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75章 暂时性失明

时间:2018-02-01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片子,我给脑科主任看过了,虽然说端木医生并不是头部先着地,但是头部除了磕到之外,撞击也很严重,你看这,这阴影是瘀血,看这瘀血的位置,压迫到了视神经,很有可能会暂时性失明——”

    “失明?医生,不可以,你们一定有办法的,艺心是医生,她不能看不见。”

    一听失明,邵烈风如同被雷劈中,急道。

    “邵先生,即使失明,也只是暂时性的,前期,我们先观察,一般情况下,这瘀血会慢慢散去,到时就能恢复视力了,最坏的情况是需要动手术,不管是哪一种,你放心,端木医生都不会失明的。”

    医生向邵烈风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医生,那多久能恢复?”

    医生看着紧张的邵烈风笑着道:“邵先生,你不必紧张,端木医生自己是医生,她会明白的,你们需要关心的是病人的情绪,端木医生确实是意外吗?”

    “当然是意外了,她婚姻美满,家庭幸福,还有三个孩子,再怎么也不可能想不开的。”

    邵烈风一听立即反驳道。

    “邵先生说得没错,但是端木医生还在休产假,之前生完孩子后,小天又发生了那样的事,这种情况下,很容易有产后抑郁症,虽然说端木医生自己是医生,但毕竟不是心理科医生,万一……”

    “停,医生你说来说去,就是说艺心是自己跳楼的?那是二楼,若艺心真要跳楼自杀,至少也得上三楼吧,真得只是意外。”

    邵烈风尴尬道,但是医生说的话他记下了,只是这个时候,叶擎苍不在,如果真是抑郁症,他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意外最好,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端木医生左腿粉碎性骨折,虽然做了手术,但是最起码也要五周左右才能出院,这段时间,亲人的照顾,陪伴是最重要的,叶少将如果有时间,多陪陪最好。”

    医生又道,邵烈风不停地点头,这样看来,真得需要张夫人照顾,虽然可以请护工,但是总比不上张夫人这个亲妈。

    了解了情况后,邵烈风打了电话给程素素,程素素的意思是既然张夫人有这份心,那就让她帮着照顾,不过邵烈风还是准备再找个护工,那样两人也有个替换。

    在邵烈风忙活的时候,端木艺心醒来了。

    陈俪一直守在病床前,自从知道小女儿以来,她一直想近距离的看看她,但又怕吓着她,这会端木艺心没有任何的防备,她可以这么近的看着女儿,可以握着她的手,感觉着她的脉搏,陈俪很是激动。

    “妈——”端木艺心迷糊间,本能地唤着妈。

    “妈在,妈在这——”陈债却喜极而泣,抹着眼泪道:“艺心,妈在这,你是不是要喝水?是不是饿了?还是要叫医生?”

    “妈——”端木艺心此时还有些模糊,听到有回应,努力地睁眼——

    “妈,我看不见了——”端木艺心想抬首看,可是一只手抬不动,另一只手却在陈俪手中。

    “看不见?艺心,你不要吓妈,好好的怎么会看不见,艺心,你看得见妈吗?看得见吗?”

    陈俪惊恐地起身,不停地唤着端木艺心的名。

    “张夫人——是你吗?”端木艺心这会大脑渐渐清晰,从声音听出不是程素素。

    “是我,艺心,我去叫医生,你不要动,你千万不要动,医生——”

    陈俪不舍的松开端木艺心,急着唤医生,小李听到里面的声音已经去喊了,邵烈风和医生都来了。

    “张夫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艺心,艺心醒了,可是她说看不见——”

    陈俪手指着病床道。

    “张夫人,你冷静点,不要吓着艺心,没事的,艺心只是暂时性失明,等压迫视神经的瘀血散了后,就会恢复视力。”

    邵烈风对张夫人的尖叫声很是反感,有些不悦道。

    “烈风,是你吗?我怎么了?我的左手怎么动不了,身体也动不了——”端木艺心的声音有些哑,因为麻药的原因,此时她还感觉不到疼痛。

    “是我,艺心,你不记得了吗?你从楼上摔下来,你还记得吗?”

    邵烈风上前,握着端木艺心的手,不让她动。

    “端木医生,你不记得发生什么了吗?”

    这时医生上前来道。

    “我——水,我要喝水。”端木艺心说完沉默了,摔下楼前的记忆慢慢回笼,当时她脑中一片混乱,只觉得有无数的声音在脑里叫,后来发生了什么,她就不记得了。

    陈俪赶紧递上水,不过之前没有准备,这水杯,也不好喂水。

    “张夫人,这样喂不行,病人现在不能动,得用吸管喝水。”

    医生看张夫人手忙脚乱,根本不会照顾人,不得提醒道。

    “好,我这就去买,医生,我喂艺心喝点水,你再告诉我要买什么,我去买。”

    张夫人说话间拿着勺子喂水,但是她的手一直抖,不但没有喂到端木艺心嘴里,反而洒了她一身。

    “还是我来吧,医生,需要什么,你跟小李说吧,小李麻烦你了。”

    邵烈风接过张夫人手中的水和勺子,喂端木艺心喝水。

    “端木医生,我是骨科的程寅,你现在之所以看不见是因为瘀血压到了视神经,等瘀血散了后,视力就能恢复,另外,你的左腿粉碎性骨折,已经做了手术,左手也是多发性骨折,头部……”

    “程医生,谢谢你,我已经知道了。”端木艺心小声道,她没想到自己突然间伤得这么重。

    “我真是没用,这个时候,偏偏摔得这么重,烈风,你看看,帮我再找个阿姨帮我妈吧,不然她一个人会很辛苦。”

    端木艺心苦笑,幸好叶擎苍刚走,要不然他知道了,必定会耽误他训练。

    “好的,我会让人找个可靠点勤快点的阿姨,你放心,这段时间我住过去,昊然和倾心那有我,而且秦中校他们也还在,你不用担心,好好养伤。”

    邵烈风柔声道,看着端木艺心这样,他心里特别难受。

    “谢谢你,每次都跟擎苍说不好总麻烦你,可是偏今世却总麻烦你,本来还想着约师姐到家里吃饭,现在看来要等一等了。”

    端木艺心绝口不提张昊乾的事,就连一旁的张夫人也被忽略了。

    “不急,有缘分自然会在一起的,艺心,你自己是医生,你知道的,不要胡思乱想,三个孩子还等着你这个妈妈早点回家,还有擎苍,他要是下周回来-”

    “不会的,这一次擎苍不会这么早,烈风,暂时不要告诉他,如果他打电话,你千万不要说,不要影响到他,还有秦旭那边,也要你帮我跟他说一下。”

    端木艺心叮嘱邵烈风道。

    “你放心,不会让擎苍担心的,干妈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邵烈风声音哽咽,不知道是不是之前程医生的话影响了他,他总觉得端木艺心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很是不安。

    “医生,需要买什么我去吧。”张夫人有些失落,女儿说了这么多,却没有提到她。

    “张夫人,您可以出院了吗?”听到张夫人的声音,端木艺心才想起自己忽略了她,不管张昊乾对她如何,张夫人却并没有对不起她,不仅如此,她还一直关心着她。

    “嗯,艺心,我已经决定和张昊乾离婚了,这段时间妈妈想留在这里陪你可以吗?”

    终于听到女儿跟自己说话,张夫人伸出手,轻摸着她的脸道。

    “你是因为我离婚吗?如果是因为我,真得没必要,我知道,你一直介意我没有喊你一声‘妈’,但是我实在是……”

    “不,妈不介意,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就很满足了,艺心,大姐要照顾小天,让我在这陪你吧。”

    张夫人连忙摇首,含泪,只是这会她再伤心,端木艺心都看不到的。

    “你若真留在这,张书记只怕要恨死我了。”麻药的药效正在逐渐消失,端木艺心感觉到了腿,胳膊以及头上的疼痛,像是要将她撕裂一样。

    “不会的,之前我已经跟他说过了,离婚,而且他答应我,不会再为难你,也不会再管婷婷的事,艺心,你怪妈吗?如果不是我坚持要认你,如果不是我一直不肯放手,你也不会遭这份罪——”张夫人抽泣道:“艺心,妈真得没有别的意思,只想看着你好好的,只想弥补你——”

    “张夫人,艺心不是小孩子了,你要怎么弥补她?你口口声声说不想怎么样,不想怎么样,可是到头来呢?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直接或间接地伤害到了她,如果你真得想要……”

    “烈风,你不要这样说,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很奇妙,有时候想避也避不开,就像我和张婷,和张家,即使不是现在,以后也会遇上的,只要我们都还活着,只要我们都生活在城市,只要我们的亲人有接触,总是避不了的,早也好,晚也好,总是要解决的,或许这是我命中的劫吧,不管怎么样,只要活着就很好。”

    见邵烈风一个大男人,为了他说出这么过分的话,端木艺心微笑着劝解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