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76章 张书记的套路

时间:2018-02-0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午的时候,小李送陈俪回去收拾日用品,原本陈俪是为了避开张昊乾的,却不知道张昊乾一早便交代了警卫,只要陈俪回来便告诉他。

    也因此,陈俪到家后,张昊乾很快就回来了。

    “你这是打算搬出去吗?”

    看着陈俪收拾了一个又一个箱子,张昊乾黑着脸道。

    “医生说艺心至少要五周左右才能出院,我得留在那里照顾她。”

    陈俪一顿,这时脑海里突然中午说的话,有些人是怎么避也避不开的。

    “陈俪,我们夫妻三十二年,你真要在这个时候离婚吗?”

    “张昊乾,你也知道我们夫妻三十二年,那你可还记得当初你对我说过的话?你实话告诉我,今天在医院里,你是不是打算将我送到疯人院?是不是打算让我永远消失?”

    陈俪放下手中的衣服,转过身质问张昊乾。

    三十二年的夫妻,她也想知道在张昊乾那算什么?上午那一句‘你疯了’,寒透了陈俪的心,她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在军区医院,如果当时邵烈风不是赶到了,她会不会被冠上精神病的病名?

    “陈俪,你胡说什么?你是我妻子,我当时只是想要你冷静一点,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是不是觉得我让你病‘死’?陈俪我们三十多年的夫妻,你就这么想我?”

    张昊乾失望痛苦地看着陈俪。

    “难道不是吗?你连女儿都能下手,我只是枕边人,没有我这个张夫人,还有很多女人可以成为张夫人。”

    陈俪现在越发的清楚,要说他们夫妻感情,也不是不好,只是在张昊乾心中,感情始终比不上权势,最多,最多,他们夫妻的感情只能排在第三位。

    排在第一位的是权势,排在第二位的是老爷子,第三才能到她这个妻子。

    “我没有对端木艺心下手,陈俪不管你信或不信,我对端木艺心真得没有任何坏心眼,她是我的女儿,张婷也是我的女儿,是,那天是张婷不对,但是端木艺心不是没事吗?况且,我不认为这件只是婷婷一人的错,你也看到,端木艺心对婷婷这个姐姐的态度有多恶劣-”

    张昊乾解释,他之所以赶回来,就是希望妻子回心转意。

    “你不必说了,婚我还是要离,只要你答应我之前说的,我给你时间。”

    陈俪不想再听张昊乾的狡辩,她知道在强词夺理上,她永远说不过张昊乾。

    “好,我可以答应你,不为难端木艺心,也不管张婷的事,但是你必须回来住,我也可以答应你分房睡,但是在外面,我们必须是恩爱的,出席活动的时候,你得给足我面子,等明年大选结束后,我便答应你。”

    “明年?”

    “是,明年的大选结束,到时我会离婚,而且该你的我一样不会少。”

    张昊乾再次道。

    “到明年大选,还有一年多,这一年……”

    “陈俪,你就真得恨我到这种地步吗?连一年都不愿意?我说过,我可以和你分房睡,只要你不同意,我绝不会碰你-”

    “你不必说了,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得写一个承诺书给我,或者先将离婚协议书写给我,我可以等到一年后大选结束再去民政局办。”

    陈俪打断张昊乾的话,她怕自己被他说服,一年,可以发生很多变数,她没有把握。

    “不行,我若现在写给你,那同现在离婚有什么区别,你也知道我们张家的家规,若是让老爷子知道,不是要他的命吗?陈俪,这是我最后的底线,你我一起生活三十年,你应该了解我的为人。”

    张昊乾了解陈俪就如同陈俪了解他一样,现在写好离婚协议,那他就太被动了。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写下承诺书,不会再为难艺心。”

    陈俪不得不道,至于张婷,她已经管不着了,对于大女儿,她自问已经尽到了做母亲的责任,三十岁了,她也没有精力去管了。

    “可以,婷婷的婚期罗家那边已经定了,如果婷婷被判刑,她的婚事很有可能就黄了,你当真忍心吗?”

    张昊乾这一句话等于直戳陈俪的心脏,大女儿的婚事,一直是她的心病,二十九岁,马上就三十岁的人了,如果这次黄了,下一次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

    “张婷这次的事如果被判刑,没个五年是出不来的,五年后,你确定我们的女儿再出来还有人会娶吗?你能确定这五年里,女儿能熬过来吗?从小她就金尊玉贵的养着,现在你让她跟一堆女囚犯关在一起,你真得狠得下心吗?”

    张昊乾看到陈俪在颤抖,不停地说,说得陈俪捂住了耳朵,抱住了头,趴在床上哭。

    “陈俪,那是我们的女儿,婷婷今天这个样子,你我做为父母都要负责任,我让王秘书问过市局那边,等到开庭最快也要一个月后,而这一个月,婷婷都要关在拘留所里,一个多月的拘留所生活,对我们的女儿来说已经足够了,陈俪,同样都是女儿,你真得那么狠心?”

    张昊乾却不放过陈债继续道。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法官,我不知道——”

    陈俪朝张昊乾吼着,他明知道,她做不到,五年,她没有想过,五年后,张婷出来,已经三十五了,坐过牢,等于有污点了,那还怎么嫁人?这辈子,她就等于毁了,可是那个女儿还躺在床上,让她怎么开口?

    “我知道,端木艺心跳楼,你怪我,可是我也没想到,如果知道她这么脆弱,我不会说那些话的,我想去看看她,想跟她说声对不起,可是我想,她应该不会想看到我,在她的心里,我根本不配做父亲吧,每次见面,她都是‘张书记,张书记’的喊,我心里难道不难过吗?”

    张昊乾在床上坐下,轻轻抚着陈俪的发。

    “昊乾,答应我,不要再伤害艺心,那孩子不容易,你跟老爷子说,别再为难她,要男孩子,婷婷也可以生,在结婚前,我们可以和罗家商量。”

    此时的陈俪明显没有之前那么强硬了,语气柔软了很多。

    “那婷婷——”

    “我不知道,我也不会跟艺心说的。”陈债推开张昊乾,到这个时候,张昊乾还要逼她吗?

    “我知道了,我答应你我不会插手的。”

    张昊乾却道,陈俪瞪着他,恼道。

    “我会跟老爷子说的,他会让人处理的。”张昊乾看着陈俪笑道。

    “嗯,在婷婷出来前,我会去见她一面,孩子的事,我跟她说。”

    陈俪点头,为了女儿的将来,她也只能妥协了,至于欠小女儿的,她会用后半生来补偿。

    躺在病床上的端木艺心并不知道陈俪回去一趟,已经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很多事。

    此时的病房里,只有邵烈风找来的护工和小李,邵烈风则回去处理事情了,他毕竟是男人,在病房里,很多事不方便。

    “叶夫人,你要不要吃水果?”护工问端木艺心。

    “不用了,谢谢,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会跟你说的。”端木艺心觉得有些吵,不想再听,看不见了,心很自然的就静下来了,她想静一静,想想这段时间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艺心,是你吗?”这时,耳中却传来了有些陌生的声音。

    端木艺心侧耳听,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是端木艺心,你是……”看不见,光从声音端木艺心有些分辨不出。

    “艺心,我是胡雪梅啊,我是师姐呀?邵烈风打电话跟我说,我还以为他骗我,艺心,你这是怎么了?”

    胡雪梅来到病床前,看着端木艺心的样子,不由哭了,几年没见,没想到再见竟然是这个样子。

    “师姐,真得是你吗?”知道是胡雪梅,端木艺心有些激动,本来想着过几天帮邵烈风约她的,可是自己这一摔,真怕耽误了他们的姻缘,这下好了,胡雪梅来了,机会也就来了。

    “是我,艺心,自从当年你和教授离开b市,我们就再也没见了,如果知道你在a市,我一早就过来了,艺心,虽然知道你结婚了,但是那会你没发喜帖,我也不好意思过来……”

    胡雪梅放下东西,坐在端木艺心的病床前,开始回忆着两人以前在一起工作的情景。

    “结婚的时候决定的有些匆忙,而且擎苍是军人,不太喜欢大办,所以当时并没请什么亲朋。”端木艺心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

    主要她已经办过一次婚礼,所以对于以前的朋友都没联系,二来,叶家的亲朋友比较特别,不想太多人知道。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当年那个孩子生下来了吗?”

    “嗯,当年怀的是一对龙凤胎,他们已经上幼儿园大班了,师姐,当年谢谢你。”

    两人说着,而小李也体贴的去买东西了,却不知道这个空档,竟有人在外面偷窥,只是胡雪梅并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就没跟端木艺心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