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80章 张婷在拘留所自杀

时间:2018-02-0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如秦旭所说的,叶擎苍不是他的对手,叶擎苍是天上的霸主,但是若论起动手,确实逊了秦旭几分。

    “擎苍,要为嫂子出气有很多方法,你却要用最笨的一种,就她到医院伤害嫂子这一条,再有个十年,八年她也出不来,如果你真要她的命,也简单,在狱中,什么事都可以发生的。”

    秦旭暗示叶擎苍道,事在人为。

    “这口气出不了,心里堵得难受,我认识艺心六年了,在嫁给我之前,她活得很恣意,但是嫁给我之后,从我们结婚到现在,一年多,她总是受苦,我是男人,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叶擎苍不去看秦旭,技不如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知道秦旭是真的为他好。

    “擎苍,一时痛快了,解气了,之后呢?这女人贼心不死,终究会是患害,你如果现在动手杀了她,你自己呢?那样你才是真的扔下了嫂子。”

    秦旭劝说着,两人虽然动手了,但是也没有真的出狠手,都只是点到为止,这会程素素的面已经煮好了,在唤叶擎苍吃饭。

    “擎苍,你去吃吧,如果你相信我,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

    “你看着办吧,总之,如果以后再看到这个女人,我会找你拼命的。”

    叶擎苍看了眼绑在椅子上的王佳佳,瞪着秦旭道。

    到餐厅里,程素素抱着孩子在那等着叶擎苍。

    邵烈风若是知道叶擎苍就这么轻易放过王佳佳肯定会恼火,他没有公职在身,没有叶擎苍这么多顾忌,可以可着劲的折腾。

    端木艺心这会当真是雪上加霜,再次醒来,连喝水都痛,更别说吃饭了,可心疼死了邵烈风。

    只是有叶擎苍在,确实愣不到他心疼,只能将这份心疼默默地放在心里。

    家里那边交代清楚了,叶擎苍打了个电话给叶辰阳,跟他借人,主要是让秦旭他们多留段时间,待张昊乾落马,张家倒下秦旭的任务才算完成。

    叶辰阳虽然不知道端木艺心发生了什么,但是听邵烈风的声音知道出大事了,因此,并没有问儿子。

    “擎苍,爸不管你做什么,但是记住一点,你不仅仅代表你个人,你身后还有整个叶家,你自己的人,你可以调动,但是记住,要低调。”

    叶辰阳郑重地向叶擎苍道,他有一种预感,儿子将会有大动作,他别的忙帮不上,只能在用人方面支持儿子。

    “嗯,我这边的事你不用插手,不管出什么事,我自己兜着。”

    叶擎苍挂电话之前道。

    本来因为特训的事,张家的事交给别人了,现在,他决定不再请任何的情义,一定要狠,准,打中张家的七寸。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古人通过实践得出来的,很真实,邵烈风现在就可着劲的用钱砸,反正公司营利给叶擎苍的那份他不要,现在正好可以用上,他就不信,没人敢站出来举报张家。

    就在叶擎苍和邵烈风疯狂收集张家的罪证之时,张昊乾接到了警局的电话,张婷在拘留所自杀。

    “可恶,当真是沉不住气,小王打电话给夫人,让她去看看。”

    张昊乾黑着脸交代秘书。

    王秘书点头,只是打陈俪的电话,她并没有接。

    “夫人没有接电话,可能太忙,要不我去一趟吧?”王秘书尴尬道。

    “你去做什么,你去就代表着我,等陈俪回电话,既然那边来电话,就死不了,真不亏是孪生姐妹,一个自杀,两个又自杀,真不知道陈俪怎么生的。”

    张昊乾恼道,刚刚因为端木艺心‘自杀’的事,他和陈俪夫妻关系到了冰点,现在大的自杀,还不知道又要出什么事。

    陈俪被邵烈风赶出医院后,有些恍惚,在路边的时候,险些被车撞上,之后稀里糊涂的上了公交车,就那么一直傻坐着,公交到站后,她下车,看到哪辆车走,就再上,一直在公交车上,浑浑噩噩,就像活在末日一样,至于手机,在公交车上的时候,已经被小偷偷走了,她却一点都没感觉。

    她就这么恍恍惚惚,像鬼魅一样,一直到公交车停站,司机看到她坐在车上不走,走过来道:“大姐,已经下班了,您要去哪?”

    “去哪?我能去哪?”陈俪低喃着,小女儿那不能去了,张昊乾那——她不想见。

    “大姐,已经晚上十点了,你再不回去家人要担心了,要不你告诉我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公交车司机看陈俪那副样子,以为她精神有问题,心疼道。

    “不,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了。”

    陈俪终于回过神,下车抬首看看了外面,城市的喧闹声音渐渐褪去,被夜的寂静慢慢取代。

    “原来这么晚了。”

    “是啊,大姐住哪,要是方便,我带你一程。”公交车司机再次道。

    “谢谢,我打车就可以了。”

    陈俪微微一笑,走到路边叫出租车。

    当她回到家的时候,张昊乾并没有睡,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似乎桩桩件件都是针对他的,他现在根本就睡不着。

    听到佣人唤陈俪的声音,连忙下楼来。

    “你也知道回来吗?我还以为你只要端木艺心不要婷婷了。”

    “婷婷回来了吗?”陈俪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问。

    “回来,你以为我是皇上,想让她回她就能回吗?陈债,你真是一个好妈妈,婷婷在拘留所自杀,小王打了你多少次电话,你都不接,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昊乾冲着妻子吼道,自从上次之后,张伟民已经回去了,这会张家是张昊乾说了算,所以他才敢这么嚣张。

    “自杀?婷婷会自杀?张昊乾,想要吓我,你可以自己自杀,张婷——就算她真得自杀,那也是死死有余辜。”想到端木艺心的伤,陈俪恼怒道。

    “好,陈俪,这是你说的,张婷的死活你是不是不管了?”

    张昊乾一听咬着牙道。

    “她有你这个神通广大的爸爸,我这个没用的妈妈自然得靠边站。”

    陈俪说着上楼欲进房间,她累了,不想再管张婷的事,儿大不由娘,更何况张婷都三十岁了,她管不了,也没精力管了。

    “陈俪,你的心是黑的吗?女儿自杀在医院里生死未卜,你都不去看一眼吗?”见陈俪当真不闻不问,张昊乾急道。

    那是从小在身边长大的女儿,不比端木艺心,他要不是怕被人拍到,一早就去了,可陈俪不同,并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市委书记的夫人。

    “张昊乾,我们夫妻之间,你玩这种心机有意思吗?我问你,你是不是对小天下手?你是不是害过艺心和擎苍?是不是?”

    陈俪终究没能忍住,转过身质问张昊乾。

    “你——你听谁胡说的。”说到小外孙,张昊乾难得有些心虚,当初就是因为那点不忍,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

    “胡说?张昊乾真得是胡说吗?如果你没有对小天下手,依艺心的个性,不可能对你那么冷淡的。张昊乾,在你的心里除了权势,官位,可有我们母女的位置?”

    陈俪真得好后悔,后悔答应张昊乾等到大选结束后再离婚,此时,看着张昊乾,她就觉得无比的恶心。

    她陈俪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中这样狼心狗肺的男人,而且这三十年来……

    夫妻俩正对视着,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

    “张书记不好了,大小姐在医院里大吵大闹,医院那边来电话,让您或夫人过去一趟。”原来是王秘书,他接到警局那边的电话,张婷被送到医院后,得知并没有人去看她,差点就要将医院给掀了。

    “张婷在医院?”陈俪看着王秘书依旧有种他们在说双簧的感觉,她刚回来,正跟张昊乾说,王秘书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

    “是啊,夫人,今天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就是想告诉你大小姐在医院——”

    陈俪怔了下,这才四处找手机——

    “我手机——可能漏在医院了,我——婷婷在哪家医院?”陈俪迟疑了下问道。

    “在警局的职工医院,夫人,您要去吗?我跟您一起过去。”王秘书抹着汗道。

    虽然说市委书记的秘书看着风光,但是在首长面前,真得跟狗一样,不管是公事,私事,事事都要照看到,不管是上班时间还是非上班时间,都得随叫随到。

    “我洗澡换身衣服再去。”

    陈俪低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顿道。

    “女儿都要死了,你还有心情洗澡换衣服,陈俪,你真是越来越冷血,小王,你送我去。”

    张昊乾黑着脸,斥责陈俪。

    “我冷血,张昊乾,要说冷血,我比不上你,你知不知道今天小女儿经历了什么?你现在对我大喝小叫的,你——张昊乾,今天到医院里欲杀艺心的女人是不是你安排的?”

    陈俪突然抓住张昊乾的胳膊质问,为什么那个女人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她去上厕所的时候就出现了,很显然,一早就候在那里,更何况艺心昨天才入院,谁能这么精准的得到消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