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71章 自杀还是意外?

时间:2018-01-30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书记,敬你称呼你一声‘张书记’,但是即使你身为书记,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所有的错都怪在叶夫人身上。”

    秦旭都听不下去了,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依他看,张婷似足了张昊乾。

    “你又是谁?除了端木艺心,还有谁有这个胆量伤害我妻子?”

    张昊乾一副只有端木艺心有这个狗胆的神情道。

    “昊乾,真得不是艺心,是——是婷婷,在市局的时候,她推了我一下,不小心撞倒了桌子上。”

    张昊乾对端木艺心的态度就像陈俪对张婷的态度,只不过张昊乾对端木艺心没有父女之情,陈俪对张婷依旧满满的母爱,她是爱之深,责之切。

    “婷婷——都是孽女,艺心,爸爸错怪了,你,爸爸向你道歉。”

    张昊乾松开端木艺心的胳膊,同时道。

    端木艺心惊愕地张大眼,张书记会道歉?这还真是天下奇闻,她不由看向张昊乾,有点意外,竟然真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内疚。

    “不必了,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你是长辈,我承受不起,既然误会说清楚了,那么我可以离开了吗?”

    心中有说不出的酸涩,可能最近和张家人接触多了,对张家的众人,实在没有一家人的感觉。

    “等等,你和婷婷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昊乾再次阻止端木艺心离开。

    “你的女儿,你难道不清楚吗?还需要我来跟你说吗?”

    胸口的那点酸涩逝去,剩下的只是点点的寒意,该来的还是来了。

    “你们是姐妹,姐妹之间开开玩笑,无伤大雅,非要闹到警局去吗?”张昊乾声音凝重道,听上去,真有点像父亲痛心女儿之间的矛盾。

    “开玩笑?这就是张书记的理解吗?拿生命开玩笑?难道说平时张书记跟张婷都是这样开玩笑的?”

    端木艺心真想大笑,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的亲生姐姐要杀她,要她的命,在他的眼里竟然只是姐妹间的玩笑。

    此时她倒希望这是张昊乾为了替张婷脱罪,而不是张昊乾心底真实的想法。

    陈俪听着丈夫的话,气得说不出话来,两年前,女儿犯事,他就是这样的态度,用一切办法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后将女儿送到国外,美其名曰出国留学,实则是让她出去避避——

    两年后的今天,女儿再一次犯罪,他又试图用同样的方法吗?

    两年前,陈俪并没有太在意,心想只要女儿没事就好,可是当今天,她也是受害人的母亲时,才体会到,两年前那位母亲绝望的眼泪,才知道曾经错得多么离谱。

    “放肆,你平时都是这样跟端木炎说话吗?婷婷是你姐姐,你们姐妹间的事,是不是要闹得人尽皆知,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张昊乾教女无方?”

    张昊乾恼怒,喝斥道,他只是委婉一点的说法,以端木艺心的智商,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吗?她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真是岂有此理。

    “张书记可真是教女有方,嚣张,跋扈不说,抢男人,杀人,我倒想问问张书记,还有什么是张婷不敢做的?”

    “你,放肆,你竟然敢——”

    秦旭扣住了张昊乾举起的手,让端木艺心幸免被掌掴,所以,张昊乾这放肆,也不知道是说端木艺心的还是说秦旭的,或者是说两人的吧。

    “张书记,打人可不是好习惯,尤其是男人打女人,嫂子,我们回去吧,差点我就没法向擎苍交代了。”

    秦旭松开张昊乾,同时将端木艺心护到了身后。

    “张夫人,我回去了,如果你明天出院,我就不过来了。”

    端木艺心的脸色也变了,最近似乎总是挨打,果然,还是和张家犯冲。

    “端木艺心,你必须去警局将事情解释清楚,我张昊乾的女儿不能坐牢。”

    身后传来张昊乾的命令,不过端木艺心没有回首。

    “昊乾,你的心怎么就偏的这么狠?艺心也是我们的女儿,三十年来,你为女儿传出了什么?我们没有尽过一天为人父母的责任,你凭什么要求女儿听你的?”

    陈俪只觉得心窝一阵绞痛,她无法想象女儿心会有多痛,就张昊乾这态度,已经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我没有要求他听我的,我只是告诉她,她和婷婷是姐妹,而且还是孪生姐妹,比一般的姐妹更要亲密才是,这要是真闹上法庭,让我这张脸往那搁?”

    张昊乾气呼呼的坐下,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肯定又要训斥他一顿。

    “你的脸面,一天到晚,你顾全的就是你的脸面,张家的脸面,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昨天婷婷得逞了,我们就真得永远失去了艺心这个女儿,张昊乾,她们都是我们的女儿,不能因为婷婷从小在我们身边,你就只想着她,如果是你……”

    陈俪坐起,指责着张昊乾,却因为怒气攻心,一时支撑不住倒在了床上。

    “夫人,夫人——”

    王秘书一见吓坏了,赶紧叫医生,张昊乾也没想到陈俪竟然晕过去了。

    端木艺心一上车就闭上了眼,秦旭并没有开口,尽管他不是端木艺心,也能感受到她的痛,她的苦,不由心疼。

    回到家后,端木艺心什么都没说,程素素问起,只说一切顺利,只是当天晚上,她刚睡着,便接到了张昊乾的电话,端木艺心并没有接,不想张昊乾竟然发来了语音信息。

    她没有回,张昊乾就像小孩子一样,一条一条的发,后来端木艺心麻木了,不想看了,直接关机了。

    端木艺心只觉得好累,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愿去想,可是张家的人和事却直往脑里钻,她抱着头,想将他们驱赶,可一切都是徒劳,大脑像是要爆炸了——

    想叫,却怕惊动了家里人,突然间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涌了出来,端木艺心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她起身,打开落地窗,大口的喘息,可是无数的声音在脑海里叫嚣着,似要将她撕裂。

    虽然说端木家都装有监控,但大人的房间里并没有,因此端木艺心站到窗前,秦旭等人并没有看到,直到听到外面‘砰’的一声响,才发现端木艺心竟然自二楼跌落。

    那一声‘砰’,惊醒了秦旭等人,他们第一时间冲出来,却发现端木艺心倒在血泊中,众人皆惊呆了,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检查。

    “老大,还有呼吸,怎么办?”

    秦旭的下属慌了手脚,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时端木炎夫妇也被这一声巨响惊醒。看到院里的灯亮着,从楼上看下来——

    “秦旭,发生——艺心,艺心——”

    程素素本想问发生了什么事,向下一看,却看到女儿躺在地上,除些一头栽了下来。

    “艺心,到底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今天晚上还好好的——”

    端木炎夫妇从路上奔下来,在下楼梯的时候,程素素甚至摔了几下,若不是端木炎扶着,只怕直接就滚下来了。

    “端木教授,刚才——”有端木炎这个医学教授在,秦旭他们并没有动端木艺心,他们不知道什么情况,怕适得其反。

    端木炎赶紧蹲下为女儿做检查——

    “艺心,你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跳楼?是不是今天去警局发生了什么事?”程素素哭着问秦旭。

    “秦旭,帮我忙,艺心的左腿和胳膊可能骨折了,还有头部,磕到硬物了,得赶紧送医院。”端木炎忍着痛向秦旭等人道。

    “秦旭,今天你们出去发生了什么?那么久,是不是有人逼艺心了?要不然我女儿怎么会自杀?”

    “素素,你胡说什么?艺心怎么可能自杀,应该只是不小心从楼上跌下来,你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我跟秦旭他们去医院。”

    端木炎果断的斥责妻子,他的女儿怎么可能自杀,只是意外,只是意外。

    “程姨,您先留在家里,等回来的时候,有时间我再向您解释。”

    秦旭这会只恨自己,今天发生那么大的事,他应该多注意些,如果他不是这么大意,端木艺心肯定不会摔下来,这么晚了,端木艺心为什么到窗前?

    秦旭开车将端木艺心送到医院,端木炎随行,这个时候他是联系不上叶擎苍的,但是他总觉得今天的事有蹊跷,因此打了邵烈风的电话。

    “邵总,嫂子出事了,你现在能出来吧。”

    “怎么了?艺心出什么事了?”邵烈风这一天对于端木艺心发生的事全不知情,昨天和叶擎苍,端木艺心分手后,便忙自己的事去了,完全不知道端木艺心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嫂子从二楼跌下来,现在正在抢救,邵总,这边暂时你帮不上忙,但是程姨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你能先过去吧,明天早上再送一下孩子上学,另外,你看看嫂子的手机在哪?我总觉得晚上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这么晚了,按说嫂子应该在休息了,怎么会从二楼跌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