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宠婚,孕妻休想逃 第248章 陈俪再到端木家

时间:2018-01-20作者:半杯咖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辰阳派人送端木艺心回家了,接下来的几天,端木艺心都有些神情恍惚,以至于陈俪在打电话时,听到了端木艺心的哭声。

    “艺心,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陈俪那头听着揪心,本来就觉得亏欠了女儿的,现在听到女儿这样撕心裂肺的哭声,她只恨不能立即飞过去。

    “你们将擎苍还给我,为什么为什么要伤害他们,他们是我的亲人,我的丈夫,我的孩子,如果我真是你们的女儿,你们何其残忍?为什么……”

    端木艺心不顾一切地嘶吼着,陈俪傻愣愣地听着,想问,却似乎有什么堵住了喉咙,为什么女儿会说这样的话?外孙的事,女婿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不,是老公,难道是昊乾?

    端木艺心挂了电话后,陈俪就跑到了张昊乾的办公室。

    “陈俪,上班时间,你来我办公室做什么?”张昊乾有些不悦。

    “昊乾,女儿哭了,她哭着跟我说丈夫不见了,昊乾,女婿在哪?你知道的对不对?”陈俪看着丈夫,他们是夫妻,丈夫的目标是什么,平时做些什么,她不可能完全不知道的,否则也不可能端木艺心一说,她便来找张昊乾。

    “我怎么可能知道在哪里?陈俪,你发什么疯,就算我是市委书记,我也不可能对整个城市的市民去向都一清二楚,更何况,叶擎苍还隶属于空军,我知道你关心女儿,如果你想见她,我派人送你去端木家就是。”

    张昊乾对于妻子此时的反应很不高兴,首先,在上班时间闯入他的办公室,妻子,竟然质问他,自从认了这个女儿后,当真是越来越没了分寸。

    “是,我要去看女儿,我要去看艺心。”

    陈俪低喃着,那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怎么能不关心,怎么不心疼。

    “我让司机送你去。”张昊乾冷着脸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去,张昊乾,我们失去了女儿二十九年,我们亏欠了她的,如果……”

    “你给我闭嘴,小李,送夫人出去。”

    张昊乾不悦的喝阻妻子,并让人送陈俪离开。

    陈俪心里恍惚,现在她只想看到女儿,因此,离开了市委办公大楼后,她便出去了。

    端木艺心哭过后,又打电话给叶擎苍,还好这次叶擎苍接了电话。

    “老婆,我真得很好,没事,只是这边还有点事,一时半会离不会。”

    叶擎苍听到端木艺心沙哑的声音就知道她哭过了,心疼万分,可是这会,他人虽然在a市,却不能让端木艺心知道,现在这副样子他也没勇气让老婆看到。

    “那你告诉我,你在哪?”

    端木艺心再次问。

    “我在姓霍的这里,承文的事总得给他一个交代,等这次回去,我们就可以带着华华去他的墓前告诉他真相了。”

    说到卢承文,端木艺心没再说什么,虽然华华这段时间在这里很好,但是他的爷爷奶奶已经安顿好了,老人家想将孩子接回去。

    端木艺心也知道,孩子必定是要回去的,孩子是四个老人的期盼,不能一直在他们家,所以当时说过这个暑假,现在暑假的日子所剩不多,再一周他们就要将华华送回去了。

    “好,那我等你回来,擎苍,你一定要好好的,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不在乎了,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端木艺心再一次道。

    “嗯,老婆,等我,我一定会尽快回去。”叶擎苍眼睛有些湿润,老婆是他心底的那片柔软。

    没有人知道在面对死亡的那一刻,他脑海里只有妻子的脸,也正因为如此,对死亡他有了恐惧,也许是这份恐惧,是因为对老婆的爱,战胜了死亡,得以活着回来。

    陈俪来到了端木家,秦旭他们知道了陈俪的身份后,这次不好再将人拦在门外了,好在端木炎、程素素夫妇也看得很开,并没有阻止陈俪进来,毕竟当年错的人是他们,理亏的也是他们。

    “端木教授,端木夫人,艺心在吗?”陈俪一进门就问。

    “艺心这几天有些不舒服,在楼上,要不张夫人您坐会,我上去唤艺心。”

    程素素轻声道。

    “我听到那孩子在哭,我上去看看可以吗?”陈俪急道。

    “在哭?”程素素愣住了,赶紧就上楼了。

    “艺心,我是妈妈,你在睡吗?”程素素敲门道。

    “是啊,妈,你等会,我马上就好。”

    端木艺心起床,胡乱的扯过纸巾擦去脸上的泪痕,又拍了拍脸,希望不被妈妈看出来,却不知道眼睛因为哭过已经微肿。

    当端木艺心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的两位妈妈一时间有些愣住了,她没想到陈俪这么快就到了,更没有想到,妈妈对她的态度竟然这么好。

    “艺心,你真得哭了?有什么事不能跟妈妈说吗?怎么一个人在房间里哭?”

    程素素进来,看到女儿那肿了的眼,自责道,她是个失职的妈妈,尤其这会和陈俪一比,就显得自己这个妈妈更无能了。

    陈俪在电话里知道女儿哭了,都赶过来了,她在家里却全然无知。

    “妈,没什么,就是心情有些不好,已经没事了,你们坐会,我下去泡壶茶上来。”

    面对两个妈妈,端木艺心有些囧,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只想借着泡茶暂时避一下。

    “不用,妈看到你没事就好,艺心,虽然妈妈这些年来没有照顾过你,也没能在你身边,但你毕竟是妈妈身上掉下的肉,十月怀胎,妈一听到你哭,就跟什么东西扎进了心里似的,擎苍怎么了?”

    陈俪并没有坐,而是到端木艺心身边,将她揽入怀中,紧抱着。

    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想这么做了,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程素素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转过身,到楼下给陈俪倒茶。

    “艺心,告诉妈妈,女婿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俪抱了会松开了端木艺心,母女俩在床上坐下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想多了,谢谢你来看我,我已经没事了,等擎苍回来后,我会带孩子们去看你的。”

    对于陈俪的关心,端木艺心真得不能做到不闻不问,她告诉自己,也许可以尝试着回应她的感情,毕竟她并没有错。

    “没事就好,那等女婿回来后,去之前你一定要给妈妈电话,妈妈好准备准备,对了,你们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一定都要告诉妈妈,妈妈记下来……”

    得到端木艺心的回应,陈俪心喜若狂。

    “嗯,我不知道要怎么跟您说,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如今都二十九了,也不再是九岁了,再回去不太现实,毕竟我已经嫁人了,如果你不介意,可以时常来家里坐坐,如果你喜欢孩子也可以来看他们,但是只有一点,我爸妈的身体不好,您不能刺激他们,近三十年来,他们为我付出了一切,我就是他们的女儿,我这辈子也只会姓端木……”

    端木艺心向陈俪说出了自己的打算,也说出了自己的要求,程素素上楼来,正好听到,眼睛瞬间便湿了,女儿还是自己的,他们两口子不用担心女儿会被抢走。只要女儿不走,陈俪要来看孩子,看外孙,他们都没有意见,多一个人疼女儿,疼孩子总是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只要你肯认我这个妈,只要你能让我来看看外孙,偶尔能带着孩子回家看看,我就很满足了。”

    陈俪哭了,她就知道母女连心,女儿一定不会不要她这个妈妈的。

    “您别哭了,一会让孩子们看到,会笑话您这个姥姥的。”端木艺心有些不好意思,递了纸巾给陈俪。

    “是啊,我们都是长辈了,不能让孩子们笑话,张夫人,喝点水吧。”程素素拭出泪,换上笑脸走进屋道。

    “大姐姐,你就不要再叫我张夫人了,我叫陈俪,我在娘家也没有姐妹,以后我就叫你姐姐。”陈俪立即主动道。

    “好,好妹妹,艺心,是我的女儿,也是你的女儿,谢谢你肯原谅我们。”程素素还是没能忍住,其实这些天,她和端木炎也想过了,如果张家要告他们,他们也无法脱罪,毕竟当时端木炎的确做了。

    想到老公辛苦了一辈子,临老了,却还有可能要入狱,程素素就寝食难安,如今听到陈俪的话,那颗心就算踏实了。

    “虽然艺心不在我们身边,但是你们将女儿养得这么好,我感激你们,如今还有三个可爱的外孙,真得很好,大姐,谢谢您,谢谢您将我们的女儿照顾的这么好,谢谢您们这么多年对女儿的疼爱和包容。”

    自从知道端木艺心之后,陈俪对端木炎夫妇做过调查的,就连她和叶擎苍的事也都知道了,对于端木炎夫妇,她无话可说,即使是她,在那种情况下,她未必都能做得那么好,也因此,陈俪对端木炎夫妇是心怀感激的,至于张昊乾所说的告端木炎夫妇,她是不会赞同的。
小说推荐