但是看着曾经那般意气风发的姑姑,那个满身贵气的姑姑如今这个样子,心里难受。

    “出来出不来有什么区别吗?他都快六十了,出不来,安享晚年也好,只是苦了我的两个女儿。”

    此时陈俪脑海里是几十年来夫妻生活的点滴,再回想却恍若隔世。

    “姑姑,其实婷婷表妹到今天这种无法无天,真得是你们的错,她和端木艺心是孪生姐妹,可是差别那么大,为什么?那是因为你们从小灌输了她一种只要有你们在,就算天塌下来也没关系,因为有你们,还有张爷爷,她也没想过有一天,她头顶的这片天会塌,就好比两年前,在出事后,你们就不应当担下来,不应该将她送到国外,那么她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不管怎么说,端木艺心都是她的妹妹,她竟然下那样的狠手……”

    陈文摇首,这几天在家里听得多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于张婷那个表妹,小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只是后来,越来越跋扈,他们表兄妹之间也就越走越远。

    而此时,他们口中的张婷,却并不在泰国,在泰国停留了几天后,换了个身份便离开了,此时,她在韩国,知道了国内的通缉令后,她便有了个想法,反正这张脸,她也不想看了,看着这张脸,她总会梦到端木艺心。

    买那个药的时候,她知道那个药的后果,也许真得是那点血缘关系吧,这几天,她总是从梦中惊醒,尤其是每天早上起床看着镜中的这张脸,她就不由自主地想到端木艺心。

    而此时,国内的新年,整个神州大地都洋溢着喜悦与欢乐,没人知道此时的张婷不久后将会换上一张脸。

    除夕,端木炎家里,年纪大的老人们围在一起说说笑笑,看着春晚,年轻人,在玩着他们的游戏,孩子们打打闹闹,好不热闹,可是此时,端木艺心却突然心慌,而且脸上火辣辣的想着了火一样。

    “老公,我——有些不舒服,我先去睡会。”端木艺心手捂着脸向叶擎苍道。

    “老婆,你怎么了?”叶擎苍上前,扶住端木艺心,她怎么突然像喝醉了酒一样,走路椅,而且脸红得吓人。

    不过这会大家都在兴头上,为免坏了大家的兴致,叶擎苍扶着端木艺心回到了房间。

    “心儿,怎么了?你的脸怎么了?你晚上并没有喝酒呀。”

    到房间里端木艺心躺下,拿开手,那脸红得吓人,只是他伸手去摸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老公,难受,好难受——”

    端木艺心手捂着脸,又按向胸口,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胸口痛,脸上痛,特别的不舒服。

    “老婆,我送你去医院。”

    看着异常痛苦的端木艺心,叶擎苍吓坏了,赶紧抱起她。

    “不要,不去医院,你陪我会,我不想去医院。”

    端木艺心拽着叶擎苍的胳膊,不肯离开,大家这会都在楼下,如果去医院,必定要从下面经过,那样大家都会担心,她不要再因为她而影响到大家。

    “可是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晚上吃东西过敏?”

    叶擎苍也没注意,艺心脸上并不烫,只是红,看上去像过敏。

    “老婆,痒吗?痛吗?”

    叶擎苍心有些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不痒,老公,你在这陪我,我睡会——”

    端木艺心睡字刚落,双眼便合上,瞬间便似进入了梦乡。

    叶擎苍不放心,打了邵烈风和叶子勋的电话,其他人要陪老婆,只有他们俩不用。

    “二哥,什么事?”

    “擎苍,艺心怎么了?”两人进到房间,看到端木艺心睡在床上,邵烈风一些就看到端木艺心那红得不正常的脸。

    “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吃了什么过敏,刚才她突然说不舒服,让我陪着到房间,说要睡会,结果——”叶擎苍那叫一个急,手不时的探着端木艺心的呼吸,就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再发生什么意外。

    “要不送去医院吧,这样也不是事。”

    邵烈风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太多,他们都害怕再发生什么意外。

    “可是爷爷,他们都在下面,如果看到嫂子这样,今天晚上只怕……”叶子勋欲言又止。

    “要不让干爹上来看看吧,会不会是解药的副作用?”邵烈风再次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