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78章 叶擎苍的疯,邵烈风的狠

时间:2018-02-0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报警了吗?”

    护工也吓着了,端木艺心昨天才做完手术,今天面部又受这么重的伤,他们都失职,尤其是负责这间病房的护士。

    王佳佳倒在地上,吐出了两颗牙,邵烈风愤怒之下的力度,绝对比她刚才打端木艺心的力道重。

    “警方太温和了,对这种女人,报警太浪费了,小李,你带给秦旭。”

    邵烈风阴冷道,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出来了,但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除了王佳佳还有其他人呢?

    医生,护士,还有护工,以及陈俪,小李他们都去哪了?

    一开始考虑这么多人,就是为了不让心怀不轨的人得逞,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端木艺心被推到手术室去处理脸上的伤,邵烈风冷眼看着护士,以及被救醒的陈俪,小李将王佳佳带走了,这会不在。

    “我去吃饭了,当时——当时大姐在的?”护工指向陈俪道。

    “我——我——我去洗手间了。”

    陈俪像做错事的孩子,委屈道。

    “当时端木医生刚和——张夫人争吵过,她说要静一静,我……”

    护士也是结结巴巴,因为她知道不管说什么,她的责任都是推脱不了的。

    “张夫人,昨天你是怎么说的?艺心还躺在病床上,你就跟她吵?为了什么?张婷吗?原来你所谓的弥补,照顾都是借口,是我害了艺心。”

    邵烈风眼睛有些湿润,因为相信张夫人,他才放心的离开,没想到他还是将人性想得太过美好了。

    “不是的,不是的——呜——”陈俪抽泣着解释,可是她的解释听起来那么苍白。

    “不是的,那你告诉我,你跟艺心吵什么?你可有考虑到她是病人?你可有当她是你的女儿?”

    邵烈风一直隐忍着,但是湿润的眼里却有泪水涌出。认识端木艺心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她这样,昨天看她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在知道是张昊乾的时候,他就恨透了。

    可是那些远比不上今天的冲击,端木艺心的整张脸已经看不出样子了,嘴角流着血,他无法想象端木艺心遭受了王佳佳什么样的折磨。

    在小李提议报警的时候,他果断的拒绝了,送到警局又如何,王佳佳最多是关上几个月,到头来,她还不是一样出来,他要用自己的方式为艺心报仇。

    “她是我的女儿……不是这样的……婷婷是我的女儿,艺心也是……”

    陈俪哭着,泪水模糊了视线,她并不想伤害女儿,她当时只是去小解,只是离开一会,她真得没想到在医院里会有人对女儿不利。

    “你走吧,以后不需要你来照顾艺心了。”

    邵烈风果断道,他不能对张夫人做什么,但是他也不能再让张夫人留在这里伤害艺心。

    “不——邵先生,请您让我留在这,我真得不知道会有人对艺心不利,我真得……”

    “张夫人,你没必要解释,王佳佳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你能告诉我这中间没有张家的手笔吗?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擎苍和艺心那么反感张家吗?那我现在告诉你,因为张家卑鄙无耻,因为你们阴险,没人性,小天一个刚满月的婴儿,你们都能下手,还有什么是你们做不出来的——”

    “不,不会的——邵先生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陈俪惊呆了,连眼泪都像冻住了,惊恐地看着邵烈风。

    “是不是真的,你大可以回去问张昊乾,张夫人是你自己走出去,还是我请保安来送你出去。”

    邵烈风冷冷道。

    “不会的,昊乾不会那么狠心的——”陈俪低喃着,失魂落魄地出了病房。

    护工有些瑟缩了下,陈俪走了,下一个是不是就轮到她了。

    “如果再有下一次别怪我邵烈风不近人情,这次如果艺心没事则罢,有事,你们谁也休想置身事外。”

    邵烈风撂下狠话,这次的事,他不能再瞒着擎苍了。

    在训斥过众人后,邵烈风找到叶辰阳,联系到了叶擎苍。

    “烈风,是不是家里出事了?”电话一通,叶擎苍第一句话即问。

    “擎苍,对不起,是我的失误,你赶紧回来,艺心她——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本来我答应艺心不说的,但是今天艺心差点就没命了,我……”

    邵烈风声音哽咽,还没说发生什么,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叶擎苍受训的太空基地,离这并不远,也不过三个小时的车程,但是两个小时后,叶擎苍出现了在医院。

    “艺心——”

    “擎苍,你回来了。”此时守在病床前的是邵烈风。

    经过检查才知道端木艺心不仅脸部受伤,左胳膊更是二次受创,原本胳膊不用手术的,但是这一次却不得不手术固定,脸部虽然肿的厉害,但是并不能包扎,经过药物消炎后虽然比最初要好些,但是依然骇人,叶擎苍看着病床上的端木艺心直觉的不相信。

    “艺心,这是谁?”

    叶擎苍手指着病床上的端木艺心问邵烈风。

    “擎苍,是我的错,你惩罚我吧。”邵烈风起身,低首向叶擎苍忏悔。

    “不——不会的,我离开不过三天,三天,艺心怎么会这样?我走的那天,她还好好的,不会的——邵烈风,你告诉我,是不是张昊乾将艺心带走了?是不是?”

    叶擎苍揪住了邵烈风的衣襟,颤声质问。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的叶擎苍和邵烈风皆是泪水满面,泪水模糊了彼此的视线。

    “这是艺心的手机,我们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那天晚上,前天晚上艺心从二楼跌落,醒来后,问她,她不肯说,我只是从她手机里看到了张昊乾发的信息——”

    “果然是他,张昊乾,我叶擎苍和张家势不两立。”

    叶擎苍拿过手机,张昊乾之前发的语音信息并没有删,主要是端木艺心这两天根本没看手机,要不然恐怕她就删除了。

    “艺心的脸也是张昊乾动手的?”

    叶擎苍想去触摸,可是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他怕端木艺心会痛。

    邵烈风摇首。

    “是我的错,张夫人说要照顾艺心,我以为有他们在不会有事的,没想到却让王佳佳混了进来——”

    “你说什么?王佳佳,那个女人不是在狱中吗?”

    叶擎苍心在颤抖,他是不是应该庆幸艺心还有一条命?王佳佳那个女人曾经想要艺心的命,这一次,艺心能捡回一条命是不是幸运?

    “我不清楚,稍候我会让人去查,那个女人我让小李带回去了。”

    邵烈风摇头,对于王佳佳,他了解的还没有叶擎苍多。

    “医院里这么多人,怎么会让她进来对艺心行凶?医生哪去了?护士哪去了?你呢?还有秦旭呢?仍然们都在哪?你们都是死人吗?”

    叶擎苍叫着,此时,他急需宣泄心中的怒与恨。

    “吵——”

    不知道是不是叶擎苍的声音太大,端木艺心似乎醒来了,唤着醒。

    “艺心,艺心——”

    端木艺心本就失明,根本看不到叶擎苍,不久前被王佳佳连续的打脸,耳部轰鸣,以至于到现在,耳中似乎都还在轰鸣,根本听不出叶擎苍的声音。

    “艺心看不见的,医生说头部有瘀血,暂时性……”

    “邵烈风,你是死人吗?为什么我好好的一个妻子会变成这样,你tmd干什么去了?”

    听到端木艺心失明,叶擎苍一个趔趄,手扶着床,再次怒吼邵烈风。

    “擎苍——是你吗?”

    端木艺心似乎听出了点什么,轻唤着,她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叶擎苍和邵烈风同时都听到了,立时噤声。

    “是我,心儿,是我,我回来了——”

    叶擎苍想握端木艺心的手,却发现她的手被打着石膏。

    “一定是我的听觉出问题了,擎苍在受训呢,怎么会回来呢?”

    端木艺心低喃着,似是自我安慰。

    “心儿,真得是我,我回来了,我不走了,去tmd训练,我不去了,我哪都不去了,我就在家陪着你,我守着你,我倒要看看谁还敢对我的女人动手。”

    叶擎苍绕过去,握着端木艺心的右手,在脸上摩擦,他哪都不去了,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擎苍,你怎么回来了?”端木艺心有些激动,牵扯到了脸部的伤,表情有些难看。

    “老婆,我再也不会走了,我会陪着你,不管是谁,伤我的女人,我定要他十倍百倍的偿还。”

    叶擎苍咬牙道,张昊乾,王佳佳,他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原本还在想着,给张家留一条活路,现在他顾不了那么多了,张家不灭,他的心儿就不安全。

    “我没事——活着就好——”

    端木艺心轻道,虽然看不到,但是听得出叶擎苍的声音满是暴戾。她不要叶擎苍因为她变成这样,更不能因为他犯错。

    “傻瓜,什么叫活着就好,你这样叫好吗?一点都不好,我不管,谁都不能伤你,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叶擎苍一滴泪落在端木艺心的脸上。

    “擎苍,你——哭了——”感觉到脸上的湿意,端木艺心抬手欲摸叶擎苍的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