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73章 张夫人提出离婚

时间:2018-01-30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艺心刚从手术室出来,现在还在昏迷中,张夫人,如果你真爱这个女儿,你真心疼爱这个女儿,求求你,别再骚扰她了,让她过点正常人的生活可以吗?”

    邵烈风扶住张夫人,他希望经过这次的事情后,张家能真正地放过端木艺心。

    “带我去看看她好吗?邵先生,求求你,我就像看看她。”

    陈俪恳求道,邵烈风点了点头,带着陈俪来到了端木艺心的病房,不过端木艺心伤到头,并且手术时用了麻药,到此时仍然没有醒来。

    “艺心,我可怜的女儿,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

    陈俪扑在端木艺心的病床前,端木炎惊愕地看着陈俪。

    “你可以跟妈妈说,妈妈说过会保护你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孩子们怎么办?艺心,你是怕他们再抢孩子吗?是妈的错……”

    “对不起,端木教授,对不起,以后,艺心就拜托您了,我以后再也不会骚扰她,请您帮我好好照顾她。”陈俪哭过后,向端木炎跪下道。

    “张夫人,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快——”

    端木炎欲扶起陈俪,但是他保持这个姿势太久,根本没力气,因此只得看向邵烈风。

    “干爹,张夫人的意思是以后她尽量不会让张家人再骚扰你们了。”

    邵烈风帮着扶起张夫人,并解释道。

    尽管陈俪向端木炎保证了,但是她也只能保证她自己,张昊乾,张婷他们能消停吗?

    “张夫人,艺心是你的女儿,你没必要这样,只要你是真心爱着这个女儿,我们不会有什么想法的。”

    端木炎还不知道女儿出事和张家有关,因此这会对陈俪突然说这样的话很不理解。

    “邵先生说得对,我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没考虑到艺心,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她——邵先生,艺心醒来后,未必想看到我,那我就先回去了,等艺心醒来后,你能给我一个电话吗?”

    陈俪满脸泪痕的恳求邵烈风。

    “我尽量,希望张夫人能劝劝张先生,不要强人所难。”

    邵烈风点头,同时亦道。

    “我知道,我会尽力阻止,不会再让他们打扰艺心,你们放心,婷婷那,这一次,她应该受到惩罚,你们放心,我决不会再让人因为这件事来骚扰艺心。”

    陈俪下定决心道,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再容许张家人再伤害小女儿。

    “我送张夫人回去吧。”秦旭看向邵烈风道。

    “张夫人,既然有秦先生送你,那我就不送你了,艺心这里需要人照看着。”

    邵烈风点头,同时向张夫人道,接下来就看张夫人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小人了点,但是张昊乾何尝不小人。

    堂堂的市委书记,又是长辈,竟然有这种不要脸的方式逼迫女儿,简直不可原谅。

    不过邵烈风并没有跟端木炎说,怕老人承受不住打击,更怕他多想。

    秦旭送陈俪回到病房,他当然不会乱说,至于张家和叶家的事,他也不会说,只是让她给张昊乾带一句话。

    “张夫人,我是秦旭,我是奉命保护端木教授,叶夫人以及孩子们的安全,这一次的事,我不能做什么,但是如果张书记再在背后下阴手,我绝对不会手软的,别人怕他,我可不怕。”

    “我不会再让他伤害艺心的,秦先生,请帮我好好照顾艺心。”

    陈俪点头,再次坚定道。

    秦旭送陈俪到病房外就离开了,并不知道张昊乾这会已经到了医院,就坐在病房。

    “说好的出院,你到处跑什么?又去见谁?”

    张昊乾黑着脸质问妻子,说好了来接人的,以为他跟那些没事的丈夫一样吗?

    “我去见谁了?张昊乾,这就要问你了,你背着我对女儿做了什么?”

    不同于以前,今天的陈俪满满的都是自责,愤怒,还有对丈夫的失望。

    “我做了什么?陈俪,你在胡说什么?女儿这会关在警局里,我能做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会让人将她放出来?我是市委书记不错,但我不是皇上——”

    张昊乾没好气地吼道。

    “张昊乾,幸好你不是皇上,如果你真是皇上,这天下早就乱了,你凭什么做艺心的爸爸,你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吗?你对她有丁点的爱吗?你凭什么要求她这样那样?张昊乾,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你不爱,没关系,艺心不需要你的爱,你不稀罕女儿也没关系,但是请你别伤害她,那是我的女儿,我在乎……”

    陈俪一步步逼近张昊乾,一句句数落着他,此时,她早已忘记这是医院,对于张昊乾的怒,对他的失望尽数宣泄。

    “陈俪,我看你现在根本不能出院,你头真撞坏了。”

    张昊乾脸色大变,幸好外面除了司机没别人。

    “是啊,我头是撞坏了,我头撞坏了,才相信你的话,才会让你有机会伤害女儿,你怎么可以对艺心说那些话?你怎么可以逼她?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怎么可以逼的女儿自杀?你知不知道,我看女儿浑身是伤的躺在那里,我心里有多痛?你知不知道她就躺在那,胳膊,腿,满身都是伤?那是我的女儿?我们欠了她三十年的父爱,母爱,你怎么还可以如此狠心?你怎么这么残忍,张昊乾,你还我一个好好的女儿——你还我艺心——”

    陈俪哭毒害,扑上前捶打张昊乾。

    “你胡说什么?什么自杀?谁自杀了?”

    张昊乾的心‘咚’的一声响,端木艺心自杀了?陈俪是这个意思吗?可是他并没有做什么呀?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她就这么沉不住气?还是说她故意……

    “你回答我啊,婷婷是你的女儿,艺心难道就不是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错的本来就是婷婷,你却还要护着她?张昊乾,你给我一个准话——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骚扰艺心,不管是电话还是信息,你都不可以。”

    陈俪抹掉眼泪,严肃地看着张昊乾。

    “你以为我想找她吗?只要她放过婷婷……”

    “张昊乾,你是猪脑子吗?我已经说过了,张婷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凭什么要艺心放过她?我问过程警官了,这件事艺心说了不算,要法官说了才算,你张书记不是神可通天吗?你去找法官啊,你去告诉他,不准审你女儿,你去检察院,警告他们不准提起公诉呀,你去警局要求他们放人呀……”

    陈俪揪着张昊乾的领带,语带嘲讽道。

    “你疯了,老王,叫医生——”

    张昊乾欲拔开陈俪的手,她抓得太紧,勒得他有些喘不过气。

    “张昊乾,你要张婷,她给你,你要儿子,我成全你,我们离婚,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别再骚扰我的艺心。”

    张昊乾越是用手去拔,陈俪越不松手,甚至用上了双手。

    “陈俪,你发什么疯,你明知道我不可能离婚的,这是打算用离婚来逼我吗?”

    张昊乾的脸色无比难看,虽然说现在离婚很普遍,但那是普通人,他张昊乾是绝对不能离婚的,陈俪可以生病,可以发疯,甚至可以死,就是不能离婚。

    “逼你,你觉得我是逼你吗?张昊乾,我给你一周的时间考虑,要么我们和平离婚,要么我向法院提起诉讼。”

    这一次陈俪也是铁了心了,自从结婚后,她就为张昊乾活,为张家活,现在她要为女儿活,为自己活,艺心现在这个样子,需要人照顾,三个孩子也要人照看,只要和张昊乾离婚了,她和张家就没有关系了,她也可以守在女儿身边,防备着张昊乾或是婷婷再次对艺心不利。

    这么一想,陈俪更加坚定了离婚的念头,甚至连一周她都不想等。

    就在陈俪欲进一步的时候,医生来了。

    “医生,我妻子是不是撞坏了头,她有些神智不清,麻烦你们再帮她做个检查。”

    张昊乾无法拨开陈俪的手,气得向医生道。

    “张昊乾,你才神智不清,你休想用任何方法让我生病,或是意外死亡,我现在就叫律师,我们离婚。”

    陈俪脸色变了,夫妻三十多年,张昊乾一开口,她就知道他的意思,他这是打算将她困在医院,神智不清,那下一步呢?是不是对外宣布,他这个书记夫人疯了,再然后送到疯人院,或者悄无声息的病死吗?或是意外死亡吗?

    不,她决不会让张昊乾得逞的。

    “医生,我要出院,请帮我办出院手续。”

    陈俪松开了张昊乾,转向医生,幸好这是在医院不是在家里,她现在得找个值得依赖的人,让她帮着办离婚手续。

    她第一个想到的律师是那天端木艺心带到家里的律师,她很是不安,怕张昊乾阻止她跟外人联系,因此,技巧地移到医生身后,拿出手机打端木艺心的电话。

    她相信邵烈风肯定会帮她的,但是她不知道邵烈风电话,刚才端木艺心的手机在邵烈风手上,这会她打电话应该能联系上邵烈风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